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破碎的瞬間》:青春的破碎,是名為成長的變身與愛的救贖

愛,可以拯救一切。雖然這句話早已成為老掉牙的台詞,卻依舊是足以撼動人心的至理名言。

如果看過導演 SABU 去年於金馬影展播映的《愛在陰陽兩極擺》,著迷於導演對於黑色喜劇,遊走於成熟大人的愛戀與奇幻的掌握度,改編自同名小說的《破碎的瞬間》,則是乍看是一部由年輕偶像演員包裝的商業電影,實質卻是揉和校園霸凌議題的青春傷痛。

《破碎的瞬間》。

《破碎的瞬間》(砕け散るところを見せてあげる)的殘酷雖然不及《三角草的春天》,但是整體的反轉與悲壯,無不讓人想到古谷實的《白晝之雨》與《不道德的秘密》,前者是風格驟變的急轉直下,後者是逝去的青春與悲劇。本片將原本看似小情小愛的「救贖」,結合「何謂英雄」的命題,成就一部在青春愛情、奇幻驚悚等各式元素中,讓人又哭又感動甚至是嚇出一身冷汗的青春紀事。

 

「我爸曾是個英雄」

《破碎的瞬間》以倒敘法將死去的父親之所以會被從未見過的兒子稱為「英雄」開始說起,雖然以電影的手法來看略顯多餘,在結尾的處理上也過於虎頭蛇尾,但《破碎的瞬間》之所以被喻為「難以被影像化的作品」,即是因為小說原著中大玩「插敘法」,並且玩轉「第一人稱」視角切換,讓「你」與「我」變成各自表述的文字圈套,直至結局才讓讀者恍然大悟。

《破碎的瞬間》電影劇照。

然而這樣的寫作手法,來到影像上幾乎完全行不通,使得《破碎的瞬間》開場的倒敘變得沒有太大的意義,成了單純忠於原著的拍法。而開場由原田知世飾演的母親,口中所說著的英雄的三大守則,也早已瓦解人物關係的懸念:

一、英雄看到敵人絕對不會離陣脫逃
二、英雄不會只為自己而戰
三、英雄絕對不會輸

因此電影《破碎的瞬間》驚人的轉折,是圍繞在「英雄」與「破碎」之間,為了擊落 UFO 而在青春之路上騎著腳踏車狂奔的兩條生命。

 

「這女孩是個會因痛苦而哭泣的普通女子」

當你看見校園霸凌的瞬間,會出手相救嗎?與多數單方面描寫校園霸凌的電影不同,《破碎的瞬間》的出手源自於「同理心」。電影透過曾被當作邊緣人的濱田清澄(中川大志 飾),偶然撞見朝會上被全年級霸凌的蔵本玻璃(石井杏奈 飾),決定以學長的身份「拯救」對方。

《破碎的瞬間》中川大志。

不是虛偽的正義,而是打從心底的關心,本片透過大量的對白,將這個被人笑稱很閒的學長,又簡稱「閒長」的濱田清澄形塑得極為立體。不管是一場又一場把對方的鞋子放回鞋櫃,還是在得知對方的名字其實不是「針 HaRi」而是「玻璃 HaRi」後,為對方重新貼上名條。清澄的出現,讓玻璃重新找回自己,是只要有日照,就能發光的玻璃。

《破碎的瞬間》石井杏奈。

「我也要變強,把 UFO 擊落」

「我們一起把 UFO 打下來」

《破碎的瞬間》以大量的對話堆疊,每一幕高達數十分鐘的互動,靠得是主角們丟與接的功力,自然的對話甚至是時而充滿幽默感的互動,讓電影前半段維持在高度的舒服感,與後半段戲劇化的張力形成強烈對比。

在那容易充滿天馬行空幻想的年紀,清澄幻想著能成為「超級英雄」,即便只是聽起來超弱的紅豆湯英雄;玻璃將內心的孤獨與恐懼比擬成巨大的「UFO」,自己是被幽浮籠罩其中的弱女子。雖然《破碎的瞬間》遵循著典型的英雄救美情節,但本片透過兩條友誼支線的加入,將同理心與認同感,甚至是青春期的佔有慾,伴隨成長的議題,讓「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別人」的英雄守則,成為兩個人走下去的勇氣。

《破碎的瞬間》中川大志、石井杏奈。

在近乎氾濫的日本青春純愛電影中,《破碎的瞬間》提供不一樣的視角與戲劇化,尤以最後二十分鐘劇情的急轉直下,讓純愛成為沾滿血的紅雨。只可惜,原本前半段自然的對白,成為略顯浮誇的狗血,數年後的劇情交待更成為節奏感失衡的趕進度成為一大敗筆,也讓電影的收尾顯得更加虎頭蛇尾。

《破碎的瞬間》依舊是很一部很 SABU 的電影,他的評價兩極來自於同樣的效果,可以是對白上的幽默,也可以冗長的尬聊,風格大變的結果也容易使人摸不著頭緒。但追根究低,屬於青春的破碎瞬間,都是名為成長的變身與愛的救贖。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