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鍾情》25 週年紀念:我們太喜歡這完美的一天,所以忘記這天其實不太美好

有一天,喬治美麗的妻子艾瑪問他,1996 年喬治主演的電影《一日鍾情》(One Fine Day) 當時有多紅?在場的朋友們紛紛露出溫暖的眼神──所有人都喜歡這部溫馨的浪漫電影。喬治有點不情願地說:

「它賣得很糟……沒人想去看這部電影。」

優雅端莊的艾瑪阿拉穆丁驚呆了,怎麼可能?萬人迷喬治克隆尼與萬人迷蜜雪兒菲佛主演的電影,竟然無法迷倒所有人?

蜜雪兒菲佛與喬治克隆尼 1996 年主演電影《一日鍾情》。

《一日鍾情》。

 

就是這麼好 :《一日鍾情》

25 年過去了,我不需要把這篇談論《一日鍾情》的文章,歸類到我的「我們喜愛的大爛片」分類裡,因為它不需要任何的平反與重新分析,它就是這麼好,一看就能理解它的優點。

這部電影事實上沒有任何超越時代的價值觀,沒有那種現代觀眾才看得懂而 90 年代觀眾看無的先進思想。《一日鍾情》如此單純,甚至你看了預告,就大致能掌握整部電影的劇情……當然,這部電影的結局也沒有什麼突兀的超級大逆轉──比如克隆尼突然感染白血病 GG 之類。就是一部你只要記得準備爆米花,就能坐下來享受 110 分鐘歡樂的電影。

《一日鍾情》劇照。

《一日鍾情》。

梅樂妮(菲佛 飾)是一位兢兢業業的單親媽媽,她最近要準備一樣重要的提案,同時還要照顧她正在煩人年紀的兒子山米;傑克(克隆尼 飾)是一位正在追查政府與黑道勾結的八卦報記者,他忘記這一天輪到自己照顧女兒瑪姬。山米與瑪姬今天都要參加學校的校外教學,而不幸的是梅樂妮與傑克都沒帶他們趕上通勤渡輪,導致兩位單親父母必須照顧孩子一整天。更糟的是梅樂妮與傑克一見面就不對頭,兩人一個嚴謹一個隨遇而安,更糟的是,他們還拿錯了彼此的手機。

《一日鍾情》喬治克隆尼與蜜雪兒菲佛。

《一日鍾情》。

某種程度上,你可以把《一日鍾情》拿來與《捍衛戰警》或是《絕命時刻》等等電影相比,當然這部電影裡沒有炸彈與陰謀,但卻同樣有著最恐怖的敵人:時間。電影一開始,梅樂妮與傑克就掉進了工作與親職間各式各樣的夾縫裡,然後他們還得應付自己的孩子隨時隨刻搞事出狀況。當然,在一陣雞飛狗跳的追逐與狂亂之後,這對冤家發現他們已經被對方深深吸引,看來一個全新的美滿家庭就要誕生。

《一日鍾情》蜜雪兒菲佛與喬治克隆尼。

《一日鍾情》。

如果將《一日鍾情》帶到 50 年代的時空上映,也不會有任何違和感(除了手機的部份),這部電影像極了黃金 50 年代的傳統價值電影,有著男女冤家你來我往的鬥嘴俏皮話;有著討喜(有時煩人)的路人小角色;還有聰明不受控制、但關鍵時刻總會扮演好邱比特的孩子角色。但是更重要的是,50 年代不會出現這樣的電影,因為 90 年代的父母才有職業父母育兒的困擾──不管你是不是單親父母,都得面對這種工作育兒兩難的困境,而麻煩的是,這種困境仍然持續至今。

《一日鍾情》劇照。

《一日鍾情》。

因此認真說起來,看起來很甜的《一日鍾情》,其實越嘗越酸,特別是對於那些頂客族、不想生孩子、或根本不想結婚的觀眾,這部電影看來就像一部笑嘻嘻的恐怖電影,他們會看到兩位主角在有限的時間內,嘗試各種平衡工作與育兒的可能:梅樂妮乾脆帶兒子去辦公室,但兒子散落在辦公室地板的玩具,卻讓她狠狠跌了一跤,砸壞了手中重要的提案模型;他們求助於托嬰中心,卻意外發現中心素質良莠不齊;更糟的是,孩子還莫名其妙走失了。

《一日鍾情》喬治克隆尼。

《一日鍾情》。

這幾乎是所有育兒父母的恐慌大集合,也是整個社會照顧孩子結構完整性的大考驗,而很明顯地,這些恐慌一定會發生,相對的,父母也一定得被迫放棄孩子以外的部份責任:像是梅樂妮最終放棄提案,專心照顧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