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特效大片《侍神令》誠意都展現在卡司、特效、美術上了,那故事呢?

潘光中

首先要說的是:《侍神令》這部電影並不是沒有故事,仔細推敲的話,故事理想陳述的核心和意涵還頗有深度。問題是:在情節編排上顯然出了大問題,想說的沒說清楚,不需要說的囉嗦一堆,整個故事散了架,有再多主旨概念什麼的都失了焦,也就枉費請到這麼一批好演員,白花了這麼多預算資源下去拍片。

《侍神令》晴明(陳坤 飾)。

背叛陰陽寮、半人半妖血統的晴明(陳坤 飾)。

「枉費」、「白花」還不僅只是觀感層面,實質投報上也是。《侍神令》宣稱的製作預算約兩億人民幣(折合台幣約八億八千五百萬),如果計入宣推費用可能超過三億人民幣;但春節期間的票房結算僅二點五億人民幣,就算把網飛的版權投資加上來,應該也只是打平。大家都知道,在電影圈,「打平」就是「沒賺」、「沒賺」就是「賠錢」。

《侍神令》百旎(周迅 飾)。

陰陽寮掌案、與晴明交情匪淺的百旎(周迅 飾)。

改編自手遊《陰陽師》的《侍神令》,劇本出自曾以《天下無賊》拿下金馬最佳改編劇本獎的張家魯,近年作品多為大型 IP 改編,編寫功力無庸置疑。卡司方面,光是陳坤、周迅時隔七年再度合作,話題有了、演技也穩了。監製是號稱「天下第一製片人」的陳國富,資源調度和人力配置也不是問題。全片合計用了超過兩千顆特效畫面,動員四個國家八個特效團隊,包含《尋龍訣》和《流浪地球》的特效公司。

幕前幕後準備得如此充分,上映後的評價呢?

「人物之間關係交代的劇情非常單薄。晴明與百旎缺少刻骨銘心的愛情和同窗情,與袁柏雅缺少刻骨銘心的友情。」

「打著陳坤和周迅的幌子捧渣男和瞪眼妹。」

「聽說過這片子不如《晴雅集》,看之前我不信,看完之後,我深信!」

「你們用陳坤周迅把我騙進來,給我看屈楚蕭沈月?」

「天邪鬼赤演技碾壓所有演員。」

「說這片子故事性沒得晴雅集好。」

「有陳坤周迅,這電影能這麼無聊也是厲害了。」

「除了廠花、周公子,美且妖孽得不可方物,劇情比較平淡。」

「我想用兒童文學作對比我都找不到敘事這麼單薄的兒童文學。」

專業影評和一般觀眾,幾乎一面倒的負評都指向敘事的膚淺薄弱。但從人物設定和基本情節來看,無論是遊戲中式神與主人「同生共死、絕不背叛」的基本精神,或是貫穿整個故事、糾結晴明和慈沐一生「你是選擇做懦弱的人,還是拯救蒼生的妖?」的核心理念,張家魯的劇本都確實做到;但身為導演的李蔚然卻沒能承接劇本的精神理念,過度追求聲光效果,儘管畫面華麗、場景大氣、特效炫目、配樂悠揚、動作驚人……一個好故事終究被他說得(拍得)懸在半空中不上不下,使得結局前正邪逆轉的震撼力道被削弱,無法確實說服觀眾。

《侍神令》網飛版正式預告:

細究《侍神令》的劇情,這個世界的人妖原本和平共存,卻在一場大戰後將妖被限制在妖域之內。或許有點超譯,但把這個設定反過來看,難道不是在控訴人類不斷擴張生存領域,有意無意威脅甚至滅絕自然萬物的存續嗎?這個以奇幻包裝的現實寓言,很可惜因為導演的敘事功力不足、甚至可能有資方的過度介入,導致故事變得虛無飄渺、毫無底氣。

《侍神令》官方海報。

卡司華麗的官方海報。

事實上,這也是近年中國市場特效片過度氾濫後的通病,或許是《捉妖記》、《狄仁傑》、《流浪地球》等特效片代表性作品太過成功,打開了中國電影觀眾對國產特效片的想望,各種科幻玄怪類的特效片如雨後春筍竄出,大多卻淪為追求特效皮毛、忽略故事骨肉,毫無靈魂的 B 級娛樂片,以至票房往往慘澹收場。或許這次《侍神令》的失利,可以為整個華語電影圈帶來一個警訊:該是我們腳踏實地、面對現實、向觀眾訴說有溫度和底蘊的好故事的時侯了。

《侍神令》官方海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