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那些恐怖電影教我們的事:續!小丑的恐怖!美國殺人小丑事件漣漪擴大

我們介紹過了小丑對於恐怖電影的影響,也提到了小丑工會組織「美國小丑國際」(Clowns of America International,簡稱美丑),對於影劇圈對小丑的污名化表示抗議。但是,看來美丑現在又要面臨新的難題……許多人將小丑視為恐怖的象徵,而如今在疫情壟罩全球的時期,有人卻想加深小丑在人們心中的負面印象:英美兩國都傳出了新的殺人小丑傳聞,當地警方嚴陣以待。

複習上篇>>【專題】那些恐怖電影教我們的事:敬畏吧,小丑是恐怖影史上最偉大又悲慘的職業

小丑工會組織對小丑的污名化表示抗議。

小丑大哥不高興了。

我們在上一篇文章裡提到,2016 年南加州出現了偽裝的殺人小丑事件:網路上出現了一個名為「小丑幫」(ClownGanng) 的組織,在網路上放話要隨機綁架並殺害學童。同時他們會盛裝打扮、拿著菜刀,躲在深夜無人的街道路邊草叢,然後當路人經過時衝出來嚇唬他們。但是,這畢竟是 5 年前的往事了,讓全球觀眾對小丑都有壞印象的《》與第二集也早已下檔(而且不會再有後續),可是,看來美國街頭的小丑惡夢,還沒結束。

小丑幫 (ClownGanng) 的真實照片。

真實的小丑幫照片。

4 月底,明尼蘇達州安南達爾市 (Annandale) 警察局長,在社群網路上發布緊急訊息,表示在安南達爾與明州其他地方,都有人目擊到形跡可疑的小丑在街上遊蕩,警方已經開始積極搜查相關事證。你可以看到,這則留言有 11 個人按了「哈哈」,同時,下方留言也有人表示,這不是什麼小丑警報,只是一些年輕小孩穿著小丑裝在路上走著而已,沒什麼好怕的。但是,裡頭有兩則留言,確實表示他們看到了一名騎著機車的小丑,在大街小巷很可疑地遊蕩著——儘管他們並未看到他做出什麼嫌疑舉動。

局長的關切。

局長的關切。

英勇的局長可能過慮了?也許,但這可以讓我們發現,警方對於「殺人小丑」是如臨大敵:早在 2016 年南加州小丑事件時,麥當勞就宣佈他們家的羅納德麥當勞先生——他就是鼎鼎大名的麥當勞小丑,往後將大幅減少公開露面的行程。可憐的羅納德被限制不能演出廣告、屋外坐在長凳上等你跟他一起坐的羅納德也被收進倉庫。麥當勞甚至發表公關聲明:

「考慮到目前的情勢,我們將再三思考羅納德參加公開活動的計畫。」

小丑叔叔至今一直保持低調,麥當勞選擇冷處理這位吉祥物。

小丑叔叔至今一直保持低調,麥當勞選擇冷處理這位吉祥物。

事實是自 2016 年至今,全美民眾對於小丑的懼怕似乎持續日增。2016 年,南卡羅萊納州警方在加油站,逮捕一名化妝成小丑的奇異男子,他的隨身包包中藏有毒品與一把手斧。這樣的逮捕事件在俄亥俄州與佛羅里達州都發生過,被逮捕的犯人,都含糊解釋他們為何打扮成小丑、同時身上又攜帶毒品與武器。但無論如何,這種新聞只會讓民眾更加恐慌:

恐怖小丑。

英國也有民眾目擊到恐怖小丑。

2014 年,美國民意調查機構拉斯穆森報導 (Rasmussen Reports) 調查國民對小丑的好惡程度,有高達 43 % 的民眾,表達他們「不喜歡」小丑;後一年查普曼大學的調查顯示,6.8% 民眾表示,當他們在現實生活中看到真的小丑時,會引發他們身上非常嚴重的焦慮與不安感——與害怕打針的恐懼程度是一樣的。

《要塞英雄》裡有瘟疫醫生裝。

連在遊戲《要塞英雄》裡也有瘟疫醫生裝。

如今怕打針的民眾也得認真考慮施打疫苗,武漢肺炎疫情造成全面性的影響,但是,另一種小丑恐懼竟然也隨著疫情升溫了:在海另一邊的英國,一種與疫情有深遠歷史的恐怖小丑,在真實世界裡出現了。我們原本只會在遊戲、古典恐怖故事裡看到的「瘟疫醫生」(plague doctor),出現在英國的街頭……而且是許多地方的街道上。許多人戴起鳥頭面罩、沉默地站在街頭,有些人甚至手部裝置了注射裝置,引起了路人們的不安。英國當地警方以他們會造成公眾不安的理由規勸這些詭異的 coser,但是,防不勝防。

英國的瘟疫醫生。

英國的瘟疫醫生。

日本靈異現象研究專家山口敏太郎表示

「殺人小丑與瘟疫醫生的共通之處,就是無法從他們的表情裡得知他們的意圖。人類對喜怒不形於色的對象,會有非常不安的感覺。特別是在疫情切斷人與人的連結的這個時候,對他人的不信任感以及恐懼感正在逐漸升高當中,因為疫情導致我們更難相信其他人,諷刺的是,殺人小丑與瘟疫醫生的都市傳說,恰巧成為了這種不信任風潮的象徵。」

街頭的瘟疫醫生。

街頭的瘟疫醫生。

即便因為疫情而自我隔離,小丑仍然在看不見的社群網路裡橫行。你能在美國流行的 TikTok 上,看到許多標題寫著「They’re back」的影片,有更多的目擊詭異小丑出沒片段,有些是明顯的整人影片,也有些很難判斷其意圖的影片。但是不管這些影片是刻意安排還是無意目擊,無論如何,這些影片同時只是更加剝削與污名化小丑的形象。

詭異小丑的影片引起恐慌。

小丑在你女兒床底下。

但是,恐怖小丑卻不全是社會的問題,這裡有個完全相反的例子。在佛州拿帕有個令孩子們聞風喪膽的小丑「小丑笑紋」(Wrinkles the Clown),他的外表絕對不會讓妳笑出笑紋,這張被塗白的臉。就像正常小丑被放進微波爐加熱過後融化的模樣,他不笑,他的兩眼周圍全部塗黑,外表就讓人不寒而慄,據說他原本是一位 65 歲的遊民,獨自來到拿帕成為了小丑,最喜歡在深夜潛入他人家中,對正在熟睡的孩子下手。在這段家中監視器拍到的影片裡,他躲藏在孩子床底的櫥櫃中,鬼鬼祟祟欺近恍若未知的小孩。

「小丑笑紋」(Wrinkles the Clown)。

小丑笑紋。

拿帕當地出現了大量的傳單,笑紋想要告訴拿帕父母們,如果他們的小孩調皮不乖,他非常歡迎大家打電話跟他聊聊——笑紋不是變態,他是現代的「虎姑婆」與「生剝鬼(ナマハゲ)」,他是父母口中「如果你不乖,XX 會來抓你」的那個 XX。笑紋甚至根本不是 65 歲的遊民,他是一位身份不詳的行動藝術家,他提供一種特別的服務,到別人家中代替他們的父母,嚇唬頑皮的小朋友,讓他們知道恐怖小丑是真的,特別當你不寫功課或犯下大錯時,笑紋就會來找你。

日本東北的生剝鬼習俗。

日本東北的生剝鬼習俗,也算是一種「邪惡小丑」效應。

笑紋表示每次的收費約在數百元美金之譜,而他一天最多會接上數十通電話。小丑是很恐怖沒錯,但是,有時候我們需要用這種恐怖來作為管教工具。2019 年,笑紋的故事被拍成了紀錄片《小丑笑紋》(Wrinkles the Clown),這位奇特的佛州小丑沒有成為小丑污名化的犧牲者,反過來,他因此大賺了一筆。

小朋友明顯不滿意笑紋的演出。。

小朋友明顯不滿意笑紋的演出。

這種驚嚇式管教是否適當?相信有些父母一定皺起眉頭,但一定也有許多父母認同這樣方便的工具。但是,無論笑紋的嚇唬有沒有用或是否適當,他也同時加重了人們對小丑的恐懼:儘管有些父母可能心中深深感謝笑紋的服務,不過,他們的孩子絕對不會這樣想……未來的主人翁們心裡應該同時種下了對小丑的恐懼,他們絕對會讓那 43 % 的「不喜歡小丑族群」,變得再大一點。

當然,不管你會不會害怕小丑,如今這年頭,我們不需要更多無謂的恐懼了,請放下你的調皮念頭,我們絕對不想在防禦病毒的同時,還要擔心詭異小丑是不是在窗外凝視著——小丑也會被武漢肺炎病毒殺死的,我絕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