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箱】松隆子日劇《大豆田永久子與三個前夫》: 愛情啊是放在櫥櫃裡一不注意就會掉落的義大利麵

大豆田永久子的名字,很像小說《1Q84》女主角青豆雅美,不過村上春樹讓女主角有「青豆」這個姓,是讓她覺得原本平凡的一生,是因為有個奇妙的姓,所以有了奇妙的人生,但是「大豆田永久子」名字的特別不只姓,更奇妙的是名:永久子。

你第一眼看到這個名字就會覺得很有趣的原因,想必除了這個很妙的姓名,還有後面的幾個字吧,因為有後面這幾個字,讓「大豆田永久子」這名字看起來有了反差:《大豆田永久子與三個前夫》(大豆田とわ子と三人の元夫),是的,永久子有三個前夫,代表她的三段婚姻都不是永久,那又為何叫作「永久子」呢?

松隆子主演日劇《大豆田永久子與三個前夫》。

 

透過螢幕,與你分享大豆田永久子平凡卻不平凡的日常

不過,說到底,有什麼事物是會永久的嗎?用得好好的紗窗,有時候還是會突然掉下來,用得好好的熱水器,有時候還是會突然壞掉(先是燙死人,再來是沒熱水只能從廚房去煮水再一鍋鍋倒進浴缸),大豆田永久子去參加表妹的婚禮,在那邊大肆宣揚自己離過三次婚的爸爸,在那邊笑談「第一次是 suddenly,第二次是 comedy,第三次,就是 fantasy 了~」(坂元先生可以去參加饒舌比賽了)。

你看,經歷三次的婚姻,何止是女兒口中把前夫們當成戲劇(第二任還真的是喜劇演員),離到第三次,都變成傳奇范特西了,簡直就是平凡的史詩。

日劇《大豆田永久子與三個前夫》。

伊藤沙莉在畫面外碎唸著大豆田永久子日常生活裡的細節:

大豆田啊,正在努力嘗試在不脫鞋的狀態,把鞋子裡的小石頭弄出來;大豆田啊,每次在公園跟別人做轉體運動,都跟別人相反沒有一次是對得上的;大豆田的女兒啊,雖然一岀生就處於叛逆期,但有時還是會鼓勵時常有點小悲觀的媽媽:「不用在意別人的眼光,妳把我照顧得很好啊。」

有了天之聲視角的伊藤沙莉嗓音,有了松隆子在戲的開頭結尾會對著鏡頭說話,讓這個充滿小細節的史詩日常,變成更後設、更幽默、更碎唸。

松隆子主演日劇《大豆田永久子與三個前夫》。

 

這就是坂元裕二、松隆子三度合作日劇《大豆田永久子與三個前夫》

不過,大豆田的日常生活,當然還是毛毛躁躁,因為坂元裕二給了這劇一個不分臺日,幾乎所有觀眾都會知道所以日常,但又絕對是異常超展開的開頭:母親逝世前告訴女兒喪禮細節在自己的 email 裡,但可能是太久沒開帳號竟然自動登出了,要換密碼又需要回答當初開帳號設的問題,所以,

「你養的第一隻寵物叫什麼名字?」

這個問題,她得要一一去問當時媽媽對待他們有如兒子的前夫們。

何止修羅場,要跟已經下定決心切斷的感情,重新拉線求連繫,根本是地獄中的地獄,但大豆田一開始也沒有這麼積極啦,只不過可能是在天上的媽媽安排,讓她在這個禮拜遇到三位前夫,讓她在工作最忙碌的時候憶起小時候與母親的相處,讓她記起媽媽當年告訴她:

「太獨立的人,是不會被珍惜的。」

而她的回應是:

「雖然獨立也很好,但我還是想被某個人珍惜。」

松隆子主演日劇《大豆田永久子與三個前夫》。

大豆田永久子也許就是這樣,才讓自己現在像繞了一圈又單身的婚姻世界從 suddenly 變成 fantasy。我行我素,金句不斷的神秘好友說:

「在路上撿到一百元花掉是犯罪,但離婚一百次不是。」

雖然要特地去戶政事務所辦理婚姻的各種事務,牽扯的時間及價值也許就已經超過一百圓(日幣),但離婚絕對不是罪過,因為愛情是一段選擇自己要什麼幸福的記憶累積,就像她在前夫們或約會對象吃到的每一餐,都那麼令人難忘:戀愛詐欺船長是「服務生叫她快跑的高級法式料理」,第三任是「嘴破還喝到加了鹽的咖啡」,第二任是「食堂地板很黏的咖哩飯」,第一任則是「吃了之後鼻子就不冰的柳川風烏龍麵」。

松隆子主演日劇《大豆田永久子與三個前夫》。

雖然當了社長之後,就沒有辦法跟一般員工吃平民的咖哩麵包,也像她也沒有跟戀愛詐欺船長看自己心念已久的電影《找到完美人生的幸福麵包》,但大豆田永久子還是在一次次與人的相處之中,在不完美的人生去那個吃了也不一定會幸福的麵包,大豆田永久子還是會在那群幼稚但溫柔的前夫們旁,像小孩一樣在春暖櫻開的好日子裡,開心地盪鞦韆。

投出保齡球只倒三瓶,那又怎樣,大豆田永久子歡呼「好耶」,因為現在獨立有好也有壞,史詩日常偶有小挫折,但大豆田永久子依然那麼開心,因為那就是大豆田永久子奇妙又不奇姓的人生。

《大豆田永久子與三個前夫》現於 friDay 影音與日同步跟播供線上看劇。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