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吉卜力飯」逼人口水直流!吉卜力電影裡的美食有什麼特殊象徵意義?

第 3 名:《崖上的波妞》火腿泡麵

媽媽煮的麵可能比不上專業拉麵師傅的手藝,但絕對是許多人回憶裡一生難忘的美味。在《崖上的波妞》裡,媽媽與兒子宗介一起渡過了刺激程度堪比《法櫃奇兵》的颱風天返家之旅,媽媽隨後做了泡麵給宗介與陌生的波妞吃。你可以看到吉卜力電影在上述《心之谷》與《神隱少女》的例子後,又再度用食物來作為一段辛苦旅程的終點,這意味著這碗麵除了美味,更重要的還代表著溫暖 ── 這部動畫電影很用力地畫出拉麵蒸氣氤氲的模樣,那股熱氣幾乎都要讓我們的眼鏡罩霧,而且讓我們忘記…… 這只是碗泡麵。

電影《崖上的波妞》。

颱風停電夜晚做不出複雜的泡麵,這碗泡麵看起來很簡單,有半顆水煮蛋、青蔥、湯上浮著油光、還有無法忽視的兩片超大火腿 ── 妳能再次發現吉卜力的細膩,這些食材不是既成食品,就是在微弱燈光下也能做好的食物。《崖上的波妞》把整段泡麵的過程都呈現出來,包括了熱水倒入碗中的咕嚕聲、乾麵在水中膨脹時的翻騰模樣、甚至還有孩子等不了 3 分鐘,拿起桌上殘餘的碎麵吃的樣子。最終媽媽揭開碗蓋的時刻,鏡頭還給了這碗媽媽偷偷加進火腿的泡麵,一個長達 3 秒鐘的特寫,《崖上的波妞》的壞心眼路人皆知。

電影《崖上的波妞》。

你能從宗介與波妞興奮的眼神之中,看得出孩子們非常歡迎這碗泡麵 ── 而波妞甚至應該從來沒見過或吃過火腿,而她竟然伸手到很燙的湯裡,捏起火腿送入口中。這可能也是許多觀眾在這 3 秒鐘特寫裡的共同衝動。

 

第 2 名:《霍爾的移動城堡》培根蛋

發現了嗎?吉卜力飯幾乎都是大碗滿意的料理,因為這些料理大多都被賦予了療癒主角的任務。即便是外國觀眾在熟悉不過的培根蛋早餐,在《霍爾的移動城堡》裡也變得不太一樣 ── 與一般煎到薄薄「恰恰」的培根不同,《霍爾的移動城堡》鍋中的培根非常的厚,在油鍋裡被煎得滋滋作響,從視覺與聽覺上都刺激觀眾的味蕾。

電影《霍爾的移動城堡》。

但是說實話,培根蛋不是重點,重點是木村拓哉配音的霍爾。原本女主角蘇菲正在煎培根,而霍爾靠近過來,一隻手握上了蘇菲拿著鍋鏟的手,說了「讓我來」。這其實是《霍爾的移動城堡》…… 甚至應該說是所有的吉卜力電影裡,都罕見的情慾片段。木村拓哉沉穩的聲音、加上電影細膩的料理手法描寫、與霍爾不客氣又溫柔的姿態,讓呆在一旁的蘇菲(與觀眾們)無不眼冒愛心。

電影《霍爾的移動城堡》。

霍爾一邊微笑著,一邊單手打蛋、下蛋、順手把蛋殼丟進火裡;鍋中油泡四起、甚至還畫了噴油而飛濺的細沫;霍爾右手舉起冒煙的鍋子,一邊豪氣地用左手推開桌上雜物,再換手(吉卜力連慣用手的描繪都不放過)把蛋與培根分進盤中;他用拇指推著小刀切開麵包(同樣切得很厚),然後舉起碗(用碗裝咖啡理應看起來很蠢),向大家說著:

「諸君!開動吧!享用豐盛的早餐!」

電影《霍爾的移動城堡》。

請注意手指的描寫。

你說這場戲不是在為霍爾的魅力打底、不會讓觀眾對木村拓哉的迷戀與銀幕上的霍爾結合在一起、不會讓觀眾有心動(或胃蠕動)的感覺,我不相信。

 

第 1 名:《天空之城》太陽蛋吐司

在許多榜單裡都名列前茅的吉卜力飯,卻是最樸實的一道料理 ── 它甚至不太會被稱作料理,是男主角巴魯做的太陽蛋吐司。一片單面煎的太陽蛋、一片吐司,完~成~了~

電影《天空之城》。

《天空之城》是吉卜力工作室的第一部創業作品(《風之谷》在吉卜力誕生前製作),也可以說,在這部電影裡出現的太陽蛋吐司,雖然不像 18 年後的《霍爾的移動城堡》培根蛋早餐呈現那麼多畫面與動作細節,但它卻奠定了往後吉卜力電影中,吉卜力飯的幾大原則:「作為刺激或艱苦劇情後的撫慰工具」、「細膩描寫」以及「簡單又有份量」。

電影《天空之城》。

在巴魯與希達有空坐下來吃他們各自的半片太陽蛋吐司前,他們一路逃避空賊朵拉一族的追捕;駕著火車逃跑;以為遇上了執法單位可以獲得安全,卻發現對方是不懷好意的特務,最後一路逃亡的小倆口,甚至還掉下了深邃的礦坑。於是,這片吐司就代表著他們終於可以休息的信號。此外,雖然太陽蛋吐司好像有點寒酸,但這片太陽蛋裡卻有玄機 ── 妳能看到半熟蛋黃表面,還有一層透明的薄膜,此外還有焦黃的蛋白邊緣。

電影《天空之城》。

別忘了,這是 1986 年的動畫電影,那個年代,還是手塚治虫自豪動畫張數不需要太多的年代,極簡的畫面描繪是很常見的業界風格,但吉卜力卻大膽地反其道而行,把一片太陽蛋畫得如此細膩(更別提希達小口把蛋吸進口裡的動作),這同時挑戰了當年的觀眾認知 ── 或者我們可以用雙關語的方式說,這片蛋吐司「撐大」了觀眾的「胃口」。當然,我還要提一下,雖然只有一片蛋看起來吃不飽,但是,吐司卻又切得極厚,跟厚片的厚度差不多了。果然,巴魯才剛要登大漢啊……

電影《天空之城》。

 

所謂動畫技術,就是表現食物美味的技術

三鷹吉卜力美術館,也曾經舉辦過以吉卜力飯為題的展覽,負責企劃的宮崎吾朗表示

「所謂的動畫技術,就是把食物的美味表現出來的技術。」

他舉例表示,《紅豬》裡一段菲歐喝著瓶裝檸檬水的片段,看來平凡無奇,但在這短短的片段中,卻有許多吉卜力的堅持。包括了因瓶子位置而變換的液體複雜色層、還有瓶中檸檬汁表面振盪的形式等等,宮崎駿對每一個細節都做了非常細瑣的指示。導演逼死人的要求,以及動畫團隊的技術,才能讓這些我們也做得出來的食物,在銀幕上看起來特別吸引人。

電影《紅豬》。

《紅豬》。

吉卜力飯不只讓我們在看電影時必須承受胃酸翻滾的痛苦,它更能在日常生活裡,讓我們一秒回到這些電影裡的名場景,還能給你一個下廚的好機會(然後這些料理照片還能幫你賺來幾百個讚)。食材簡單、料理方式簡單的吉卜力飯除了以上的特色之外,它們也許還要告訴我們一個道理:不需要山珍海味,承擔著情感的食物,也許才是真的美味。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