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寫】藤原龍也:他的表演其實不是浮誇,而是大銀幕與小螢幕裝不下他

說實話,以前不懂藤原龍也的演技好在哪裡。第一次知道他,是在《死亡筆記本》電影版裡。他是看似尊重一切,其實什麼都不在乎、所有事物(包括親情愛情)都視如敝屣的主角夜神月,幾個表情,偶爾露出的猙獰神情,總給我一種刻意用力過度的表演方式,看久了便成浮誇。

都飾演過漫改影劇《死亡筆記本》主角夜神月的日本男演員藤原龍也(左)與窪田正孝(右)。

學長與學弟。

再過一陣子,偶然間看了藤原龍也的電影成名作、當時震驚全日本(甚至影響了遠洋一位熱愛亞洲電影的導演,讓其中一位少女化身成 JK 殺手)的《大逃殺》,當時裡頭大部份皆是青澀的少年少女演員(如今都是一線了),在一片腥風血雨的殺戮暴力裡,是各種歇斯底里(刻意的歇斯底里),於是就擅自將他解讀成馬景濤式的過激崩潰系代表演員。

藤原龍也主演的小說改編話題電影《大逃殺》電影劇照。

《大逃殺》:用血腥暴力來包裝純愛的另類校園電影。

仔細想想,在藤原龍也接演的電影裡,還真是多半都必須不斷用力咆哮的角色。比方說漫改電影系列作《賭博默示錄》,以賭為題,探討社會剝削與人性慾望,透過主角開司一次次的豪擲賭博及一次次的放手一搏,面對自我慾望膨脹的猙獰面孔,他演得出色,畢竟誰每天不是在與自己的慾望及放縱在拔河?

藤原龍也主演漫改電影《賭博默示錄》之「給開司一罐啤酒」經典畫面。

在每天耗盡身心的工作裡,賺取微薄的薪酬,明明知道自己現在的狀況無法揮霍,沒有多餘的金錢讓自己放鬆,連杯冰涼啤酒都買不起了,可是被有心人士輕輕一推:

「人的慾望就像皮球,越往下壓反彈越大,適時讓自己發洩會比較好啦!」

哇,這句話簡直比冰啤酒落喉還要更舒爽了,因為解放自己慾望當然不是壞事啊,藤原龍也在這種猶豫、以及刻意誇大的神情表現,確實讓人印象深刻──那句:

「給開司一罐啤酒。」

加上他的表演,其實已經將整部電影系列作的主旨表現出來了。

 

你浮誇系?「放大真實人性」就是藤原龍也的拿手好戲

說真的,能用極具爆發力的方式,演出這種放大真實人性的角色,就是藤原龍也的拿手好戲。《神劍闖江湖》系列的反派志志雄真實,全身包著繃帶,只露出雙眼及嘴巴,這意味著這位喜怒不言於色的反派,要表達情緒時,我們沒辦法看到他的表情,只能透過眼神以及口中的台詞,從這一點來看,這也許就是真人化時為何會找上藤原龍也的原因。

漫改電影《神劍闖江湖》中,藤原龍也飾演繃帶纏身的志志雄真實:

而藤原龍也也很清楚自己的表演風格,已經被定型,總是如此浮誇,他在綜藝節目說過:

「我跟導演說,我每次都演這種角色,又會有觀眾來抱怨,說我演來演去都是一種方式,導演聽完後捧腹大笑,說『就算是這樣,我還是希望由你來演啊』。」

早在當年十四歲來東京玩,順手填了寺山修司編劇的舞台劇《身毒丸》主角選拔報名表,卻被舞台劇大師蜷川幸雄看中,從 5,537 人中脫穎而出,從此成為日本舞台劇的明日之星,二十歲左右就已經拿下大大小小的演技賞。

藤原龍也所屬經紀公司「Horipro」所發佈的舞台劇演出劇照。

而老師蜷川幸雄與弟子藤原龍也的相處模式,是出了名的苛刻,但老師過世,藤原在祭文裡如此說道: 「這 19 年來,雖然是一段只有斥責與苦痛的時間,卻是我最美好的演劇人生。」

多年前,台灣兩廳院邀請蜷川幸雄的舞台劇《哈姆雷特》(ハムレット)來台表演,我有幸觀賞了一場,哇,我終於懂得藤原龍也的表演之美在何處:那是無法 NG、每一場都像是一鏡到底的表演,驚人的集中力,刻意誇大的肢體語言,極具渲染力的舞台劇魅力,原本小小的螢幕(& 銀幕)像是侷限了他的一舉一動,在極大的舞台空間裡,隨意一個動作都極具魅力──因此我也可以想像為何他自己以及觀眾會有這種感覺。

藤原龍也(哈姆雷特)
攝影/周嘉慧

國家兩廳院 NTCH, Taipei 發佈於 2015年3月26日 星期四

在現場看爆發力十足的演技,透過現場觀眾有如無法大特寫的攝影機,所以必須刻意誇張的舞台劇表演模式,切換到導演可以自由切換攝影鏡頭、大特寫裡睜個眼都像是天崩地裂的影視作品時,他在這兩者不同情況的表現手法,卻被要求以同一種風格表現,看起來難免用力過度,難免浮誇──但這樣的爆發力,其實就是藤原龍也的獨特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