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異變者》:以療癒為名的假溫情

你真的看得清,自己真實的樣貌嗎?這世界上每個名為「人類」的生物,或許都只是一個又一個異變者,且尋找著總有一天能遇到讓自己卸下「形狀」的那個人。

別對清水崇抱有太高的期待值,其實是先為自己設下一條安全防線,當年可以拍出《咒怨》的恐怖大師,在複雜的政治、社會、民族身份掙扎中,探討深層的人性與悲劇的清水崇,現今,早已淪為「裝神弄鬼」的鬼片生產線大師。

導演清水崇。

導演清水崇。

因此原本還很期待近年積極進攻日本影視市場的 Netflix,是否能將清水崇提升至另一境界,畢竟有園子溫的《在無愛之森放森吶喊》、三宅唱的《咒怨之始》的案例在前。然而,作為今年奇幻影展開幕片、改編自山本英夫的同名驚悚漫畫的《異變者》,其完成度卻僅限於技術層面,雖然做足了懸疑感與高質量的 CG 呈現,最終仍敗在欠缺高潮迭起的節奏感,後半段大量的說教、解釋性與直白的台詞,甚至在最後偏移了原作的核心概念,讓《異變者》成為一部打壞一手好牌的半成品。

異變者。

《異變者》描述一名以車子為家、看似流浪漢卻有花不完的錢的名越進(綾野剛 飾)被奇怪的男子伊藤學(成田凌 飾)找上,半脅迫進行一場大腦開發實驗手術「顱骨穿孔術」。清水崇是一個很擅於透過「視覺」營造恐怖氣氛的導演,電影開場的腦洞大開,搭配鑽孔聲與望向其中的眼球,的確成功營造能讓人不寒而慄的奇幻驚悚感。

電影《異變者》成功還原漫畫中,只要遮住右眼,名越進就能看見人類的「非人樣貌」的能力,整體的特效十分有誠意,不管是機器人、沙女、透明人,本片都成功地透過「視覺」將觀眾拉到《異變者》的世界觀。然而,讓人難以苟同的人物塑造,包括名越進的人格問題與行為,基本上已經超越現在台灣觀眾在討論《消失的情人節》、《當男人戀愛時》,男性的性暴力與侵入,被過度美化的英雄主義情節。將強暴合理化成男性對於女性的拯救,即便是漫畫的橋段也難以令人信服,甚至是過分的不舒服。

《異變者》劇照。

 

「你也有從我身上看見你自己嗎」

本片大幅修改漫畫情節,最後無臉女的故事也成為電影中的原創情節,原著漫畫講述的「撕掉標籤與皮囊,解放人性的黑暗面」,來到電影卻成為「尋找活著的理由」。而有如驅魔師的設定,卻莫名變成主角尋找自我的旅程,以及無法自圓其說的單元劇。《異變者》一點也不適合被拍成電影。

當你以為這是一部懸疑驚悚電影,最後才發現,被開腦洞的人其實是觀眾,那一道道以療癒為名的「假溫情」,是故弄玄虛與令人感到無所適從的中二。浪費了綾野剛與成田凌的好演技,石井杏奈演技再度大爆發成了唯一亮點。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