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寫】你可能不知道的「怪物宅神」吉勒摩戴托羅小祕密 (ㄧ):囝仔著驚罵罵號、卻因此愛上妖魔鬼怪?

  • 事業

7. 戴托羅是美妝大師

你想動手打造怪物嗎?那你必須先從化妝學起:戴托羅在 9 歲時看了《大法師》(The Exorcist),立刻對這部電影的特殊化妝崇拜得五體投地。他買了本片特效師迪克史密斯 (Dick Smith) 的化妝組,而這位史密斯先生,正是 70 年代特殊化妝界的開山祖師。

親愛的恩師迪克史密斯。

我們在介紹奧斯卡最佳梳化獎得主辻一弘時,就提過這位辻的恩師迪克史密斯,辻一弘很年輕時就跟隨史密斯學習。而墨西哥小孩戴托羅也是,他在 1987 年 23 歲時,也報名了史密斯的紐約特效化妝課,之後史密斯成為了戴托羅的恩師與好友。事實上,戴托羅還沒 20 歲時,就開始了他的特效化妝工作,他與動畫師好友里哥莫拉 (Rigo Mora) 一起創辦了自己的特效化妝工作室 Necropia。直到戴托羅執導第一部長片電影前,他已經從事特效化妝工作長達 10 年。

戴托羅與史密斯老師(中)、以及史密斯的大弟子瑞克貝克 (Rick Baker)。

 

8. 戴托羅自己畫怪物

有人說,化妝就是在人體上作畫。這樣說來,特效化妝就是在人體上畫出一幅怪物圖。戴托羅透過化妝工作,精鍊自己的美術風格,這讓他能將腦中的怪物幻想,親手更好地表現出來。戴托羅親自主導他所有電影裡的怪物設計, 他說過,怪物身上的每一塊鱗片與每根獸毛,都是牠生命的其中一部份,因此戴托羅無法忍受他人來主導自己怪物的生命。

最驚人的例子,是他的電影《腥紅山莊》(Crimson Peak) 裡最大最重要的「怪物」——腥紅山莊本身。戴托羅與場景設計湯姆山德斯 (Tom Sanders) 一起開發了整棟建築包括所有細節的樣貌。全部都是從無到有、從零開始的原創設計,你在電影裡看到的每個窗格雕花、與扶手上的浮雕,都來自戴托羅的草稿。一般電影的場景製作,都會回收利用其他電影的部份場景,《腥紅山莊》捨棄這種節約作法,完全重新打造。

《腥紅山莊》。

 

9. 戴托羅的收藏寶庫

戴托羅與妻子和一對女兒住在洛杉磯郊區的阿古拉山,不過,戴托羅自己還有另一個家「荒涼山莊」(Bleak house)。這不是他拿來藏嬌的金屋……不過這樣說也不能算錯。這棟戴托羅的私人寶庫裡,存放了他多年來的個人收藏,包括了大量的書籍、電影複製品、戲服、海報、各式各樣啟發他靈感的作品(包括無敵鐵金剛、惡魔人與鋼彈)等等。

荒涼山莊。

戴托羅以狄更斯的著名小說《荒涼山莊》為他的小天地命名。荒涼山莊的收藏,這幾年經常在世界各地進行巡迴展覽,讓人見識這位宅神藏家的豐富財產。

 

10. 戴托羅的心血筆記

這位隨時都在思考怪物的導演,隨身攜帶的筆記紀錄了各式怪物的設計圖、與劇情創意等等,他曾在 2013 年將部份內容集結出版成《吉勒摩戴托羅的奇思妙想:我的筆記本、收藏與其他愛好》(Guillermo del Toro Cabinet of Curiosities: My Notebooks, Collections, and Other Obsessions) 一書。

這些筆記本的真跡將會傳承給他的女兒們,戴托羅表示:她們可以把(筆記本)分了、賣了、燒了、丟了……這些筆記本並非用來證明我知道了多少東西,而是證明我的好奇心有多少……我花了多少時間在思考這些事物上。

 

11. 戴托羅筆記本丟了!

2000 年代中期,戴托羅在倫敦時無意遺失了一本筆記本,他忘在計程車上。但是計程車司機發現後,他在兩天後返回戴托羅的旅館,把筆記還給了導演。戴托羅大為感動,給了他破天荒將近 900 美金的小費。這本筆記裡紀錄了戴托羅此前 4 年的草稿與插畫,大多數內容都是一部和羊男有關的新電影。

戴托羅在心血失而復得之後,覺得這是來自上天的啟示,他盡快地開始製作《羊男的迷宮》。

接下來是戴托羅導演生涯中的四位貴人!(後話待續)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