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不可能的任務2》:別太責怪合體失敗的愛情動作片

1996 年,34 歲的湯姆克魯斯 (Tom Cruise) 生下了第一個孩子 :《不可能的任務》(Mission: Impossible),獲得了美國當年年度票房第三名的佳績,對派拉蒙影業出資的 7 千萬美金成本有交代,湯姆自然更有信心。當時已經在好萊塢打滾十年的他,深諳好萊塢大片續集的口訣:成本更高、份量更多、最重要的,你得在瓶子裡多加一點新酒。該如何評斷 20 世紀末的好萊塢電影史?我會說,那是一個電腦動畫全面攻佔好萊塢的年代,在兩集《不可能的任務》之間的 4 年內,贏得全年票房前三名的電影裡,總有兩部是大量使用電腦動畫的電影,這種趨勢影響了往後至今將近 20 年的全球電影。湯姆如果要讓《 不可能的任務2 》(Mission: Impossible 2,簡稱《MI2》) 增加新鮮感,是不是應該也順應時勢呢?

2000 年電影《 不可能的任務2 》依然是由 阿湯哥 領銜主演。

可惜並沒有,湯姆知道親力親為是《不可能的任務》成功的主因,太多的電腦動畫──正如 1999 年的《星際大戰首部曲:威脅潛伏》(Star Wars: Episode I – The Phantom Menace) 一樣──反而會讓《不可能的任務》掉入當時正火紅的麥可貝 (Michael Bay) 與詹姆斯卡麥隆 (James Cameron) 的虛擬戰場之間,同時等於自廢武功。而湯姆想到的新風味,來自遙遠神秘的東方。

 

來自東方的力量

不往當時火紅的電腦特效靠攏,《 不可能的任務2 》東土取經 : 我們所熟悉的 吳宇森 導演。

左:吳宇森

也許是 1999 年的《駭客任務》(Matrix),或也許是因為 1996 與 97 年的兩部由香港導演拍攝的動作片砸中了湯姆心中的甜蜜點,剛進入好萊塢的東方神秘力量──吳宇森──成為了湯姆克魯斯建立《不可能的任務》系列的秘密武器。如今這想來一切都很合理,如果《不可能的任務》系列仍然要維持實打實的硬派風格,那麼 90 年代的一流導演似乎全使不上力,而誰又能比吳宇森的警匪動作電影更硬派?

《 變臉 》的 吳宇森 (中)、 屈伏塔 (右)、與我們有過最好的 凱吉 (左)。

《變臉》的吳宇森 (中)、屈伏塔 (右)、與我們有過最好的凱吉 (左)。

1996 年的《斷箭》(Broken Arrow),充滿花俏快速的鏡頭語言,而吳宇森 1997 年的《變臉》(Face/Off),對湯姆克魯斯來說更是一記有力的宣傳:警匪之間的貓鼠追逐、兩人變臉互換的身不由己、充滿風格化的長段動作橋段。也許湯姆的眼中,已經滿滿都是吳宇森大喊「選我選我」的揮手影像,他毫無疑問地選擇了這位香江槍戰大師,作為《MI2》的導演。

《 不可能的任務2 》編劇 : 羅伯特唐尼 。

你也許很難相信,日後遭到海量批評的吳氏風格《MI2》,事實上與吳宇森過去的電影很不一樣,《MI2》並不是只有白鴿與慢動作而已。《MI2》的編劇請回了《MI》的王牌編劇羅伯特唐尼 (Robert Towne),而他讓《MI2》的劇本風格比你想像的還要有深度一點──但我不確定觀眾感受到了沒。

《唐人街》海報 。

《唐人街》。

羅伯特唐尼在 70 年代,靠著《唐人街》(Chinatown) 劇本榮獲了奧斯卡,這部純粹的黑色電影充滿了上流社會草菅人命、亂倫與冷面偵探孤軍奮戰的暗黑元素,這是為什麼在《MI》的混亂製作過程中,最終難討好的導演布萊恩狄帕瑪 (Brian De Palma) 會願意跟唐尼合作到最後,因為他們在黑色電影的道路上意氣相投,更明白地說:他們都是希區考克 (Alfred Hitchcock) 的信徒。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