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活屍大軍》:點到為止、點到為止、你能吃到一點蕃茄醬、然後點到為止

拍攝系列電影有一些優勢,例如你有觀眾基本盤、電影公司有已經成形的特定製片團隊、甚至劇本或世界觀也已經有了基礎。所以,如果要觀察一位導演的真實功力,完全原創的電影也許才能作為判斷標準。這樣說來,查克史奈德 (Zack Snyder) 的上一部原創電影,已經是 2011 年的《殺客同萌》 (Sucker Punch),10 年後,他的最新電影《活屍大軍》 (Army of the Dead) 在網飛 (Netflix) 獨家推出,在沒有正義聯盟的協助下,史奈德的表現如何呢?

《活屍大軍》預告:

美國賭城爆發了殭屍危機,而美國總統想到最好的解決方法,就是把賭城整個圍起來,讓殭屍在裡頭成立屍樂園。現在,美國總統想讓今年國慶日煙火放得更猛烈一點:他決定在 7 月 4 日當晚,對賭城發射核彈。問題來了,賭城地下的金庫裡還有 2 億美金的大筆鈔票,有人決定聘請戴夫巴帝斯塔 (Dave Bautista) 為首的一群前軍人,冒險進入殭屍國度,竊取殭屍沒興趣的大筆現金。

《活屍大軍》

事實上我們已經介紹過了(你可以閱讀這裡這裡),《活屍大軍》這個計畫本身就是一個活屍:十多年前,查克史奈德就已經寫下劇本,只是因為自己分身乏術,而讓華納影業決定交給其他新導演試手,但是史奈德的劇本太過激——文章裡會解釋為什麼。加上史奈德的 R 級電影《守護者》(Watchmen) 票房成績不如預期,華納遂直接冷凍了這個劇本。2017年,《正義聯盟》的失敗,又讓華納影業與史奈德二度分手,史奈德於是琵琶別抱,帶著他的《活屍大軍》,投向了無視電影分級的網飛。

《活屍大軍》

《活屍大軍》史奈德(右)

所以,被冷凍又復活的《活屍大軍》,其實已經是 2007 年構思的題材了。兜兜轉轉十多年,到 2019 年中史奈德正式開鏡,這麼長的時間裡,這份在全球娛樂圈掀起殭屍潮之前的劇本,應該在如今觀眾幾乎看膩殭屍的情況下——《陰屍路》(Walking Dead) 都快演不下去了——因應時代變化而有所改進。從這點看起來,史奈德確實放進了一些當下時事流行的主議題:

《活屍大軍》

《活屍大軍》

例如女性不再只是過去殭屍電影裡的受害者——故事裡這支打屍小隊,就有四位持槍女性,而且個個比狠,對渣男毫不留情;例如巧妙地把殭屍賭城週邊的難民營,轉化為川普政策下被強迫遣返的墨西哥非法移民——所有難民看起來都是墨裔人士、而難民營保安視他們為牲畜。聽起來,史奈德好像要在這部娛樂電影裡偷渡些社會進步概念,如同過去殭屍宗師喬治羅梅洛 (George A. Romero) 的手法。不過,羅梅洛的社會觀察更為精準,而在《活屍大軍》裡,史奈德鋪進的議題,看來更像是社會運動的廣告招牌而已——他根本沒有深入探討的意圖。

《活屍大軍》

《活屍大軍》

從好的一面來看,《活屍大軍》可以不深入議題,畢竟它的本質是一部活屍電影,還是刻意結合劫盜題材的活屍電影。這群《瞞天過海》(Ocean’s Eleven) 的學弟妹們,要進入比百樂宮賭場 (Casino Bellagio) 守備還要森嚴的金庫裡搶錢,這個概念本身已經超級歡樂,是殭屍電影史上的創舉之一。理論上,《活屍大軍》會有史奈德前作《活人生吃》(Dawn of the Dead) 的過動症殭屍、會有《瞞天過海》的特異功能八方人馬,一條魚兩面煎,《活屍大軍》應該有雙重滋味。

《活屍大軍》

《活屍大軍》

還好這是一部網飛電影,《活屍大軍》的開頭工作人員表出現時,你會看到三對裸露的豪乳向銀幕襲來——賭城的脫衣舞孃們現在想吃點人肉了。史奈德在《活屍大軍》裡,放進了大量的血漿、器官、肉塊,而且放得浮誇——殭屍被 7.62 mm機槍掃射時,竟然可以維持直立不動,任憑機槍從頭到腳一吋吋打爆血肉。這部電影有誇張的爆頭、砍頭、撕裂下巴、壓潰人體等等暴力畫面……喔,我剛有提到那隻殭屍老虎嗎?你應該知道這隻老虎可不會出場吼個兩聲就退場。

《活屍大軍》

《活屍大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