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霸凌仔頻傳,南韓演藝圈幻滅?藝人為何容易身陷風暴?

貝爾達

近期南韓演藝圈從每天一「爆」演變成每天多「爆」。排球雙胞胎姐妹花為起點,不少名人陸續陷入霸凌風波,這些動盪事件有些是學生時期不懂事,有些則是現在進行式,更有觸及到犯罪層級之流,也讓不少 K-POP 粉絲與韓國文化喜好者紛紛疑問究竟是哪裡出了錯,韓國人生活中真的充滿霸凌嗎?

其實,從文化作品中就能看得出來,相較於台灣社會,霸凌的確頻繁地存在於韓國人的身邊。以前韓劇主題還沒有這麼多元化之際,幾乎每一部戲裡面都可以找到的元素,除了失憶、絕症、再來就是霸凌了。正因為這些事情本來就很常出現,也才會被寫到每一個劇本中,即使到了現在 2021 年,有不少面向、創新的戲劇主題發酵活躍,但霸凌、排擠都不算是稀少的橋段安排。也不只學生霸凌,更有職場權威霸凌現象。

《驅魔麵館》校園霸凌的橋段。

去年開播的《驅魔麵館》裡也有不少校園霸凌的橋段。

到底為什麼,韓國人這麼容易陷入霸凌局面呢?

我認為大致來說,有兩個主因:

  • 上下階級分明

韓文中有敬語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可是韓文不是唯一有敬語的語言。但我自己的經驗是韓文與日文不同,日文雖然也有敬語,但日文的敬語使用比較不會刻意跟著年齡驅動、最重要的點是「關係」。比方說我跟日本客人談生意時,對方通常不會因為我年紀小就跟我隨意使用口語,在職場上就是敬語對待。我其實遇過真的工作久了、交情已經變很好了的窗口(以日本人來說很稀少),對方在工作時還是會講敬語。

但韓文,我認為敬語與否的最最優先條件是「年紀」。當然,他們還是有可能因為「關係」而影響是否需要使用敬語(比方說感情好的團員之間不用說敬語),但在那之前一定是會先考量年齡。對他們來說別說差 1 歲,就算是 1 個月、幾天也可堅持「我是哥哥/姊姊,請尊重我!」這樣根深蒂固的語言文化習慣,自然而然就會無意識中養成階級制度。(當然日本的霸凌也不惶多讓)

而一旦年紀成為主因,校園中就最容易成為霸凌『初生長』的地方。長大後第一次遇到有非血緣手足、卻又可以展現自己地位較高的地方,是學校。稍微懂一點人事、卻不那麼懂世事的地方,是學校。所以在這裡很容易走歪,一個不小心開始食髓知味,從小團體的排擠演變成了混混、太妹,再強烈一點的人格之下,演變成校園暴力、性犯罪等都不是很意外。

  • 社會風氣價值觀過於極端

韓國最常被指控的幾項社會缺點:大企業壟斷、外貌主義至上、SPEC(規格書)中毒。前兩個很好懂,SPEC 近年來也廣為台灣人知曉,這個單字其實是 Specification 的縮寫,意思就是你這個人身上有多少「可以填入規格的條件」,包含學歷、證照、考試、經驗、家世等都屬於其中。這件事情跟霸凌有什麼關聯呢?以學歷為例,韓國一家公司內很可能只重視某一些大學畢業的員工而自成一格,韓劇《秘密森林》中的男配角徐東載正是因為非「科班」出身,所以總是格格不入。同劇中女主角韓汝珍當時被交付選擇一起進入檢警協調會的同儕時,也被交代了要注意學派問題。這些極端的價值判斷方式,當然很容易造成某部分資源稀少、或是沒能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人變成弱勢、近而慘遭欺負。

《秘密森林》徐東載(裡浚赫 飾)。

《秘密森林》徐東載(裡浚赫 飾)。

外貌主義至上就更不難理解了吧?很多人有疑問,為什麼如此多藝人被連環爆出「校園暴力」(韓文稱 학폭=학교 폭력 = 學校暴力)?其實並不一定。我認為藝人很容易被牽連進入這樣的醜聞中,原因其實有三:

第一:藝人本身外型條件就是較為亮眼,有可能成為領頭王的孩子。(或是家中資源較多者),依照上述社會風氣,手握資源者一不小心沒學好走偏,的確比較有機會成為加害者。這是藝人實際上有涉入的情況。

率先被爆出霸凌醜聞的排球姊妹花李多英和李在英。

率先被爆出霸凌醜聞的排球姊妹花李多英和李在英。

第二:因為有名才會被「爆料」,其實韓國社會中霸凌到處可見,但很多人可能習以為常,並不會特別關心甚至也沒有那麼多正義凜然的言詞,有可能還擔任旁觀者、也是另一種層級的加害者。但一旦被指控的加害者是名人/偶像/演員等,社會關注度會更高,當然也就比較容易被記得。或許數字並沒有特別多,只是一種放大效果。

第三:想看名人笑話的人特別多。排球甜心李多英和雙胞胎姐姐李在英已承認並道歉,演員金志洙也手寫道歉文、無辯解的中斷演藝活動,預計入伍。其他「炎上」的主角則有女團 April,其中娜恩、真率被指控較多霸凌已退團團員玹珠,其親弟弟親自發文姊姊曾自殺並提出證據。還有一連串爆料女團 (G)I-DLE 人氣成員穗珍學生時期是太妹、曾指使其他學生進行校園暴力等多項行為,穗珍只認了年輕時曾抽菸、其餘均正面否認。

金志洙手寫霸凌道歉信。

金志洙遭爆料學生時期曾霸凌別人,導致在《月升之江》被換角。

就拿這兩項「炎上」的事件來說,前者 April 的被害者仍在這家公司、且舉出多項實例、經紀公司也證實確有那些事情,只是嚴重程度雙方認知不一,並且這屬於團隊內成人時期的犯行,所以引爆程度巨大。目前看起來可信度有(但也不是百分百),有一些證據。後者則雖然普遍網友都支持受害者說法,但以法律觀點來說,雙方都沒有特別具體證據,目前懸宕。

既然無證據,為什麼卻還是大多數的人都信呢?原因就在於藝人本來就容易被針對,我們不敢也不能說這些人都絕對清白,但韓國影劇圈的的黑粉文化也非常極端,假爆料遠比真爆料來得多太多。不少人只要拿著一本畢業紀念冊就寫得栩栩如生,但最終刪除文章的網友不是少數,你可能很難想像有些人為了「黑」一個名人可以付出畢生的心力和造假的努力,但,這就是韓國的文化一部分。

南韓女團APRIL成員李娜恩陷入霸凌風暴。

南韓女團 APRIL 成員李娜恩,因陷入霸凌風暴,被新戲《模範計程車》除名。

之前有一名網友爆料男偶像朴志訓曾在學生時期霸凌,結果被提高追查之後,發現他根本是一名年紀跟朴志訓相差很多的上班族,兩人不是同窗、他的指控更是無中生有。有時候我們會滿頭問號覺得怎可能有人無聊去瞎掰鬼扯這些事情,所以常覺得「無風不起浪」、被喚醒了同情受害者的心情,但事實上,也許就是這一念頭讓我們很容易掉入爆料的漩渦。

個人認為,其實反過來想一想,如果帶著「有罪推定」的心態去看每一個爆料文,那可能我們本身也成了發文者所指控的那種霸凌者,我們很可能成為網路霸凌的加害者。所以如果視惡如仇,我們更應該保有幾分證據信幾分的原則:第一不看圖說故事。現今節目影片都很容易因時空不同而有不同解讀,尤其韓國實境秀、搞笑節目那麼發達,不是當下真的很難斷言是否為霸凌。

第二,畢業紀念冊真的不算什麼,網路上都有在賣。第三,給調查時間。很多人會覺得經紀公司回應的不夠快,但其實如果公司只聽藝人說詞就發表聲明,更不是你我身為視聽者想要的答案吧?假如明星說謊,公司就照單全收,那才是更爛的作法。寧可好好調查相關人事物、再給一個合理的處置。最後的原則是,永遠要讓子彈再飛一下,莫忘從前的 T-ARA 事件()、也莫忘具惠善安宰賢離婚事件。

另外,演藝圈本來就是一種包裝工廠,可以追星、但切勿盲目,就不會太受傷。

註:T-ARA 當年傳出成員花英(後正名:和榮)被團體霸凌,導致團體一落千丈被撻伐,結果幾年後真相大白,其實是花英自導自演被霸凌、而且還不認真走行程、在粉絲面前裝受傷。當時很多人就是相信了動圖、影片片段等來控訴 T-A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