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落的一族:從服裝一窺《斯卡羅》的人物角色秘密!

台灣服飾誌

公視史詩旗艦戲劇《斯卡羅》(英文劇名 SEQALU:Formosa 1867)由導演曹瑞原執導,改編自陳耀昌小說《傀儡花》,劇情故事描述在十九世紀時,因美國船隻「羅妹號」在臺灣擱淺,船難者誤闖臺灣「瑯𤩝十八社」的領域,遭當地「斯卡羅」原住民殺害,引發美國出兵攻打臺灣,清廷亦派出五百大軍南下。

在外國勢力與清兵、漢人的夾雜下,會對斯卡羅族群帶來什麼衝突與震盪?本劇已經定檔在暑假期間 8 月 14 日播出,現在就用《斯卡羅》釋出的劇照,從服裝設計先來一窺角色們的秘密吧!

被遺落的一族,從服裝一窺《斯卡羅》的人物秘密:風祭司為部落勇士祈福祝禱。

《斯卡羅》風祭司為部落勇士祈福祝禱。

 

斯卡羅大股頭,威震八方的「𤩝君主

「斯卡羅」族群,並不是目前政府認定的原住民族名稱,而是大約三百多年前,有一支原本居住在台東知本的卑南族,由於原來領土的紛爭,南遷到恆春(古稱「琅𤩝」)一帶定居。

一段時間後,這支卑南族群也受到當地居住的排灣族影響,逐漸被「排灣化」,而成為了一支特別的族群:「斯卡羅」。隨著各地移民逐漸擴大,琅𤩝一帶有了十八個部落,被稱為「琅𤩝十八番社」,並組成類似聯邦的體制。其中勢力最大的,就是斯卡羅族群中的「豬朥束部落」,他們的頭目也被稱為「大股頭」或是「瑯𤩝君主」。

在劇中的羅妹號事件發生時,「卓杞篤」是當時的斯卡羅大股頭。由於受到排灣族的影響,斯卡羅族群的服裝近似排灣族群。其中最明顯的是「貴族制度」的體現。

被遺落的一族,從服裝一窺《斯卡羅》的人物秘密!

《斯卡羅》查馬克・法拉屋樂(右一)飾演斯卡羅大股頭「卓杞篤」,與雷斌・金碌兒 (左二)飾演的二股頭「伊沙」有多場精彩對峙戲。

像是右邊卓杞篤頭上的羽毛,是「熊鷹」的羽毛,由於羽毛上三角形的花紋像是百步蛇,因此排灣族群認為熊鷹是百步蛇羽化後的型態,又相傳百步蛇是排灣族人的祖先,所以熊鷹的羽毛只有貴族或頭目可以配戴,也在這張圖裡突顯出他「琅𤩝君主」的身分。

被遺落的一族,從服裝一窺《斯卡羅》的人物秘密:「卓杞篤」 身上的熊鷹羽毛。

放大後可看見卓杞篤身上的配飾,各有意義。

除此之外,也可看見斯卡羅族的人脖子上會掛著一串串的「琉璃珠」。在排灣族的社會中,琉璃珠是貴族階級的飾品,也是婚聘中非常重要的配件,更是族人珍藏的傳家之寶。

但與現代許多觀光景區賣的「琉璃珠」不同的是,古琉璃珠是不透明的彩色珠子,擁有越多色彩越珍貴,而上面的圖紋,則各自代表了不同的傳說故事。

被遺落的一族,從服裝一窺《斯卡羅》的人物秘密:琉璃珠。

2018 年故宮南院展出的古琉璃珠飾品/台灣服飾誌 攝。

 

貫穿全劇的神祕少女,蝶妹

溫貞菱飾演的角色「蝶妹」,是一名通曉排灣語、英文、漢文的神祕少女,也因為這樣的身分,使她成為來台處理「羅妹號事件」美國領事「李仙得」的翻譯。

蝶妹的服裝裡,最有特色的是袖子上有一截捲起的布料。事實上,那是屬於客家藍衫中特有的「反袖口袋」。

被遺落的一族,從服裝一窺《斯卡羅》的人物秘密:「蝶妹」的反袖口袋。

《斯卡羅》温貞菱(左)飾演原漢混血的神秘少女「蝶妹」,袖子上有「反袖口袋」。

南部客家族群的「藍衫」,是來自大菁所作的藍靛染成,也因此客家藍衫大多是藍、黑、深紫此類深色系的布料。「反袖口袋」則是因為過去的衣服沒有口袋的概念,因此客家人會故意將藍衫的袖子做長,再將它反摺,形成一個自然的口袋。

被遺落的一族,從服裝一窺《斯卡羅》的人物秘密:「蝶妹」的反袖口袋。

細看「蝶妹」的反袖口袋。

雖然身著客家人的藍衫,但蝶妹的服裝卻也不完全相同於客家人,藍衫通常會在領口、袖口等部分鑲上水藍色、桃紅色「闌干」。然而,蝶妹的「闌干」,卻使用了接近原住民族群的繡飾,來代替色彩鮮艷的織帶。

被遺落的一族,從服裝一窺《斯卡羅》的人物秘密:「蝶妹」胸前織帶圖樣「闌干」接近原住民的文化風格。

《斯卡羅》温貞菱(左)飾演原漢混血的神秘少女「蝶妹」,胸前的織帶圖樣便是「闌干」。

事實上,琅𤩝一帶除了遷移而來的斯卡羅人以外,還有同為遷移來的阿美族人、被漢人壓迫的平埔族「馬卡道人」,甚至也有閩南人與客家人在琅𤩝定居。而「蝶妹」的服裝,便透露出了她擁有客家血統的事實,也是在這個多元族群共存的琅𤩝下的代表。

 

向閻羅王借命的漢人移民與清朝軍

「會來這討生活的,都是跟閻羅王借命、跟天借膽!」

吳慷仁飾演的漢人「水仔」,這句在預告片中的台詞令人印象深刻。

被遺落的一族,從服裝一窺《斯卡羅》的人物秘密:吳慷仁飾演的「水仔」。

《斯卡羅》吳慷仁飾演的「水仔」,面對夾縫中求生存的艱難處境,眼神佈滿猜忌與不安。

漢人與斯卡羅人最明顯的不同,就是「剃髮留辮」的部分了。清朝統治時期,清廷規定漢人必須剃掉前額的頭髮,並改留辮子。然而,琅𤩝十八番社被清國認為是未收入版圖的生番地,因此斯卡羅人不受剃髮留辮的政策影響。

然而,「向天借膽」的,不只漢人移民,還有被派遣來台灣的清軍。由於清領前期的消極治理政策,軍兵一律從中國本地調派,三年一換,並且不得攜眷來台。地處邊疆與水土不服,對於清軍而言,也是一大折磨。

被遺落的一族,從服裝一窺《斯卡羅》的人物秘密:清軍的服裝。

黃健瑋(右一)飾演的台灣鎮總兵劉明燈,一行人前往琅𤩝調查。

黃健瑋飾演的台灣鎮總兵,穿著的是清朝才逐漸興起的「布面甲」。由於十九世紀時,槍砲火器已經逐漸盛行,傳統的鐵製鎧甲反而成了行動不便,甚至因為反光的特性,容易成為槍林彈雨中的箭靶,因此此類由大量棉花壓製而成的「布面甲」(棉甲),成為世界各地軍隊的潮流。

被遺落的一族,從服裝一窺《斯卡羅》的人物秘密:清軍的布面甲。

布面甲/棉甲。

而一系列劇照中登場的美軍,手中皆拿有槍枝,並且以布製的衣服為主要軍裝,也代表劇中已經進入熱兵器時代。

被遺落的一族,從服裝一窺《斯卡羅》的人物秘密:持火槍著布衣的美軍。

美軍奉命深入琅𤩝調查「羅妹號事件」。

 

斯卡羅,改變臺灣命運的 1867 年

在羅妹號事件後,美國領事「李仙得」見識到清廷對臺灣的消極處理,轉而直接與琅𤩝十八番社大股頭「卓杞篤」,簽下了臺灣第一份國際和平盟約「南岬之盟」。

被遺落的一族,從服裝一窺《斯卡羅》的人物秘密:前往原民部落調查羅妹號事件的美國人員。

美國領事李仙得,及周厚安(右一)飾演的洋行代理人必麒麟,前往部落調查羅妹號事件。

這是在十九世紀後,臺灣第一次被推上國際舞台,而清朝宣稱的「番地無主論」,也在未來十年內,間接地影響了日軍攻打台灣的「牡丹社事件」,造成清廷藩屬國「琉球」的喪失,並為未來甲午戰爭,日本統治台灣埋下了種子。

然而,這個橫跨閩客族群、美國、清廷與斯卡羅族人,最後如何攜手簽定和平協議的故事,是臺灣史上重要的族群史詩。

公視史詩旗艦戲劇《斯卡羅》將於 2021 年 8 月 14 日首播,敬請期待!

參考資料:
國立故宮博物院《織路繡徑穿重山》;鄭惠美《藍衫一襲》;楊南郡《斯卡羅遺事》;臺灣原住民數位博物館〈斯卡羅南遷之路〉;陳大威《畫說中國歷代甲胄》;臺灣原住民數位博物館〈排灣族物質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