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超越無限兩分鐘》:回到電影的「初衷」,單純說好一個故事

如果可以預知未來,你想知道什麼?就算是只有兩分鐘的未來?

奇幻影展之所以奇幻,在於它的瘋狂是從地表到宇宙的「無限」,但最奇幻的是,你總能看到許多「超越」自己想像的電影,即便是一部只透過一個「簡單」概念呈現的電影。

如果要用一部電影詮釋奇幻影展,今年日片代表絕對非《超越無限兩分鐘》(ドロステのはてで僕ら)莫屬。輕鬆幽默卻又充滿「電影人」的巧思,手機拍攝的一鏡到底,雖然只有短短的 70 分鐘卻令人回味無窮,而且絕對超過兩分鐘。

《超越無限兩分鐘》電影海報。

《超越無限兩分鐘》電影海報。

 

群眾募資的科幻小品,創意與完整度值得讚賞

不管是時間暫停、穿越時空,日本人對於「時空」的情有獨鍾已經到近乎瘋狂的程度,最後儼然成為一場比誰能夠自圓其說的擂台大賽。因此,沒有偶包、全片靠群眾募資、沒有知名演員與票房壓力的《超越無限兩分鐘》,體現的正是一部電影最該有的「初衷」,單純說好一個故事。

《超越無限兩分鐘》卡司(左起):朝倉禮生、土佐和成、藤谷理子。

《超越無限兩分鐘》卡司(左起):朝倉禮生、土佐和成、藤谷理子。

作為京都知名劇團「歐洲企劃」的首部電影,本片的完成度與創意的確值得讚賞,但當你發現歐洲企劃的劇團代表是「上田誠」時,或許也就沒有好意外。其編導的舞台劇不只曾被改編成電影《夏日時光機》、《彎曲吧!湯匙》,近年更成為森見登美彦的御用編劇,接連改編《春宵苦短,少女前進吧!》、《企鵝公路》的動畫電影。

《超越無限兩分鐘》劇照。

《超越無限兩分鐘》。

 

用兩分鐘無限延伸未來,人類的命運操之於誰?

《超越無限兩分鐘》描述一間咖啡店老闆突然發現,位處二樓的住所和樓下的咖啡廳,居然產生了「時差」,而螢幕中正在和自己說話的那個人,正是「兩分鐘」後的自己。

本片驚人的娛樂效果,來自於主客視角的切換與「重複性」,兩分鐘前的第一人稱,與兩分鐘後的第三人稱,是電影透過「時間差」營造而出的笑點,是兩分鐘後觀眾才會被搔到癢處的延遲。

《超越無限兩分鐘》劇照。

《超越無限兩分鐘》酒井善史。

即便觀眾早已知道兩分鐘後會發生什麼事情,甚至是四分鐘、六分鐘後,來自螢幕另一端的「回放」或者可以說是「鋪陳」,也都成為電影中那驚人的「回馬槍」。

而本片不只是玩轉「德羅斯特效應」,將觀眾吸進那一層又一層的視窗,另一方面,透過咖啡店老闆對於預知未來的恐懼,帶出「不要被未來牽著鼻子走」的命題。

《超越無限兩分鐘》劇照。

土佐和成(右)與朝倉禮生(左)。

當多數電影都在討論改變過去後,對於未來會產生的時間悖論,《超越無限兩分鐘》反而以不說教卻又有如一股暖流的敘事,讓「既定的未來」成為可以超越兩分鐘、德羅斯特效應的啟發。

《超越無限兩分鐘》的可愛之處,就像咖啡店老闆與心儀的鄰居所喜愛的《哆啦A夢》,雖然我們都幻想能透過百寶袋改變現況,但最終人性的可愛之處與可能性,都是不需要藉由任何的道具,甚至是預知未來就能夠「反轉」的。

電影資訊

超越無限兩分鐘 Beyond the Infinite Two Minutes

上映日期
2021/04/10
超越無限兩分鐘_Beyond the Infinite Two Minutes_電影海報

導演

山口淳太

劇情

故事講述一間平凡無奇的咖啡店,老闆、店員和常客試圖將店裡與二樓住宅的兩分鐘的「時差」延長,用來預見趨勢進而飛黃騰達。沒想到現實不可承受的逆轉,竟指向意想不到的橫禍。 京都知名劇團 EUROPE KIKAKU 與東京獨立戲院 Tollywood 合作,導演山口淳太把劇團的科幻喜劇狂想搬上大銀幕。《超越無限兩分鐘》全片沒有特效輔助,卻能憑著精密計算和天衣無縫的默契,讓線性拍攝創造非線性邏輯,一鏡到底也能超時空跳躍。

IMDB
--
Rotten Tomatoes
--
PTT
好雷
100%
觀看完整介紹
超越無限兩分鐘_Beyond the Infinite Two Minutes_電影海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