【影評】Netflix 紀錄片影集《Formula 1:飆速求生》:賽道上風馳電掣,賽道下多謀善斷

三分熟

《Formula 1:飆速求生》(Formula 1: Drive to Survive) 是 F1 與 Netflix 聯合製作的賽車紀錄片,透過 Netflix 無遠弗屆的傳播力,肩負起推廣一級方程式賽車的任務。其實除了大家都聽過的 F1 以外,世界上還有如世界汽車拉力錦標賽、美國 IndyCar 比賽等知名的賽車比賽,但一級方程式身為有著漫長歷史且位於賽車界金字塔頂端的賽事,自然希望透過《Formula 1:飆速求生》展現出獨特魅力。《Formula 1:飆速求生》從 2019 年 3 月播出,紀錄 2018 年賽事的第一季後,於 2020 年 3 月、2021 年 3 月接續推出第二季、第三季,一季 10 集以一年的賽事做紀錄主軸,目前進行的 2021 賽季中,Netflix 持續拍攝第四季。

Netflix 紀錄影集《Formula 1:飆速求生》。

F1 賽事目前總共 10 個車隊,1 車隊有 2 名上場車手,每年會有約略 20 場的正式比賽(2018、2019 年都是 21 輪賽事、2020 年因疫情只進行了 17 場賽事)。《Formula 1:飆速求生》從第一季開始就取得巨大成功,以比賽為主體,透過車手、經理、記者間訪談、跟拍賽場、生活畫面、再搭配比賽過程,透過有故事性的剪輯方式,塑造出人物的性格、營造出戲劇化的氛圍,觀眾完全不必擔心這是歌頌賽車選手的正向心靈大補帖紀錄片,更多是競爭與合作、迷惘與自信、成功與失敗的交疊,賽場上有隊友、有競爭對手,甚至隊友才是你最大競爭對手,競爭為了成功,更可能只是為了立足之地的追求,賽道上除了是運動比賽,更是真實世界的縮影。

 

首季以「目標」與「人性」建立共鳴

第一季完全沒有拍攝粉絲最多的法拉利車隊,或是近年獨霸車壇的賓士車隊,反而把鏡頭留給了其他車隊。在一級方程式賽車花錢如流水的運動比賽,車隊的預算當然一定程度反應在成績上(2021 年已經開始實施研發預算上限),一場比賽只有 10 個選手可以拿到積分,3 名選手可以上頒獎台,除了實力位在於「爭冠」等級車隊,其他車隊為什麼而上賽道?這種切入點,確實比聚焦在「冠軍」身上,更能創造觀眾與車隊的共鳴,用不同視角去形塑「目標」。

《Formula 1:飆速求生》劇照。

《Formula 1:飆速求生》。

每個車隊都會隨著比賽進行,會依目前車隊的實力有漸漸務實的「目標」,鏡頭帶著我們去看這些車隊,像是想要返回爭冠行列的紅牛一隊,競爭中游龍頭的雷諾、哈斯、麥拉倫車隊(哈斯車隊在當年以小預算立大功成為賽場的焦點),也有遇到財務危機的印度威利車隊、只想撐下去的威廉斯車隊。在車隊外,鏡頭傳達著角色的「人性」,車手間與隊友、對手的競爭關係,有展望世界冠軍宏願,也有明年還想留在一年只有 20 次席次的 F1,隨者集數的推進,可以了解到車手、車隊的煩惱,確定明年轉隊或被離隊的車手與車隊間的關係,所有賽場上微妙的關係牽引出跟比賽一樣迷人的故事。

《Formula 1:飆速求生》第一季。

《Formula 1:飆速求生》。

第一季以紅牛車手丹尼爾里卡多 (Daniel Ricciardo) 出發,丹尼爾自帶主角氣場,風趣訪談與個人魅力,確實打開本片迷人之處。此外,有現今人稱法拉利「少主」夏爾勒克萊爾 (Charles Leclerc) 肩負已故教父朱爾畢亞齊 (Jules Bianchi) 的未竟之志在 2019 加入法拉利車隊,還有前世界冠軍費南多阿隆索 (Fernando Alonso) 與同是西班牙的後進小卡洛斯塞茲 (Carlos Sainz Jr.) 同場競爭。

 

第二季帶領觀眾「全面地」認識車隊

在第一季建立了基礎之後,第二季則打開了賓士跟法拉利的大門,《Formula 1:飆速求生》的紀錄範疇也更加全面——賓士車隊著重描述守住王者地位的艱難;法拉利車隊則以車手維泰爾 (Sebastian Vettel)、勒克萊爾間的競爭為焦點;哈斯車隊在魔法時光結束後被打回原形;威廉斯車隊欲振乏力將希望寄望未來;紅牛車隊為了提升競爭力季中換將皮耶下放到二隊,將二隊艾歷克斯拉上一隊,及中游車隊的競爭。

《Formula 1:飆速求生》第二季。

《Formula 1:飆速求生》。

第二季確實試著用更全方面的讓我們認識各車隊,也承接第一季帶著我們認識賽場下的車手、經理,把人性的部分引誘出來,也反映出這賽事現實的部分,並且因為 F2 車手安東在賽場上意外死亡,讓人意識到在安全科技如此進步的今日,在賽場仍可以見到生命隕弱,每一位車手到賽道上,都是置生死於度外的考驗,看見車手的人性部分,卻也同時看到車手「瘋狂」的本性。

《Formula 1:飆速求生》第二季。

《Formula 1:飆速求生》。

 

第三季揭露賽場上下的「真實」世界

第三季以 2020 年賽季出發,在疫情壟罩時世界,本來堅持舉辦澳洲大獎賽,引來了冠軍車手路易斯漢莫頓 (Lewis Hamilton)「cash is king」的批評,後來因麥拉倫工作人員確診,大會只好宣布取消比賽。2020 年從奧地利賽開始恢復比賽,從紅牛車隊是賓士車隊的最大競爭對手開始,本季乏力的法拉利車隊,表現不佳的哈斯車隊則面臨是否續約車手的抉擇,同時也提到了年度最大爭議——賽點車隊的 RP20 賽車是否有抄襲賓士賽車——這是《Formula 1:飆速求生》較有篇幅地對爭議事件做描述。

《Formula 1:飆速求生》劇照。

《Formula 1:飆速求生》。

若是平常有關心 F1 賽事的人就知道,其實每年都不乏有「作弊」的聲浪,但《Formula 1:飆速求生》的處理方式幾乎都是很約略地帶過,本季從開季漢莫頓對於主辦方的批評,到賽點車隊賽車爭議,本季觀眾已經對於車隊運作有基礎的了解時,讓大家更去認識這個運動,這個有著無限金錢利益的運動,究竟在運作上有什麼樣現實面目。

《Formula 1:飆速求生》第三季劇照。

《Formula 1:飆速求生》。

至於車手部分,本季我個人認為看點在於描述賓士車隊的車手瓦特利波泰斯 (Valtteri Bottas) 決心要擺脫漢莫頓的陰影、皮耶蓋斯利 (Pierre Gasly) 在去年遭下放到紅牛二隊後持續證明自己、在下個賽季要換車隊的里卡多、維泰爾、小卡洛斯,與 2020 年讓人心臟漏一拍的意外(這部分就不暴雷了),最後則聚焦在唯一的黑人車手、世界冠軍漢莫頓身上,探討黑人在 F1 的處境,與他所發揮的影響力,給仍然在疫情壟罩下的我們一個可以看到終點線的希望。

路易斯漢莫頓。

漢莫頓。

整體來說,《Formula 1:飆速求生》三季下來,捨去對於賽車、賽道硬知識的分享,除了時速 300 公里的飆速魅力,更選擇去刻劃賽中的「人」,也藉此取得巨大的成功。雖然其中拍攝手法因為刻意營造對立情結,而遭到鐵桿車迷的批評(例如蘭多與小卡洛斯是眾所皆知的超級好友,但被剪輯得劍拔弩張)。但《Formula 1:飆速求生》確實推廣了 F1 的賽事,不難發現 F1 近年很多的新觀眾都是看了紀錄片而成為車迷。在疫情中,雖然出國遙遙無期,但可以坐在沙發上,跟車隊一起環遊世界、跟著車手一起飆車,讓我們的生活也看得到方格旗揮舞。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