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氧氣危機》:驚悚的密室逃生,與電影中的多種科幻主題

氧氣危機》(Oxygen, 2021) 是由導演 2019 年《鱷魔》的法國導演亞歷山大阿甲 (Alexandre Aja) 所執導,角色幾乎只由一人獨撐,就是曾經獲得凱撒獎與盧米埃獎的法國女星梅蘭妮洛宏 (Mélanie Laurent) 主演,她也是曾經在《惡棍特工》(Inglorious Basterds, 2009) 飾演電影院繼承者的蘇珊娜德瑞芙斯 (Shosanna Dreyfus)。

氧氣危機。

《氧氣危機》。

 

一切從無開始

《氧氣危機》是個相當創新的科幻電影,以密室恐懼為核心,故事始於一切都未知,主角必須在短短的一百分鐘,查出所有須知,並且成功逃生。故事驚悚迂迴,高潮迭起,每每覺得希望將至之時,就是另一個絕望的降臨,主角的心情起伏在憤怒、絕望、期待、落空、更加的憤怒與絕望,以及更多的自我克服。

有位年輕美麗的女子忽然間在一個生命維持艙中清醒過來,她開始回想自己為何會身處此處?她不知道自己是誰?不知道自己的時間?不知道自己為何身處危機?也不知道該如何脫困?故事開始,就是五個 Wh 的問題——Who? When? Where? How? Why?

氧氣危機。

生命艙中的 AI 名字叫做 M.I.L.O (馬修亞瑪希 飾),他緩緩冷淡地告訴女子,艙內的氧氣量僅剩 35%,她只有一百分鐘的時間就會開始缺氧窒息。處在宛若棺材的生命艙,女子必須儘快自救。悲傷的是,女子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地點時間也未明,該找誰來拯救自己的窘境呢?

洛宏的演技真好,整部電影幾乎圍繞在她一個人的面部表情,不是處在自言自語,就是與沒有情緒的冷靜 M.I.L.O 對話,或是偶而穿插關於一位男子的記憶。洛宏的心情交雜著恐懼、憤怒、絕望、興奮、厭惡、與期待,這些幾乎都是由她的表情呈現,被綑綁的身體鮮有輔助的功能。

*以下包含劇情細節,請自行斟酌閱讀。

氧氣危機。

 

融合多種科幻主題

因為一切未知,剛開始關看電影的我們,並不曉得《氧氣危機》是個科幻電影。跟女主角一樣,我們一直以為這是個擺放在醫院某處(地下室)的低溫生命艙,只要發送訊息,確認訊息有人收到,就會有人來開啟艙門,挽救女子的氧氣危機。

悲傷的是,這艘生命艙其實並非位於地球,而是漂航在前往異星球的路上。這是一艘載著一萬個複製人的太空船,將以 34 年的時間,飛往距離地球 14 光年的沃夫星球 (Wolf 10-61c),因為未來的地球,在一場疫情之後,人類失去生育能力,於是,科學家便計畫以下載有記憶與思想的複製人,大批送往人類可能生存的外星球,希冀能夠延續人類生命。

1. 倘若人類失去生育力

氧氣危機。

關於地球上因為疫情,造成人類失去生育力的科幻電影,最經典的其中一部是《人類之子》(Children of Men, 2009),人口不斷老化,新生命來不及遞補,那是個集權統治又戰爭四起未來。《氧氣危機》的故事背景尚未進入爭戰的紊亂,但是同樣也是籠罩在因為疫情而造成失去生育能力的人類未來。今日我們面對的只是少子,未來人所面對的是更棘手的人類失去生育力。

 

2. 到其他星球尋求生機

氧氣危機。

既然地球受疫情污染,不再適合人類生存,人類只好到宇宙冒險尋求人類合適居住的星球。2014 年的《星際效應》(Interstellar) 是這類科幻電影的翹楚。地球在大乾旱之後,植物無法生存,所有的生物也將會同歸於盡。高層只好派出科學家探險隊,分別到不同的星球觀察並且回報。這種以科學家親身到其他星球探險的成本高昂,畢竟要訓練出一位能在外星生存的科學家,絕對必須經歷一套精密的養成計畫。但是出征異星的失敗率極高,《星際效應》中的每組星際旅程都有陣亡傷兵。於是,複製人就被運用到其他太空計畫的實行。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