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蝴蝶效應》:過往無法拯救現在,自我犧牲式的浪漫

2004 年上映的《蝴蝶效應》是不少人心中的經典,為《絕命終結站 2》編劇艾瑞克布萊茲麥基古柏的首部執導電影,由《新婚告急》艾希頓庫奇、《快克殺手》系列艾咪史瑪特主演,本片不僅是導演的第一部執導作品,也是艾希頓庫奇及艾咪史瑪特的代表作。有趣的是,導演艾瑞克布萊茲直到 2020 年才又導了第二部作品《戰爭中的鬼故事》。

故事敘述伊凡自幼心靈受創,導致他經常昏倒,甚至喪失短期記憶力,有些回憶不完整。長大後,一心想擺脫童年陰影的他,在一次偶然意外中,發現他可以回到過去,甚至能夠改變當時的選擇,這讓試圖想彌補錯誤的他,陷入一場越來越複雜且劇烈的回憶漩渦….

蝴蝶效應。

 

蝴蝶效應:看似微小,卻牽動巨大變化

電影一開始出現一段話,也就是「蝴蝶效應」的定義:

「在一個動態系統中,初始條件的微小變化,將能帶動整個系統長期且巨大的連鎖反應,是一種混沌的現象。」

1963 年美國氣象學家愛德華羅倫茲發表有關「蝴蝶效應」的論文,而對此最常見的闡述是:

「一隻蝴蝶在巴西輕拍翅膀,可以導致一個月後德克薩斯州的一場龍捲風。」

電影以此命名,結合「穿越時空」的元素,將蝴蝶效應本身所代表的含意,融入到劇情裡。

微小到不自覺的事物,竟能帶來如此巨大的變化,強烈的對比,更能感受到人類的渺小以及在命運面前的無能為力。在電影裡,對於男主角來說,這些微小事物可能只是一句話、一個小舉動,但卻可以帶來截然不同的人生。

蝴蝶效應。

 

過去無法改變現在

在《蝴蝶效應》裡,伊凡的人生宛如遊戲「模擬人生」般,做了某個選擇,故事就會走向不同面貌,雖然伊凡意外擁有了穿越時空且能夠改變過去的能力,但歷經不斷地改變、彌補,結果仍然顯現現實無法被輕易改變,時間或許被逆轉了,但已發生就是已發生,這個事實卻無法被撼動,而當然人生也無法完美。

《蝴蝶效應》不只告訴了觀眾:「無法以過去改變現在」,也傳達了「把握當下」。假如當初伊凡有多說些什麼話,有多做點什麼舉動,或許現在不會是這樣的結果,但這都只是「如果」,人生最可惡的就是無法重來,也沒有那麼多如果。

蝴蝶效應。

 

耐人尋味的開放式結局

《蝴蝶效應》最知名的結局有兩種,第一種是 Netflix 上播放的版本,男女主角成為陌生人,這個結局也是最為人之的版本。而另一種則是導演的版本,伊凡透過父親所拍的影片,回到母親胎中,最後以臍帶自殺,反之,這結局較為黑暗。

兩種版本相較下來,我個人比較喜歡導演的版本,像是一種自我犧牲式的浪漫,讓我想到 2001 年《怵目驚魂 28 天》這部電影,用時空詮釋人在面對死亡及命運時是否還有什麼可能性,片中男主角東尼或許有些不自量力,但這樣的反抗是吸引人的。時空交錯了現實與夢境,為期 28 天的夢,讓東尼保有原先的生活,甚至擁有了更多,開始倒數計時,一切都慢慢有了答案,與死亡與命運抗衡,也變成完整自我的過程,最後的選擇是理解,成全了命運,成全了現實世界。與《蝴蝶效應》導演版本帶給我的感受很像,也是種犧牲達成完美的意念,但耐人尋味的是,人生如果沒有了主角,是不是也是一種諷刺。

蝴蝶效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