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鮭魚」教會我們的名字大小事:《淑女鳥》《神隱少女》等電影中的「名字」給我們的啟示

4. 《決勝女王》與靈魂生命

這段《激情年代》最著名的獨白,也出現在 2017 年《決勝女王》,當時在法庭上的 Molly,即使法官誘以污點證人將可無罪釋放,Molly 依舊表示寧可坐牢也不願供出客戶名單,因為保有自己姓名的清白,是活下去與做生意的必要條件。

在西方文化,常有人會

「以上帝之名,我……」

做為發誓的開場。「上帝之『名』」能夠當成發誓的發語詞,因為光是提出「上帝的『名』」,就已經達到神聖、公正、與真理的目的。「名字」具有擁有者的「精神與靈魂」,於是,若以「神之名」發誓,意味說話者的內容已經注入上帝的靈魂,擁有絕對的公正與真實。

在《激情年代》與《決勝女王》中的 Proctor 和 Molly 都「寧可被誤會,也要保有姓名的清白」,兩人這種誓死明譽的氣節,都說明「名字」等同於個人的忠節義氣與精神靈魂,必須以個人的性命與自由去維護,因為假若失去名字,將失去人格,同時也等同於失去自我存在的意義。

電影《決勝女王》。

5. 《神隱少女》與回家的路

在《神隱少女》,剛來到異世界的千尋,為了獲得生存與營救雙親的機會,於是傻傻地出賣自己的姓名,向湯婆婆換取工作。於是,「获野千尋」簡化為「小千」。自此,失去原本姓名的小千,跟當初的白龍一樣,在異世界漸漸失去自我、忘卻自己、甚至忘記回家的路。

湯婆婆取走小千的姓氏「荻野」與單名「尋」。失去姓氏,讓小千失去與父母的聯結,這是湯婆婆刻意要讓小千逐漸遺忘已經變成豬的雙親。被取走的「尋」字,則是湯婆婆的奴役手段,故意要讓小千忘卻追尋與尋找。如此,小千只能活在湯婆婆設定的人生與勞役,而無法追尋自我、尋找父母,當然也無法成就自我、尋根回家。

還好,苦於曾經生去名字的白龍,明白湯婆婆的伎倆,也出於真情之愛,特別為小千記下名字。隨後,雖然在湯屋幾經勞役苦工,小千終究變得意志茁壯、堅毅勇敢、也產生自我。

時機成熟時,白龍將小千已經遺忘的名字歸還給她。尋回姓名的千尋,頓時回復記憶,也回想起家鄉(根)的一條小溪。原來,白龍是家鄉小溪裡的龍神呀。姓名在《神隱少女》,不只連結父母、連結家鄉、也連結生命之根。尋回自我之根的千尋,不只找回自己,還憶起白龍的名字、救回父母、也找到回家的路。當然,白龍也因為再次獲得自己的名字,才能破解湯婆婆的魔法而重獲自由。

電影《神隱少女》。

不只失去千尋的「尋」,也失去代表家與根的姓氏「获野」。

6. 愛情中的你儂我儂:《以你的名字呼喚我》與《你的名字》

從失去名字到找回名字,《神隱少女》詮釋名字之於個人的重要——名字是種個人且神聖的代表,不只連結家庭與未來,也等同精神與靈魂。換言之,名字就是自己的分身。這也是為何,在《以你的名字呼喚我》,兩個大男生會以呼喚自己的名字來稱呼對方,因為這是靈魂的交換與融合,當我對著你呼喚著我的名字,就是我與你融合在一起,當你對著我呼喚著你的名字,也是我與你融合在一起。於是,「以你的名字呼喚我」就是你儂我儂水乳交融的象徵。

同理,在《你的名字》裡,於平行時空相互愛戀的一對男女,會願意跋涉千山萬水,漂流到自己從未踏足的深山或城市,只為獲得「你的名字」,因為只有在擁有「你的名字」之後,才能具體感受到「你的存在」,因為名字能具體化個體的存在,名字將一個人具相地呈現,這也是為何三葉與瀧在火山口相遇時,會想要趕緊在雙方的手掌上寫下彼此的名字。

獲得彼此的名字,彷彿為兩人獲得定心的錨,即使雙方可能因為日出而消失不見,但是名字宛若燈塔,總有一天彼此還是有機會在茫茫人海,以「名字」定位,找到彼此。因為有了對方的名字,三葉與瀧才能在彼此心中有種真實的存在,產生種定位作用,引領雙方來到城市的某個角落相遇,最後,也才能真實地戀愛。

電影《以你的名字呼喚我》。

「你叫什麼名字呢?」「我的名字就是你的名字,我們在名字上已經靈魂相交合而為一。」

7. 名字等同個人:性格、人格、精神、靈魂、家族、未來

「名字」是種天天使用、理所當然、但又讓人不知不覺的重要存在。我們天天使用名字,有來自親人朋友的呼叫,有信用卡上的簽名,也有重要公文的以名宣示等等。因為名字的使用自然且輕易,於是我們鮮少意識到,姓名其實不是種簡單的存在,它非常重要,且意義非凡。

名字既是個人的精神與靈魂,也能紮根與定位自我。於是,挑名理當謹慎,因為名字是定義一個人的起始。同理,看待他人的名字,也必然認真、嚴肅、與尊重。

對待他人之名都應當尊重,對待自己的名字當然也不該輕率。將自己的名字以嬉鬧之名隨意更改,那不就意味著割斷臍帶換靈魂了嗎?

電影《你的名字》。

找到彼此名字,穿越平行時空,總算實體相遇。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