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裡的是誰?是惡魔人啊!「VR 惡魔人展」將帶來極上感觀體驗,不敗的經典名作必須回味!

電影虎蘭花

「我的身體是惡魔,但有人類的心,我是惡魔人 (DEVIL MAN)!」

這是日本漫畫家永井豪即將迎來 50 周年的著作《惡魔人》(Devil Man) 中,主角不動明的經典台詞,也是日本將於 2021 年 4 月 28 日至 5 月 31,在虛擬空間視覺平台「VU Virtual Utopia」舉辦的展覽主題核心:「VR 惡魔人展~惡魔之心、人類之心~」,將集結 1972 年的永井豪漫畫版、1972 年東映動畫製作的 TV 版,以及 2018 年由湯淺政明執導的《惡魔人 Crybaby》三個版本的內容,帶粉絲橫跨不同的時代、不同的設定,親身感受《惡魔人》一路傳承至今仍然不朽的魅力。

由左至右分別為漫畫、TV版、新版改編

由左至右分別為漫畫、TV 版、新版改編。

一部長篇漫畫,少年漫也好、少女漫也好,無論中途遇到多艱困的難關,只要最後有皆大歡喜的 Happy End (HE) 就能大快人心!但即便偏好 HE,還是會遇到直到最後一格分鏡都極其揪心的作品,當下看完的震撼情緒此刻回想起來都還恍如昨日。例如擔心會超過心理負荷而自主規定一天只能看一集的《最終兵器彼女》、1988 年由動畫導演大友克洋製作的《AKIRA》,以及由湯淺政明改編——主角名字同樣為「AKIRA」——的《惡魔人 Crybaby》,再次讓我眼泛淚光看著片尾字幕,久久無法回復心情……

2018年於Netflix開播的《惡魔人Cry baby》

2018 年於 Netflix 開播的《惡魔人 Crybaby》。

 

1972 年,惡魔人降臨凡間,成為傳奇!

《惡魔人》起初在 1972 年同時推出 TV 動畫版與漫畫版,兩者雖然使用相同的設定,其實是不同的作品。

漫畫版中,平凡少年不動明由於父母長期在海外工作而寄宿在牧村家中,與牧村美樹就讀同一間學校,兩人也是自小到大的青梅竹馬。某天,不動明許久不見的好友飛鳥了回到這個城市,向他告知地球的古老原住民「惡魔」已出沒在人間,為了拯救人類,飛鳥了勸說他與惡魔合體!此時惡魔來襲,危急時刻,不動明答應這個請求,在召喚儀式下與惡魔「安蒙」融為一體,成為擁有惡魔身和人類心的「Devilman」。

惡魔人。

而 1972 年 TV 動畫版的開頭,則是為了要將災害降於人間,並讓冰封在喜瑪拉雅山中的前地球原住民惡魔族復活,安蒙襲擊了登山中的不動教授與其兒子不動明,並附身在他身上成為「惡魔人」,然而與牧村美樹相處過程中卻漸漸愛上她,原本的目的也因此動搖。

就算你從來沒看過這部作品,或許也聽過以下這首 OP:

「那個人是誰?是誰?是誰?那個人是惡魔、是惡魔人,是惡魔人啊!」

《惡魔人》(1972) Opening:

雖然歌曲耳熟能詳,不過後來提起《惡魔人》時大多為永井豪的漫畫版本哦,湯淺政明也是以此改編為新版動畫《惡魔人 Crybaby》,但這不是我們唯一需要感謝湯淺的理由——他無疑將這部經典作再次推向新的巔峰!

惡魔人。

 

成功連結時代的橋樑:湯淺政明《惡魔人 Crybaby》

改編作品會碰到的地雷相當多,如果不想搞出四不像,要嘛忠於原作,要不就是徹頭徹尾進行大改造。在湯淺政明一貫強烈的個人風格之下,《惡魔人 Crybaby》自然屬於後者。

惡魔人。

漫畫版的不動明(黑髮)、飛鳥了(白髮)與美樹。

首先,故事的背景從「男人有鬢角就是帥!」的時代拉到現今更受眾人喜愛並接受的時尚風格:不動明成為高挑的狂野帥哥、飛鳥了像是經過韓團培訓般變身為金髮美型男、小混混一群人則換成 Rapper 少年,透過歌詞反應或諷刺年輕人們對自身以及社會的想法,賦與這些配角們更深一層的存在意義。

惡魔人。

《惡魔人 Crybaby》的不動明更加溫柔,總為了他人的事情哭泣。

惡魔人。

不動明與飛鳥了這對 CP,鐵定迷倒不少腐女。

而女主角牧村美樹……根本是傑作!雖然失禮,但美樹在原作中潑辣且花癡的人設並不討我喜歡,而新版的美樹則被是位優秀的跑者,不僅外表與實力兼具被譽為田徑界的「魔女」,善良、又正面的個性更像是整部動畫的心靈與精神指標。就像不動明需要她來照亮自己的靈魂,觀眾也需要美樹來平衡《惡魔人 Crybaby》裡逐漸崩壞的人性,讓人類不會只剩下「無可救藥」四個字。

惡魔人。

新版牧村美樹,是個兼具正義感與善良的帥氣女孩。

然而出來社會走跳,該還的總是要還。我們從牧村美樹身上得到的越多,就會在迎來結局時哭得越慘……而優秀的悲劇就是這樣,就算被衝擊得無法喘息、呆看著螢幕久久無法平復,我們還是愛它。正因為有如此的鋪陳、正是因為這樣的結果,才能帶出這般震撼的劇情……可惡,這又愛又恨的心情,難不成是戀愛嗎?!(不對不對,錯棚了吧!)

惡魔人。

Rapper 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