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寫】電影魔王列傳!馬克史壯建議你,躲在牆角對成為壞蛋很有幫助

在許多時常於銀幕上飾演魔王的演員裡,史壯是一個有點不同的例子,對他來說,飾演這些暴躁的黑社會老大、冷血殺手、還有口是心非的外星人,他都能從其中得到一種落差的快感。表演於他而言,似乎是一種心理治療、或是發洩負面情緒的管道,他在童年時也必須透過不同角色來保護自己,而現在他不需要這種保護了,卻能繼續飾演那些窮凶惡極的角色,來平衡自己的心理健康程度。

《玩命左輪》馬克史壯。

《玩命左輪》馬克史壯。

有趣的是,這也同時增加了他飾演反派的角色深度——他不需要這些角色故作聲勢地張牙舞爪,他需要這些角色是真的邪惡,這才能讓他獲得某種程度上的背德快感。馬克史壯最喜愛的銀幕壞蛋演員,第一是大家都喜歡(害怕)的《沉默的羔羊》裡的安東尼霍普金斯,第二是《辛德勒的名單》(Schindler’s List) 裡的雷夫范恩斯 (Ralph Fiennes)。這兩位演員飾演反派的壞蛋,都不是持續加大音量與扭曲他們的表情,你可以發現,史壯正努力地向他們看齊。

《特攻聯盟》馬克史壯。

《特攻聯盟》馬克史壯。

漢尼拔醫生不是生下來就成為吃人魔,史壯喜愛飾演反派的另一個原因,就是有機會演出這些討厭的反派之所以變得討厭又邪惡的原因。他表示

「我想知道,是什麼原因讓他們決定做壞事,我不相信世界是非黑即白的,每個人都有善良與邪惡的一面。」

這有點呼應史壯的成長背景:他原本可能因為幼年的際遇而踏上歪路,甚至真實成為一個他飾演過的反派,但是他沒有。而每一次飾演反派,都像是一次回到過去的平行世界之旅,他清楚自己在這些鏡頭前的惡行都不是真的,反過來,這種演出反而帶來一種安心感。

《羅賓漢》馬克史壯。

《羅賓漢》馬克史壯。

而史壯私底下仍然保持著「蹲低一點」的人生觀:他不參加那些電影公司舉辦的狂歡派對,也沒興趣在夜店暢飲三百。對史壯來說,工作似乎是他在兩個國家電影電視圈唯一的任務,除了不斷接戲之外,他也鮮少接受媒體訪問。這種極為低調的工作態度極為少見——這讓他更像是一位公務員而非電影明星。這種人生觀除了來自他童年養成的人格特質之外,還來自 90 年代事業不得志時期的經驗:那時他有一整年只能在舞台上擔任路人甲。

《星塵傳奇》馬克史壯。

《星塵傳奇》馬克史壯。

「(這段時期)讓我了解,當我看著像是伊恩麥克連、或是布萊恩考克斯這樣很清楚他們該做什麼的人在表演時,其他想要出名的念頭對我來說就一點都不重要了,也許內斂一點、笨拙一點,誰知道呢?我不需要名氣來協助我演戲,我學到的,就是把握每個機會,然後努力工作。」

《諜影行動》馬克史壯。

《諜影行動》馬克史壯。

從前輩身上學到名氣並不是成為名演員的必要條件,同時史壯也看到那些比自己早有成就的同學或同事們,為了躲避名利隨之而來的狗仔、或是為了維護自己的名氣,而必須擔心度日。這讓他覺得,能夠抓在手中的才最真實。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擅長的是飾演反派、壞蛋與魔王,而這些角色更加不需要名氣加持。

《00:30 凌晨密令》馬克史壯。

《00:30 凌晨密令》馬克史壯。

「如果我必須說服觀眾,我是一個紐約黑幫老大、或是約旦情報局的領導,那麼讓大家清楚我日常的家居生活、或是知道我愛喝什麼、還是知道我都去哪裡泡酒吧,這些對我的表演沒有任何幫助,我寧可躲在牆角,那樣真的會好很多。」

馬克史壯與丹尼爾克雷格是多年拜把好兄弟。

馬克史壯與丹尼爾克雷格是多年拜把好兄弟。

這種低調又盡職的工作態度,繼續讓馬克史壯的使壞之路走得平順,你會發現有許多觀眾已經淪為史壯冷酷魅力下的粉絲,當史壯穿起貼身西裝,眉毛都不動一下地說出讓主角憤怒的台詞時,那種帥勁彷彿可以輕易地抵銷這個角色的罪惡。即便在武漢肺炎肆虐的 2020 年,在許多演員都只能賦閒在家時,沒有表演機會的史壯,仍然能替紀錄片影集配音、為國家防疫影片獻聲——他不需要現身,只需要低沉嗓音,就自帶一種令人服貼的威嚴。

英國政府一系列防疫宣傳短片由史壯配音:

當然,這位魔王公務員的魅力其實早就不言可喻:我們早已習慣他是「邪惡」的代名詞,而且奇怪的是,我們卻不討厭邪惡以史壯的形象現身。史壯正在拍攝的下一部電影裡,女主角被不明疾病所困,而一名新聘僱的菲律賓女傭,發現了女主角家中的黑暗祕密……而史壯飾演女主角的老公,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馬克史壯這次八成又要搞點事了。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