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場旁白有氣無力!拍片的傢伙在嗑藥嗎?從哈里遜福特在奧斯卡公開黜臭《銀翼殺手》,談談這部電影有多混亂

哈里遜福特 (Harrison Ford) 不是很關心奧斯卡,他去年甚至還錯過了奧斯卡這個好萊塢眾人注目的頒獎典禮。但他今年沒有忘記:他是今年奧斯卡電影剪輯獎的頒獎人。而福特還記得另一件事,就是在頒獎前掏出一張字條,那跟一部他主演過的小電影有關,當年觀眾棄如敝屣這部電影。不過,看來哈里遜福特從這部電影裡學到了不少,而他想在這個特別的頒獎之夜,分享給所有人知道。

《銀翼殺手》。

哈里遜福特在 2021 年奧斯卡頒獎典禮擔任頒獎人。

「我想分享一些筆記,這是某部我主演的電影,在試映之後準備進行修改的建議筆記:開場太混亂了;為什麼旁白音軌聽起來爛透了?主角的聲音有氣無力,這些拍片的傢伙都嗑了藥嗎?戴克那場鋼琴戲到底有完沒完?回憶片段的台詞讓人混淆,他是在聽錄音帶嗎?為什麼我們還要給水煮蛋第三個鏡頭?街道上的猶太教會音樂實在太糟了;我們一定得用范吉利斯才行;還有左拉 (Zhora) 死後,整部電影就了無生趣了……這部電影每次試映只會讓它看起來更爛!」

《銀翼殺手》。

《銀翼殺手》:奔跑的左拉。

頒獎典禮與會的觀眾們早已樂不可支,而這部聽起來糟透的電影,到底是哪一部呢?福特馬上為那些還猜不出來的觀眾們公佈了答案:是由他主演、雷利史考特 (Ridley Scott) 執導、 1982 年不受觀眾與影評待見的電影《銀翼殺手》(Blade Runner)。

《銀翼殺手》。

《銀翼殺手》。

《銀翼殺手》從上映之後就被批評地體無完膚,所以主演男星在神聖的電影殿堂裡公開批評它,也不算太超過。但事實上,有賴錄影帶市場與長年時間的沈澱,《銀翼殺手》慢慢獲得了許多人的再次評價,史它成為了經典科幻電影之中的傑作。如今許多喜愛它的觀眾,甚至不知道《銀翼殺手》的悲慘歷史,但這並不是哈里遜福特要在頒發電影剪輯獎之前強調的事。

《銀翼殺手》。

《銀翼殺手》。

「這些筆記可以幫助我們了解,為什麼電影剪輯過程可以搞得有點小複雜,」

福特繼續解釋,

「因為一部電影的可能性似乎是無限大的,而電影剪輯師們必須永不休止地工作;經常必須單打獨鬥;然後面對成千上百的剪輯選擇;再選擇正確的片段、以正確的長度、正確的順序排列……組成一部電影最完美的樣子。這是一項極度困難的工作,不適合沒耐心的人、更不適合膽小鬼傢伙。」

《銀翼殺手》。

《銀翼殺手》。

事實上,《銀翼殺手》是比《查克史奈德之正義聯盟》(Zack Snyder’s Justice League) 更悲慘的電影,不是因為它們都花了好幾年「討回公道」,而《銀翼殺手》花了十幾年。而是因為《銀翼殺手》最早的版本,是真的問題百出(比起來《查克史奈德之正義聯盟》與《正義聯盟》沒有太多本質上的差異):

《銀翼殺手》。

當年的史考特與福特。

光是剛剛提到「有氣無力」的開場獨白,不只讓福特誤以為他自己在嗑藥,連雷利史考特自己都厭惡到不行——他在修剪導演版時,第一個砍掉的部份就是開場戴克警探的獨白。至今仍然不清楚是誰寫下了這段獨白,福特對此深惡痛絕。2007 年《銀翼殺手》DVD 的講解音軌裡,福特直接抱怨:

「我是因為合約才必須錄製這一段旁白,過程中我只感覺尷尬與無聊而已。」

《銀翼殺手》。

一顆大眼珠,《銀翼殺手》開場了。

電影資訊

銀翼殺手最終版 Blade Runner - The Final Cut

上映日期
2020/06/12
銀翼殺手最終版_Blade Runner - The Final Cut_電影海報

劇情

於 1982 年由雷利史考特所執導的經典科幻電影,經過 25 年後重新剪接加上新片段的導演最終版。在這部現實與幻想交錯的未來電影中,當初礙於片長而經過刪減與修改的院線版,經過重新編輯,也解答了許多原本上映版本未能說明的情節。 電影根據科幻小說家菲利普狄克 1968 年的小說《仿生人會夢見電子羊嗎?》改編,故事背景設定在 21 世紀的未來世界中,科技昌明卻道德淪喪、早已不適合人類生存,因此透過基因科技生產複製人於外太空殖民地從事危險、卑下的奴隷工作,然而違反禁令、跑到地球的複製人,則有「銀翼殺手」的特別警察負責追捕、使其「退役」。

IMDB
--
Rotten Tomatoes
--
觀看完整介紹
銀翼殺手最終版_Blade Runner - The Final Cut_電影海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