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來當審判長!從《黑袍正義-鴉色刑事組》看台日的「法官之路」

三分熟

竹野內豐黑木華主演的《黑袍正義-鴉色刑事組》號稱「法官版 HERO」,在日本播出每集都有雙位數收視率,劇情雖不免過度熱血又難免與真實法庭脫節,但節奏明快又能發人深思,是 2021 年不容錯過的法律劇。

由竹野內豐扮演的入間道夫是一位由律師轉任的法官,為了防止冤案而常常做出與司法組織慣習不同的舉動;黑木華飾演的坂間千鶴則是年輕的菁英型法官,兩人行事風格不同,劇中也透過千鶴的眼睛去形塑與其道路不同、卻能往往更能發現真相的「入間模式」,直探司法制度的本質。

《黑袍正義-鴉色刑事組》竹野內豐、黑木華。

 

台日司法考試制度差異

日本的司法考試制度是採統一考試、統一修習,通過司法考試及格者,都先以司法修習生身分進行修習(2003 年由小田切讓、美村里江主演的《我們都是新鮮人》就是描述司法修習生在研修所的日子),完成修習(1 年期間)且通過修習考試後,再分別擔任「裁判官」(也就是日本的法官,正式名稱為「判事」)、檢察官、弁護士(律師)。

至於台灣司法考試制度,目前仍是司法官(法官、檢察官)、律師分開受訓,司法官受訓約為 2 年,受訓 2 年後依結訓成績分別選擇擔任法官或是檢察官,律師則受 1 個月之基礎訓練、5 個月的實務訓練。但依據 2021 年新聞資料顯示考試院正研擬「法律專業人員資格條例草案」,未來法律專業人員將「一起考試、再分流」,經「資格考試」且「實習一年」取得律師執業資格後,再透過「甄選」取得法官、檢察官、法制職系公務人員任用資格,如此修正將會與日本制度更為相似,不過其實於 1999 年 7 月的全國司法改革會議就有這樣的意見,但迄今似乎還沒有明確的結果。

日劇《我們都是新鮮人》劇照。

《我們都是新鮮人》。

 

台灣「法官」VS 日本「判事」

坂間千鶴的職稱是「特例判事補」。首先,想擔任「裁判官」的人,從司法研習終了後經選用並任命可以擔任「判事補」,「判事補」對於一般審理案件原則上不能獨任,要有三個法官進行合議;從事 10 年工作後,「判事補」可以申請並經遴選成為「判事」。但因成為可獨任的「判事」需經 10 年的時間,這也導致「判事」人數不足,因而產生了「特例判事補」制度,透過這種模式可讓僅從事 5 年工作的「判事」成為「特例判事補」,而能夠獨任進行案件,千鶴就是屬於「特例判事補」。

我國的制度則將法官分為 3 個階段,依序為候補法官→試署法官→實任法官,候補法官候補期間為 5 年,經審查及格後,會成為試署法官;再試署 1 年經審查後,才可以成為實任法官。在我國的刑事制度中,其實多數案件都是要採用合議制度,僅有在原則上不能上訴到最高法院的案件,才能讓法官獨任審理,但擔任刑事候補法官前 2 年,即使對於不能上訴到最高法院的案件,也都需要進行合議。

《黑袍正義-鴉色刑事組》竹野內豐、黑木華。

 

何謂「法官多元進用制度」?

入間道夫則是一位由律師轉任的法官,與從司法研習所結訓後就開始擔任法官的千鶴,有不同的職業背景,這樣的角色設定似乎也是要凸顯出他不容易陷入傳統制度的窠臼。我國與日本相同,都採取「法官多元進用制度」,除了從一般受訓制度出來的法官,也可以由律師、檢察官等經轉任來擔任法官。在我國就律師轉任制度上,分別為職業 6 年律師適用的「自行申請制度」、職業 3 年以上律師的「公開徵試制度」,均要通過遴選後擔任法官。但與日本一樣,目前都是還由考試出身的法官為多數。

各國法官法袍都不大相同,像我國法袍為鑲藍邊的黑袍,而日本則是純黑袍,從各國的法庭劇觀察法官法袍也相當有意思,多數法袍都是黑袍底,再因應各國有不同之變化。在我國的法庭制度,開庭時檢察官會穿鑲紫邊的黑袍,律師為鑲白邊的黑袍,書記官則是鑲黑邊的黑袍,日本檢察官,律師並沒有法袍,至多檢察官會別上象徵檢察官精神的「秋霜烈日」徽章(HERO 裡面有,還不快去複習)。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