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背後】《終極神鷹》失敗紀念 30 週年:千萬別讓布魯斯威利當導演,絕不!

30 年前的五月,一部刺激電影上映了,它充滿歡笑與殘酷、它有追逐與開槍駁火、它甚至還入圍了 6 項奧斯卡,儘管美國票房 4,500 萬美金的成績沒那麼顯赫,卻無法阻止它成為影史名作——畢竟這部電影映演廳數也沒那麼多。不過,今天我們不談這部《末路狂花》(Thelma & Louise),我們來談當週連映廳數最多的強檔大片《終極神鷹》(Hudson Hawk),這部賣得比《末路狂花》還差的「強檔大片」,戲裡戲外都同樣瘋狂、瘋狂、超級瘋狂。

《終極神鷹》。

《終極神鷹》。

《終極神鷹》一定超級瘋狂,否則它沒有任何一絲失敗的理由,而它確實失敗了。這部由布魯斯威利 (Bruce Willis) 主演的動作電影,700 萬美金的首週票房僅排得上第三名,而它最終的總票房也僅有 1,700 萬美金而已。觀眾完全無法適應《終極神鷹》的瘋狂——威利在劫盜過程中不斷唱歌、宛如卡通人物的反派不按牌理出牌、而女主角安蒂麥道威爾 (Andie MacDowell) 還模仿了海豚音。多年來,反倒是許多電影媒體在試圖為它平反——如今爛蕃茄或 IMDb 評分仍然不高的《終極神鷹》,變成了一部少數觀眾心目中的邪典電影。

《終極神鷹》電影劇照。

《終極神鷹》。

如果你很喜歡《Side by Side》這首老歌,那你應該有可能會喜歡《終極神鷹》。這部電影基本上是布魯斯威利的個人音樂劇,而不是繼承《終極》系列名號的動作電影。基本上唱歌搶劫就是很超現實的舉動,即便電影裡交待這是為了替代計時之用,但這種問題明明用一只卡西歐就能解決。但你能看到威利唱《Swinging on a Star》唱得如此開心,很明顯地,這是布魯斯威利的音樂人格跑出來了。沒錯,這部電影與其說是由布魯斯威利主演,不如說是布魯諾主演才對。

《終極神鷹》布魯斯威利。

布魯諾喜歡唱歌。

觀眾絕對無法理解布魯斯與布魯諾的差異,因為就在 3 年前,布魯斯威利才主演了驚天動地的《終極警探》(Die Hard);1 年前他才主演了《終極警探 2》(Die Hard 2)。嚴格來說,《終極神鷹》是威利自 1988 年大紅大紫後演出的第三部動作電影,觀眾已經認定他是 90 年代的新動作天王,而在《終極神鷹》的預告裡,這部電影完全就是歡樂一點的《終極警探》——一樣搶救美女、一樣被壞人追著跑、一樣打倒壞人,更棒的是,這次威利還會跑遍歐洲各大景點,不會只被關在中富大樓。但《終極神鷹》,完全不是《終極警探》第三集。

《終極神鷹》電影劇照。

《終極神鷹》。

台灣觀眾同樣被《終極神鷹》這個很《終極警探》的終極片名騙了,但是假使沒有片名的誤導,人們還是很容易認為《終極神鷹》屬於《終極警探》系列。最重要的原因是,《終極神鷹》確實是正宗《終極警探》的原班人馬製作:最擅長製作動作電影系列的監製喬西佛 (Joel Silver);撰寫兩部《終極警探》電影劇本的動作電影編劇天王史蒂芬迪索沙 (Steven E. de Souza)。他們與威利一起繼續製作《終極神鷹》,要說這兩部電影毫無相關,沒有人會相信。

《終極神鷹》電影劇照。

《終極神鷹》。

喬西佛是名符其實的霸道總裁,他是會在電影首映紅毯上大罵「fuck yourself」的流氓監製,在片場更是以軟硬兼施的獨斷作風出名,但這也同時讓他成功地建立了自己的個人品牌:西佛出品,就代表電影一定爽快刺激。《致命武器》(Lethal Weapon)、《駭客任務》(The Matrix)、《魔鬼司令》(Commando)、《終極戰士》(The Predator) 等等電影系列,都是他的手筆。那問題來了,整部電影像是嬉鬧短劇大集合的《終極神鷹》,怎麼會是這位霸道總裁出品的電影?

喬西佛曾經是動作爽片的代名詞。

喬西佛曾經是動作爽片的代名詞。

多年後編劇史蒂芬迪索沙,告訴我們這個殘酷的真相:這不是一部喬西佛與迪索沙的電影,這是一部原汁原味的布魯斯威利電影,這鍋得算在威利頭上。當時,迪索沙、西佛與威利人在義大利拍攝《終極神鷹》……而威利接到了一通國際電話……

「那時我們在《終極神鷹》場邊的休息拖車裡,電話響了,是華納影業副總裁馬克坎通 (Mark Canton) 打給布魯斯威利的,他說:『我們剛剛試映了《走夜路的男人》(The Bonfire of the Vanities),觀眾對你的演出反應超級好的,所以我們要重新剪輯這部電影,讓你的戲份多一點。』」

布魯斯威利《走夜路的男人》。

《走夜路的男人》。

聽起來這是一通最棒的電話,電影公司大老闆喜歡你的表演,然後決定修改電影、讓觀眾看到更多你的表演。對演員來說這是最甜美的肯定,當然,對已經決定整部電影樣貌的導演來說,就未必如此了——他們精心設計的作品,又要被大老闆的一句話,改成他不認得的模樣。不過這是另一個問題了,當威利正在開心轉圈圈時,經驗老到的喬西佛卻聞到了不對勁的味道。

威利與喬西佛。

威利與喬西佛。

「喬西佛踢了我的椅子,然後跟我說:『他娘的馬克坎通(對,西佛講話都帶髒字),剛剛這通電話決定了他們的電影一定會被惡搞,而我們的電影也一樣,等著看,這週一定會出大事。』」

根據迪索沙的劇本,《終極神鷹》確實是比較歡樂的動作電影,但是沒有我們看到的那樣無厘頭。而喬西佛不好的預感果然成真……突然之間,有一位新編劇空降,他與布魯斯威利把整碗《終極神鷹》捧走了,然後大幅修改劇本成為威利喜愛的模樣——這就是西佛最忌諱的麻煩。因為當電影公司老闆愛上你時,他們會毫無理性地奉你為上賓,包括實現你所有的願望。很明顯地,坎通喜愛威利,而當他離開華納後,立刻無縫接軌地成為哥倫比亞影業主席,這讓他決定將哥倫比亞影業出品的《終極神鷹》,送給威利作為見面禮。

《終極神鷹》原本會是一部《達文西密碼》。

《終極神鷹》原本會是一部《達文西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