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奧斯卡】榮獲最佳實景短片電影《遙遠的陌生人》: 他重複死了一百次,只想知道是否還得再死一千次?

也許你是個熱情的奧斯卡粉絲,會在頒獎典禮前通通看完所有入圍電影短片電影。但在電影院上映的通常只有長片電影,奧斯卡還有短片電影與紀錄長短片電影獎項。還好現在,我們也能在許多串流平台上看到這些非主流商業電影,而更棒的是,它們往往帶來不遑商業電影多讓的娛樂效果。今年奧斯卡最佳實景短片電影《遙遠的陌生人》已經在網飛上架。而這部電影絕對會讓你想起《蝴蝶效應》或《忌日快樂》。

已可於 Netflix 網飛供線上看,2021 奧斯卡最佳實景短片電影《遙遠的陌生人》劇照。

《遙遠的陌生人》。

 

《遙遠的陌生人》這是他的記憶,也是鮮明的社會記憶──

黑人漫畫家卡特在一夜溫存後醒來,他覺得與身邊的女孩也許不會只是一夜情,但現在他有更重要的事得做:他得回到一夜未歸的家,因為狗狗還在家裡等他。他走出女孩門口、點了一支菸、不小心撞到路人、起了點小爭執,而這些都被路旁的白人警官默克看到了,他懷疑卡特有問題:這個黑人為什麼身上有那麼多錢、他抽的菸好像是大麻、他似乎要攻擊路人……默克把卡特壓到牆上,要搜查他的包包。兩人發生肢體衝突,默克緊緊勒住卡特的脖子,而在卡特一聲聲「我無法呼吸」的求救中,他漸漸失去呼吸。

卡特在床上醒了過來,他又回到了女孩的床上,而剛剛被殺的記憶仍在,他還活著,世界又倒回他起床的一刻。

已可於 Netflix 網飛供線上看,2021 奧斯卡最佳實景短片電影《遙遠的陌生人》劇照。

《遙遠的陌生人》。

短片電影意味著這部電影沒有太長的篇幅可以悠哉鋪哏,這部 30 分鐘的電影很懂得在開場幾分鐘之內,便抓緊觀眾的注意力。卡特因警方過度巡查而遭勒斃,過程中不斷呼喊

「我不能呼吸」

,這是鮮明的社會記憶:引爆「黑人的命也是命」社會運動的 2020 年 5 月「喬治佛洛伊德 (George Floyd) 死亡案」,同樣也是因為警方執法過當,導致被單膝壓頸的佛洛伊德,在求救中窒息喪命。

已可於 Netflix 網飛供線上看,2021 奧斯卡最佳實景短片電影《遙遠的陌生人》劇照。

《遙遠的陌生人》。

而《遙遠的陌生人》更明顯影射的案件,其實是 2014 年的埃里克加納 (Eric Garner) 死亡案──警方懷疑加納販賣單支香菸,儘管加納否認自己在賣菸,他仍然被多名警察架住,並推倒在地上加以壓制,他重複了 11 次

「我喘不過氣」

後,而隨後在送醫到院前,加納停止心跳死亡。

已可於 Netflix 網飛供線上看,2021 奧斯卡最佳實景短片電影《遙遠的陌生人》劇照。

《遙遠的陌生人》。

 

大家喜愛的時間輪迴題材,但這一次你未必想看到

這影射得幾乎是案情重現的開場,卻用了一個類型電影的技巧做結:卡特又醒了過來,而他陷入了某種無限輪迴之中。我們在《蝴蝶效應》、《棕櫚泉不思議》、兩部《忌日快樂》、《今天暫時停止》、《啟動原始碼》、《極限遊戲》、還有近期的《迴路追殺令》等等電影裡都能看到這種劇情設計(而我一定還漏掉了哪一部)。這為《遙遠的陌生人》令人心沉的影射現實情節,突然打入一記強心針。但是,觀眾未必會為這輪迴遊戲感到興奮。

已可於 Netflix 網飛供線上看,2021 奧斯卡最佳實景短片電影《遙遠的陌生人》劇照。

《遙遠的陌生人》。

《棕櫚泉不思議》的輪迴可以享受一百種在棕櫚泉渡假的可能;《忌日快樂》裡有一百種死法與無限接關的推理遊戲。許多輪迴電影都讓觀眾滿足想像力,讓他們幻想如何使用大筆無限重複的時間。但是《遙遠的陌生人》不太一樣,卡特不是身懷重任的英雄,他只是個急著早晨返家看狗的平凡人,他身上沒有驚天陰謀、也沒有跟別人結下恩怨情仇。而他總是在走出門口後不久就被殺:被誤會為毒販而被殺、被誤會要奪槍被殺、在逃跑中被殺、在扭打中被殺……無論如何都會被殺……因為黑人就是這麼低賤的種族,他們充滿暴力、喜歡偷雞摸狗、不怕攻擊公權力。

已可於 Netflix 網飛供線上看,2021 奧斯卡最佳實景短片電影《遙遠的陌生人》劇照。

《遙遠的陌生人》。

卡特死了一百遍,而你很難感受他像《迴路追殺令》或《忌日快樂》主角那樣、在輪迴中最後對死亡無感的轉變。他像個真實生活中的黑人一樣死去,因為無數平凡到不可置信的理由,被誤殺、被刻意執法過當殺害、甚至是密謀殺害。

這些輪迴電影一開始給觀眾的問題都是「如何逃脫死亡輪迴」,而最後這個問題都會轉變到「為什麼他會被殺」。可是這問題對卡特來說太過熟悉,這是一個參加「黑人的命也是命」社運的人們都會問的問題:

為什麼黑人就是會因為執法過當而死?而且這種案件可以那麼多?

已可於 Netflix 網飛供線上看,2021 奧斯卡最佳實景短片電影《遙遠的陌生人》劇照。

《遙遠的陌生人》。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