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放】劇如其名的《薛西弗斯的神話》:一場徒勞無功的荒謬循環

潘光中

真的很久沒有像這樣帶著失望、疑惑、甚至有點憤怒的情緒,看完一部戲的大結局。

「一切偉大的行動和思想,都有一個微不足道的開始。」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卡繆(Albert Camus)在他的哲思筆記《薛西弗斯的神話》(The Myth of Sisyphus)裡,用這句話作為全書哲學思辨的起頭。對照同名韓劇,似乎可以把這句話修改倒裝為「這個微不足道的荒誕結局,源自一個偉大的構思。」不過可惜的是,編劇李在仁、全燦浩很顯然志大才疏。

朴信惠、曹承佑《薛西弗斯的神話》劇照

後段拼命灑糖卻完全感受不到CP感的男女主組合

上次在開箱文曾經提到兩位編劇上次的失敗經歷,以及這次借鑒了過多科幻大作的橋段拼湊,卻沒能統合出一個有力的核心概念來說服觀眾;在其他平台發表期中心得時也說過:這個故事立意甚佳,可惜沒在既有文本上截長補短、去蕪存菁。前十四集的劇情累積太多斷點,雖然第十五集利用金炳哲飾演的「西格瑪」徐元朱(吉福)回顧自己淒涼乖舛的一生,試圖把所有斷點連接起來,但是整體邏輯上的漏洞早已大到無法彌補。第十六集則是修補東基/瑞海、亨道/冰冰(芷恩)這兩組破碎的親子關係,或許多少能掙得部分觀眾一掬同情之淚,可惜整部戲在情感線上的支離破滅,單靠幾場小戲也難挽頹勢。

《薛西弗斯的神話》劇照

動作場面的設計不當也是本劇一大敗筆

另外,金勝福(太仁鎬 飾)在最後一集的立場反轉的確是個意外驚奇,但是他的動機與西格瑪對照卻顯得太過雷同。當然整個故事多數角色的動機都很近似:因為遺憾、因為忌妒、因為放不下……但是這種懸疑類型的故事仍然有個基本結構──越晚揭曉的人物動機,越切合故事的內面主旨。既然西格瑪的人生目標已經是向終其一生都追不上的泰術復仇,把他的一切都據為己有,而且事實上也真的達成了(至少在前一次的循環裡);那麼在泰術好不容易打破循環之後,又安排勝福用同樣的理由槍殺瑞海、逼迫泰術,雖然可以強化泰術最後決定自我了結的決心,但是一來不過是重複的2.0版,二來想凸顯的宿命意味又與吉福結尾戲的功能相互矛盾,真的只是徒增敗筆。

曹承佑《薛西弗斯的神話》官方海報

只希望這是曹叔演藝生涯最後一次挑錯劇本

卡繆的《薛西弗斯的神話》講述著人生的荒謬、荒誕、毫無意義,就像每天重複把石頭推上山又看著它滾下山崖的薛西弗斯一樣,要不是「生存本身就是對荒誕最有力的反抗。」,否則「(人類的生存)本質上是毫無意義的」。泰術最後的那個反抗,為他自己贏來一小段真假難辨的夢幻時刻,卻也正式把整個故事定調為不折不扣的荒誕派戲劇:

「主角被塑造成看似悲劇、實則可笑的形象,被迫在絕望的處境下重複毫無意義的行為,對白充斥著陳腔濫調、反覆出現的文字遊戲,重複的情節中偶有荒謬的展開,以至於所有對現實世界的悲鳴指控都顯得滑稽且無力。」──馬丁艾斯林(Martin Esslin)《荒誕戲劇論》(The Theatre of the Absurd)

《薛西弗斯的神話》官方海報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