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評】寫在結局之後:《Mouse》:探討人性的脆弱、黑暗與怪物的悲歌

從名字開始就讓人開始好奇的《Mouse》在 19 日播出最終回,暨第 8 集之後又重回 6 字頭的收視率順利圓滿落幕。李昇基突破性亦正亦邪演技讓人眼睛為之一亮,以及反轉的劇情一度引起熱烈討論,收視率上升又陷入膠著,長達 20 集故事從哪裡就讓觀眾覺得負擔,也不想成為白老鼠呢?

  • 玩壞的結尾妖精,不斷反轉的劇情卻使剪輯零碎、觀眾疲憊

《Mouse 窺探》李昇基。

《Mouse》劇照。

近來韓劇最讓津津樂道的就是「結尾妖精」,如何在每集的結局留下吊人胃口的畫面,讓觀眾迫不及待想要看下一集這種引起話題性十足的討論變成製作組重要命題。在《Mouse》中就是讓李昇基飾演的主角鄭正直陷入「好人或壞人」的疑惑中,一開始果然刺激性十足,也看見李昇基突破性演出,幾星期結尾不斷反轉卻沒有推動進度,使得編輯顯得零碎,聰明的觀眾也猜得到規則漸漸感到疲倦麻木。

  • 各有心思的配角如一盤散沙,誰也不能相信

《Mouse 窺探》角色人物

《Mouse 窺探》角色人物

在懸疑緝凶事件真相一直是劇情的主軸,觀眾們隨著角色們去挖掘真相、合力追擊犯人,但在《Mouse》中每個角色都憑著自己的意志行動,也不會與他人合作,唯一的合作可能就是母親的換嬰使得悲劇更加複雜沈重,配角各自行動下,不同角度但要重複看相同案件很多次,也對於他們自以為是的決定無法感到共鳴,遺憾若能聯手緝凶真相或許能早日水落石出阻止悲劇發生。因為重覆無進展的劇情觀眾開始流失時,劇組拍胸脯保證會有讓人出乎意料的反轉,結果是將秘密組織 OZ 公諸於世,雖然之前稍有鋪梗卻讓人覺得與劇情格格不入,爆炸性的線索最終變成癱軟無力的鞭子。

  • 沒有省思的社會大眾,悲劇已經做好第二季的準備

《Mouse 窺探》劇照

《Mouse》劇照

對於社會案件為背景在韓劇中屢見不鮮,如何看待案件,查清楚背後發生的原因,讓觀眾得到省思,才會是促進社會前進的力量。《Mouse》中對於「基因是否成為心理變態者殺害無辜的人」提出質疑,劇中鄭正直因為青瓦台秘書室長所屬 OZ 組織的操作下變成實驗的白老鼠,不給予教化,甚至刺激他犯案,延伸為一連串的悲劇,讓所有人活在痛苦之中,更顯現出邪惡的上位者更加可惡。趁眾人憤怒之際,對心理變態基因義務墮胎舉辦公投法(先不論胎兒人權是否應該交由公投決定),在劇中也通過了法案,到底真心期盼法案通過或是借此諷刺國民易受操控也匆匆交代潦草帶過,要傳達的聲音最後模糊不清。

  • 最後背負沈重十字架的孤獨無助主角

《Mouse 窺探》李昇基。

《Mouse》劇照。

主角鄭正直求救的聲音也沒有被上帝聽到,擁有什麼基因是天生的,然而卻加強描寫黑子恆黑,母親給予的溫暖與愛也被 OZ 組織殺害,卻要求他們人性善良不應該報仇(但是高武治卻整天把復仇掛在嘴上),這樣矛盾的處理手法,犯罪者應該受到懲罰,但最後用植腦手法讓主角感受到悲憫、懺悔的情緒,他並沒有想要成為怪物,也不是他獨自造就了怪物,到最後背負沈重的十字架的卻只有宿命性悲劇的主角一人。

《Mouse 窺探》海報。

《Mouse》海報。

《Mouse》的結局引起正反熱切討論,或許也有與我立場不同的看法。對於沒有情感的殺人兇手感到憤慨理所當然,但是基因問題的犯罪者爭論學說已顯得僵化過時,在犯罪心理學、犯罪側寫等眾多研究文獻下,如果能夠更細膩、深入探究案件背景,傾聽更多聲音,預防犯罪建立安全防護網,或許會有更多共鳴。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