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箱】狗血韓劇《婚詞離曲》第二季:全員出軌還不夠,連鬼魂也來參一腳!

潘光中

緊接在《Penthouse上流戰爭》第三季之後,《婚詞離曲》第二季也跟著開播了。不知道是不是觀眾已經開始有審美疲勞的傾向,兩部狗血劇的收視率都開始下滑。週五播出的《Penthouse上流戰爭》第三季從第一集的19.5%掉到第二集的15.2%,六日播出的《婚詞離曲》第二季第一集還只有4.227%,雖然第二集拉回到5.079%,不過與第一季收播時的8.751%還是有一段距離。

第二季官方海報,呈現三個家庭都即將破碎的視覺概念

第二季官方海報,呈現三個家庭都即將破碎的視覺概念

對照《Penthouse上流戰爭》的編劇金順玉把各種狗血橋段揮灑到極致,什麼死而復生、裝瘋賣傻等等,一季比一季還獵奇;《婚詞離曲》這邊的編劇林成漢倒是頗為專注的往心理層面深挖,把每個角色出軌(或容忍)的動機剖析得更透徹,不過也因此讓劇情顯得更殘酷。比較令人意外的是上一季前半就猝逝的申祺琳,本季居然以鬼魂形式回歸,在林編以往作品中不曾出現過這樣的套路,不知道他後續打算怎麼利用這個角色,或許要請《大發不動產》的治亞、仁範過來收伏這個地縛靈?(想太多)

申儒信不但是本劇最渣,恐怕也能名列韓劇史上渣男榜首

申儒信不但是本劇最渣,恐怕也能名列韓劇史上渣男榜首

延續第一季看下來(請參閱:【劇評】出軌是男人天性?大熱韓劇《婚詞離曲》探討婚姻堡壘的內外攻防),三個男性主要角色真的是沒有最渣、只有更渣。首先是生性風流的申儒信,他利用欺騙與隱瞞等手段,遊走在包含妻子、繼母在內的眾多女性之間,不但一再合理自己的出軌,甚至樂在其中,對遭背叛的女性毫無負罪感,可以說是劇中最令人厭惡的角色。再來是臨老入花叢的朴海侖,儘管他最初提的離婚理由看似體貼髮妻,可是很快就讓觀眾看清,這個人就連結束婚姻也只顧著規避責任,即便基於肉體本能的衝動,貪戀小三的青春軀殼,卻不敢擔負出軌變心的罪名,甚至妄想以金錢交換自己身為丈夫和父親的責任。至於最年輕的判謝賢,起初第一季那樣的優柔寡斷,還可以說是被強勢的夫惠領壓制得無法展現自我,但從第二季得知宋援懷孕後那樣死皮賴臉的幼稚行為來看,這傢伙其實根本還沒有分清楚「戀愛」與「婚姻」的差異,或者可以說他當初還沒想清楚就糊裡糊塗的結了婚。

判謝賢的溫柔根本是優柔寡斷,隨便誰對他好都會靠過去

判謝賢的溫柔根本是優柔寡斷,隨便誰對他好都會靠過去

說實話,整部《婚詞離曲》最可怕的地方不在於劇情有多寫實多殘酷,而是劇中每一個所有破碎家庭都是屬於社會中的中上階層,這些外遇出軌什麼的,看起來都像是走進精品店買個包包一樣容易。即便三位女主角最後都選擇離婚,在經濟上也都不會有多大損失,最多都是心理上的創傷。但真正現實是什麼?絕大多數必須面對夫妻情分走到盡頭的女性,不但得親眼見證人性最醜陋的那一面,在遭受另一伴無情背叛的同時,包括經濟來源、子女監護權、人際關係、自我認同、生活價值……等等全部都被打碎,這種跌落谷底一無所有的人生,別說林編不想寫不願寫,就算她真寫了,又有多少觀眾能忍住悲傷與反感,好好的把整個故事給看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