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場旁白有氣無力!拍片的傢伙在嗑藥嗎?從哈里遜福特在奧斯卡公開黜臭《銀翼殺手》,談談這部電影有多混亂

但是,這些大事不妙的筆記無法拯救《銀翼殺手》、剪輯師也無法:在華納悲慘的《銀翼殺手》試映之後,「他們」仍然決定讓電影以這個悲慘模樣公開上映。這裡的「他們」,指的是電影公司高層或是電影監製?而他們是出自行銷部門的專業建議、還是出自時程或預算的考量?也許以上都有,那是另一個老故事。許多人批評哈里遜福特,說他刻意棒讀這些台詞,因為他不滿諸多來自電影公司的決策,福特否認這些指控,但他同時也批評劇本本身問題很大,是這些糟透的台詞限制了他的表演。

《銀翼殺手》。

《銀翼殺手》。

當然,在這個場子提起《銀翼殺手》似乎是個吊詭的選擇,因為電影剪輯並無法真正拯救這部電影。這些試映時的修改建議不但沒有被採用,因此少了一個亡羊補牢的機會之外,更糟糕的是,這部電影原本就有許多粗糙的決策,讓這個已經夠破的牢大到補不起來。像是開頭旁白這件事,其實就是監製巴德約金 (Bud Yorkin) 與傑瑞佩倫齊奧 (Jerry Perenchio) 的決定。他們覺得這部電影太難懂了,需要一點旁白來幫助觀眾理解……

《銀翼殺手》。

《銀翼殺手》。

等等,如果你想幹譙電影監製,請先等等, 因為希望《銀翼殺手》有開場旁白的不只監製,其實也包含了導演雷利史考特自己:他希望這部未來科幻電影,能保有黑色電影的風格,而黑色電影通常都有大量的硬漢主角內心獨白——你可以在《萬惡城市》(Sin City) 看到這種表現。所以簡單地說,《銀翼殺手》其實由不同的主導者,要求錄製了內容不太一樣的三段開場白。而這種製作過程中的混亂,可能才是讓《銀翼殺手》真正支離破碎的主因。

《銀翼殺手》。

《銀翼殺手》。

目前在《銀翼殺手》最終版 (Final Cut) 裡,並沒有這段獨白。感覺起來好多了,沒有原本獨白帶來的無病呻吟感——哈里遜福特的厭世口氣聽起來真的很無聊。但就像上面說的,監製、甚至包含雷利史考特本人,沒有人一開始就覺得獨白是個糟糕的點子,反倒這些不同的決策者,都各有各支持獨白的理由。也許這是哈里遜福特的演說,除了搏君一笑之外隱而不言的真話:剪輯能讓導演等重要決策人士,在度過瘋狂的拍攝期間之後,能靜下來,以不同的錯位思考,來檢視當初拍攝時的決策是否合理。

《銀翼殺手》。

《銀翼殺手》:當年的導演史考特與福特。

《銀翼殺手》可以說是史上製作過程最混亂的電影之一,連帶它的評價也很混亂——現在也不是所有人都喜歡《銀翼殺手》最終版,有人還是喜歡公映版的 happy ending 結局,甚至覺得沒有明說戴克是複製人的作法更高明(導演版與最終版都很直白呈現這個事實)。《銀翼殺手》未來會不會再有一個新的剪輯版本?說真的沒人知道……也許這是哈里遜福特真正沒說的事:有些電影無論經過多少次不同的剪輯,仍然無法改變它的本質。

電影資訊

銀翼殺手最終版 Blade Runner - The Final Cut

上映日期
2020/06/12
銀翼殺手最終版_Blade Runner - The Final Cut_電影海報

劇情

於 1982 年由雷利史考特所執導的經典科幻電影,經過 25 年後重新剪接加上新片段的導演最終版。在這部現實與幻想交錯的未來電影中,當初礙於片長而經過刪減與修改的院線版,經過重新編輯,也解答了許多原本上映版本未能說明的情節。 電影根據科幻小說家菲利普狄克 1968 年的小說《仿生人會夢見電子羊嗎?》改編,故事背景設定在 21 世紀的未來世界中,科技昌明卻道德淪喪、早已不適合人類生存,因此透過基因科技生產複製人於外太空殖民地從事危險、卑下的奴隷工作,然而違反禁令、跑到地球的複製人,則有「銀翼殺手」的特別警察負責追捕、使其「退役」。

IMDB
--
Rotten Tomatoes
--
觀看完整介紹
銀翼殺手最終版_Blade Runner - The Final Cut_電影海報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