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飛總動員》30週年紀念:不管你懂不懂湯姆克魯斯被消費得多慘,總之你能笑一下

《機飛總動員》的改編基底是《捍衛戰士》,我們看到頭髮吹得有如半屏山(這種形容詞也很 80 年代)的查理辛,化身廉價版的湯姆克魯斯。電影一開始,他是廉價版的凱文科斯納,跟《與狼共舞》的原住民住在上了好幾道鎖的帳篷裡,他被徵召回到海軍飛行員基地執行任務,但他深陷飛行員父親在任務中蠢死的傷痛回憶(父親迫降時被誤認為一頭鹿,被獵人打死)。

《機飛總動員》劇照。

《機飛總動員》:消費《洛基》。

不過身為王牌飛行員的查理,在回到基地後,還得遇上更多新麻煩:他遇上了廉價版的方基墨、與高級版的凱莉麥吉莉絲——薇拉莉葛琳諾 (Valeria Golino) 絕對是 90 年代美貌最被忽略的女星之一。而且,查理辛的上司是個吃裡扒外的混蛋;上上司是我們剛剛提到的腦袋空空司令,他很明顯地在模仿時任美國總統布希(現在我們叫他老布希)。有這群隊友,誰還需要敵人?更別提那些開著米格機的敵人,跟講著外星語的《星際大戰》帝國軍沒兩樣。

《機飛總動員》劇照:薇拉莉葛琳諾。

薇拉莉葛琳諾。

奧蘭多守衛報 (Orlando Sentinel) 30 年前的影評標題,似乎是這部電影 30 年來最好的註腳:「在《機飛總動員》裡的白爛笑哏,有時很有趣」。這部電影裡有許多白爛笑哏,「有時」代表觀眾不是「隨時」都會因此發笑,但至少還是偶而會笑。我們用這句《機飛總動員》台詞來測試一下,看看你會不會笑出來:

「故意在比賽中落敗,就像跟你的親姐妹上床,沒錯,就算她身材姣好超有料,但那是非法的。」

現在的你可能在一秒意識到政治正確與道德倫理前先笑了出來,而《機飛總動員》還有很多這種近親笑話。

《機飛總動員》劇照。

《機飛總動員》。

《機飛總動員》還是從 ZAZ 的《笑彈龍虎榜》偷學了幾招,你能看到查理辛的求愛片段,完全是《洛基》+《亂世佳人》+《超人》的片段大集錦,就像《笑彈龍虎榜》用火車出山洞與油井噴發隱喻作愛,只是《笑彈龍虎榜》有更多的創意,而《機飛總動員》的創意層級淺薄了許多,這對 30 年後的觀眾而言,這種淺薄已經從令人發噱的笨拙,變成提不起嘴角的無聊了。

《機飛總動員》劇照。

《機飛總動員》用腹部煎蛋煎培根來隱喻作愛,有點浪費食物。

有趣的是,《機飛總動員》還真的跟《捍衛戰士》一樣,有大量的實機飛行與實物爆炸畫面,還不全是拙劣的電腦動畫。這對諧仿電影來說是難得的豪華。但我告訴你一個祕密:這些戰鬥機飛行畫面與航空母艦的遠拍畫面,其實是從其他電影剪輯回收再利用的。《機飛總動員》真的實踐了諧仿電影的消費本質。

《機飛總動員》劇照。

《機飛總動員》。

《機飛總動員》還是在全球拿到了 1.8 億美金的漂亮票房,但它也悄悄地降低了諧仿電影的水準,使它變成一個 30 年來並不常被聽到的名字。如今《捍衛戰士》在 30 多年後竟然還要推出續集,那麼,《機飛總動員》還會東山再起,再一次消費年近 60 歲的湯姆克魯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