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部電影可能是這間片商取過最好的少數幾個片名之一 : 《老娘叫譚雅》(I, Tonya)

對於海樂這家台灣片商來說,明年上映的這部電影可能是他們取過最好的少數幾個片名之一:不管是《神鬼駭客:史諾登》(Snowden)或是《極地追擊》(Wind River),海樂從未在片名上帶給本島觀眾更多的驚喜。但今年有一個例外,《攻敵必救》(Miss Sloane)來自全然的意譯,採取意譯而非直譯很容易讓這部電影淪為另一部「XX女王」,但《攻敵必救》的確取得夠傳神,甚至從片名上便揭櫫了電影的中心思想。接下來海樂另一個需要我們稱讚的譯名,來自明年他們將在1月26日上映的《老娘叫譚雅》(I, Tonya)。

這是一個信達雅的翻譯,它精準地把原片名裡那個無聲的逗點給翻出聲響來,光從這五個字甚至就能浮現譚雅哈丁美麗、卻漠不在乎的表情。而譚雅哈丁是個永遠無法令世人遺忘的名字,它代表了瘋狂、醜聞、與無所不用其極。

譚雅與許多偉大的女子溜冰選手一樣,從非常年輕時就能看出她的巨大潛力,在她小時開始學習溜冰時,她就有辦法以幼小的身軀跳得比同輩選手還高。是的,她有潛力,但天生潛質並無法解釋這種成績,《老娘叫譚雅》便從譚雅幼年的故事講起,從她專制霸道母親的斯巴達訓練講起,有人小時候看鯉魚躍龍門,長大後就當了大統領;而譚雅能夠成為美國第一位能夠凌空跳出三圈半美技的女子選手,似乎來自於她小時近乎凌虐的殘酷教養:那種跳躍的高度彷彿像是一種對現實的掙脫。

譚雅哈丁擁有許多美國第一的溜冰成績,對於九零年代仍然輝煌的美國女子溜冰界來說,譚雅無疑地是未來引領美國體育偉業的下一代宗師,但同時這也讓人們對她在1994年全美女子溜冰冠軍杯期間,所發生的傷害醜聞格外無法理解:她被控教唆前夫雇用黑幫,以警棍襲擊另一位溜冰選手南西凱莉根,造成對方膝關節與大腿受傷。相信哈丁是為了讓凱莉根無法參加下個月的挪威冬季奧運,才下此毒手。兩年前她們也曾經在艾伯特維爾冬季奧運的溜冰場上對決,那次凱莉根奪得了銅牌,而哈丁正是第四名。

左為譚雅、右為凱莉根

最終,譚雅認罪協商,同意透露更多案情細節而免於牢獄之災,但這整件事件已經成為了美國人永遠難忘的回憶,選手們在場上的勾心鬥角竟然演變成一件傷害醜聞,如同邪惡女巫攻擊冰上女王一般充滿八卦與童話氣氛的情節,更是新聞、談話節目與脫口秀最愛的題材,往日的冰上甜心譚雅瞬間成為了忌妒與狠心的代名詞,而傷後復出的凱莉根成為了克服傷痛的堅毅倖存者--她最後在挪威冬季奧運拿到了銀牌--雖然她們日後的際遇天差地遠,但相同的是,她們的人生都因為這件傷害案而面目全非。

這是一樁現實比想像還瘋狂的真實故事,這種題材在過去往往是馬丁史柯西斯的拿手好戲,而從《老娘叫譚雅》的預告看來,還真有史柯西斯的快速度zoom in運鏡與零碎的剪接風格。當然,你也可以為了瑪格羅比進戲院看這部電影,羅比可是紮紮實實訓練了五個多月的溜冰技巧,她甚至幾乎能夠親自完成空轉三圈半的美技,而除了溜冰之外,要當個無情婊子更是瑪格羅比的看家演技,你可以在預告裡看到這一幕--她當著兩千名飾演觀眾的臨演面前,向著裁判大吼:「吸我的懶X啦!」

對女演員來說,今年的奧斯卡依舊有些擁擠,但瑪格羅比看來仍然很有希望(在老媽媽史翠普面前),她走回讓她一砲而紅的偏差性格美女路線,耍狠耍妒耍瘋狂,這讓我甚至期待明年的1月26日進場的那一刻,期待我最好心情不佳,來讓她的譚雅哈丁好好地點燃我的滿滿負面情緒。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