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疫苗 vs. 病毒的終極決戰!這八部靠疫苗逆轉末日危機的電影,你都看過嗎?(上)

潘光中

毫無疑問,「疫苗」可以算是近期的熱門關鍵字。現實世界的我們受困於新冠疫情,大規模且快速接種疫苗,似乎是早日回到正常生活的唯一解方。而歷來的影劇作品中,其實也不乏以「開發疫苗對抗病毒」的艱辛歷程為題材,上演一場又一場驚心動魄的冒險旅程。今天為大家推薦八部經典中的經典(當然是個人私心角度),以下按上映年份排序,不囉嗦直接進主題。

 

一、《危機總動員》(Outbreak, 1995)

《危機總動員》預告片:

一隻帶著致命性出血熱病毒的非洲白面僧帽猴「貝琪」被偷渡進美國,造成瘟疫在中西部某小鎮迅速傳開,高傳染率和致死率讓軍方迅速封鎖小鎮,總統下令的解決方案卻是連人帶鎮全部炸毀。一群悲天憫人的科學小組成員,必須趕在倒數時限之前找到那隻貝琪,從牠身上的抗原研發出疫苗,才能阻止這場劫難……

《危機總動員》電影海報。

原本從題材到故事都不怎麼出奇,因為達斯汀霍夫曼蕾妮羅素摩根費里曼小古巴古丁等卡司的加入而瞬間亮眼。導演是大場面好手沃夫岡彼得森,把一個科學邏輯上漏洞百出的 B 級故事,硬是拍成兼具驚險場面和感人情節的末日史詩,獲得全球 1.9 億美金票房佳績。原片名「Outbreak」直譯就是「疫情爆發」,台灣譯名趕搭那陣子「XX總動員」風潮,對照片中大牌盡出的盛況,好像也頗貼切。

順手截一張劇照,剛好就是金球、奧斯卡、艾美三大影帝同框,含金量爆表。

順手截一張劇照,剛好就是金球、奧斯卡、艾美三大影帝同框,含金量爆表。

 

二、《捕夢網》(Dreamcatcher, 2003) 

改編自恐怖小說大師史蒂芬金同名小說(中文版書名《劫夢驚魂》),敘述四名自幼相識的摯友,在一場突如其來的外星人入侵事件當中先後犧牲,有望逆轉危機的唯一關鍵,竟是他們廿五年前出手相助的那名弱智少年……

《捕夢網》官方海報。

小說原著當然是大師一貫路線,峰迴路轉的驚悚情節背後,從附身在主角的外星生命視角,提出對人類精神文明發展至今的種種批判與反思,對照書名便是諷刺我們的文明不過是黃粱一夢。導演勞倫斯卡斯丹主導的劇本,前半段大致維持原作路線,幾乎連每句台詞都原樣照搬,但後半劇情卻大幅魔改,外星生命的擴散方式有如恐怖病毒,不起眼的弱智「杜迪」反而成了殺死這種病毒的終極疫苗。儘管在簡吉和特效上都下足功夫,但過度偏離原著精神加上星光黯淡的卡司,以 6.8 千萬美金的預算卻僅有 7.5 千萬美金的票房收入。

《捕夢網》摩根費里曼。

是的,摩根費里曼這次又是軍方指揮官,連官階都沒變。

 

三、《我是傳奇》(I Am Legend, 2007)

《我是傳奇》電影預告:

因為原本被視為終極疫苗而廣泛施打的抗癌藥物「K 病毒」出現嚴重副作用,造成地球上九成人口死亡,剩下的一成中又有 90% 異變為夜行種的嗜血怪物,僅存不到原人口 1% 的自然免疫者苟延殘喘。倖存者之一的羅柏奈佛(威爾史密斯 飾)是紐約的最後一人,獨自生存的同時仍不放棄希望,嘗試開發將夜行種逆轉回人類的疫苗。就在他屢屢挫敗萬念俱灰之際,最大的轉機與危機同步臨到……

《我是傳奇》電影海報。

戲裡是人類救星,戲外是票房救世主,使得本片注定成為威爾史密斯的生涯代表作之一,不過與 1954 年出版的原作小說劇情卻截然不同。李察麥森原作中的「最後一人」之所以被稱為「傳奇」,是因為當夜行種發展出新文明新社會之後,將這個專門獵殺夜行種的惡魔當作傳奇故事,書中關於異變種族的設定、主角的北劇英雄路線、以及從超然角度檢視現代文明的哲思,都成為日後同類型作品的借鑑。威爾主演的版本算起來是第五度改編(其中有兩部未經正式授權),大幅更動的劇情固然偏離原著,不過濃厚的人文底蘊仍可與原作媲美,加上刻意釋出的「第二結局」,讓本片成為影迷津津樂道、不斷回味的經典。

《我是傳奇》威爾史密斯。

主角奈佛與愛犬莎曼珊相依為命,成為全紐約唯二正常活口。

 

四、《致命病種》(The Andromeda Strain, 2008)

改編自暢銷作家麥克克萊頓於 1969 年出版的同名小說,講述一種未知病毒隨墜落的人造衛星入侵偏僻小鎮,迅速殺死鎮上多數人口,就連前往善後的軍方生化部隊都束手無策。一群各有專精的科學家臨危受命,入駐高規格的防疫實驗室,必須在 72 小時之內開發出對抗病毒的疫苗,但病毒的演化模式及變異速度,卻令這群高科技專家大出意外……

《天外來菌》電影海報。

原著令作者克萊頓一躍成為百萬冊暢銷作家,也開創「科技驚悚」類型濫觴,不僅克萊頓本人之後一再重複「危機發生 → 科學家齊聚 → 狀況突變 → 科學家犧牲 → 找出解方 → 政府善後」的賣座公式,本篇介紹的第一部作品《危機總動員》也是複製相同模式。第一個改編版本在 1971 年推出,書中種種實驗細節鉅細靡遺重現;2008 年這個版本不但有與時俱進的生物科技設定,還進一步把原作刻意不解釋的病毒起源加上了超乎想像的新解,可惜同年過世的克萊頓當時未能親眼見證。

菁英科學家齊聚一堂聯手化解危機的設定,是克萊頓愛用公式。

菁英科學家齊聚一堂聯手化解危機的設定,是克萊頓愛用公式。

礙於篇幅,還有四部靠疫苗逆轉末日危機的經典電影,我們放在下篇繼續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