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衛達斯馬齊連 (David Dastmalchian) 其實有著一段曲折但幸運的人生。

削瘦的臉頰、彷彿看透一切的眼神,這位散發危險氣息的罪犯似乎準備做出某些恐怖的舉動。但下一秒,他卻開始用俄國口音堅定地說出一句簡潔有力的爆笑話語,甚至歇斯底里地唱起了描述芭芭雅嘎 (Baba Yaga) 的搖籃曲-這位冷面笑匠是《蟻人》系列電影裡的駭客寇特 (Kurt),而飾演這名角色的大衛達斯馬齊連 ( David Dastmalchian ) 其實有著一段曲折但幸運的人生。

大衛達斯馬齊連 ( David Dastmalchian ) 其實有著一段曲折但幸運的人生

 

大衛達斯馬齊連 : 從《黑暗騎士》開始說起

大衛達斯馬齊連出生於美國堪薩斯州的歐弗蘭帕克 (Overland Park, Kansas),在 2015 年的《蟻人》之前,大多數觀眾對他最有印象的演出想必是 2008 年的《黑暗騎士》(The Dark Knight)。

在這部日前上映滿十年、由克里斯多福諾蘭 (Christopher Nolan) 執導的超級英雄電影裡,大衛飾演一名被反派小丑 (Joker) 僱用來襲擊市長、藉此將檢察長哈維丹特 (Harvey Dent) 逼至道德底限的精神病患,因此他在電影裡和亞倫艾哈特 (Aaron Eckhart) 有一場相當精彩的對手戲。為了拍攝電影裡身穿警察制服、被槍抵著頭的一幕,大衛必須與超過 100 名演員競爭,並在雀屏中選後飛往倫敦,花費數週關在旅館等待劇組的拍攝通知。

事實上,這段只有等待的日子可能比大衛原本的生活還要更加舒適,因為劇組提供的旅館光是浴室就比他自己棲身的公寓還要更加寬敞,而且那時的他正踏實地朝著演員的夢想前進。

大衛達斯馬齊連 David Dastmalchian 曾在《 黑暗騎士 》參與演出

左:2008年《黑暗騎士》 / 右:《蟻人》系列電影

為毒所困

在 The Hollywood Reporter 日前刊出的專訪裡,大衛透露了一個鮮少對人提起的祕密:高中時,身為師長眼中風雲人物的他其實深受憂鬱所苦,並因此染上了重度毒癮。

以每日為單位的藥物濫用讓大衛的人際與家庭關係在畢業後逐漸脫序,他也因此流連於芝加哥、西雅圖、堪薩斯城等地,開始了居住在汽車上的生活。直到家人再度伸出援手,他的歸處才依序從街頭轉移至精神治療機構、勒戒所、中途之家,然後再度回歸社會,開始為過往的人生做出彌補。

回歸正常人生後,中學時培養的演戲興趣讓大衛選擇步入演員的職業生涯,他開始在芝加哥的劇場擔任演員,同時身兼電話銷售員與電影院接待員維持生計,並因為拍攝廣告而結識了選角導演約翰帕普西德拉 (John Papsidera)。約翰建議大衛多加磨練眼神中蘊含的演技,這也因此成了他日後被諾蘭相中的特質。

 

為了演員夢,義無反顧

參演《黑暗騎士》成了改變大衛人生的契機。來到紐約從事廣告業的他遇上了未來的妻子-藝術家依芙琳雷伊 (Evelyn Leigh),並在 2010 年搬遷至洛杉磯,開始為學生製片裡各種無償的角色進行試鏡。之後,大衛與導演丹尼維勒納夫 (Denis Villeneuve) 先後合作了《私法爭鋒》(Prisoners)、《銀翼殺手2049》(Blade Runner 2049),甚至在 2014 年以編劇、主演的身分製作了《Animals》這部半自傳性質的獨立電影。為了支持這個計畫,大衛的妻子依芙琳甚至辭去工作、斷絕了家中唯一的穩定經濟來源,為這部成本 20 萬美金的電影無償擔任美術指導。

大衛・達斯馬齊連 ( David Dastmalchian ) 其實有著一段曲折但幸運的人生。

左:《私法爭鋒》 / 中:《銀翼殺手2049》 / 右:《Animals》

『嘿,老兄,剛剛那段真的超爆笑的。』

當然了,這段顛簸的人生經歷也帶來了另一個收穫。大衛在《私法爭鋒》裡的表現讓《蟻人》原定的導演艾德格萊特 (Edgar Wright) 注意到他的表演才華,邀請他前來和當時已獲得角色的保羅路德 (Paul Rudd) 及麥可潘納 (Michael Pena) 一同試鏡。而有趣的是,當時同樣出身堪薩斯的保羅甚至沒有發現大衛是自己的同鄉,還以為他真的和扮演的角色一樣是一名出身俄國的駭客。

根據大衛的回憶,原本在艾德格萊特的構想裡,史考特朗恩 (Scott Lang) 在《蟻人》裡將會擁有更多的犯罪夥伴:

在當時,這群豬狗朋友的人數其實是更多的。片場裡有好多不同的演員,大多數都是我知道或認得出來的,所以我真的非常緊張。那時我和保羅、艾德格一起喝著咖啡、吃著甜甜圈,他們都很認真地引導我們,讓我們的情緒可以更加入戲。保羅是個很親切的人,他對我說:『嘿,老兄,剛剛那段真的超爆笑的。』但我真的很緊張,因為我從來都不覺得自己是個很逗趣的人。

大衛・達斯馬齊連 ( David Dastmalchian ) 其實有著一段曲折但幸運的人生。

左為飾演寇特的大衛達斯馬齊連 ; 右則為主角「蟻人」保羅路德

屏息等待

在達斯馬齊連夫婦迎來第一位兒子的幾天之前,艾德格萊特發來了通知:現在的他已經是 Marvel 電影世界觀的一份子了,即便戶頭只剩下 400 美元的存款,這對夫婦還是欣喜若狂。

但不久之後,艾格德萊特卻選擇與 Marvel Studios 分道揚鑣、正式辭退《蟻人》的導演一職,接到經紀人的電話後,大衛的未來也因此再度蒙上一層陰影。

他回顧道:

當時電影裡的集團成員大概有 6 到 7 個,他們打算把人數降低、降低,再降低,而我當時並沒有辦法得到確切的答案,我的反應是:『戶頭裡的那筆 400 美元看起來真的非常可怕,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大衛・達斯馬齊連 ( David Dastmalchian ) 其實有著一段曲折但幸運的人生。

達斯馬齊連的妻子:伊芙琳·雷伊

從那時起,大衛便持續關注《蟻人》的幕後新聞,並終於等到了本片新任導演派頓瑞德 (Peyton Reed) 的召集通知,他心底認為自己又得到了另一次的試鏡機會。

大衛表示:

那時保羅、伊凡潔琳莉莉 (Evangeline Lilly)、麥克道格拉斯 (Michael Douglas) 等人全都在場,他們把我們帶到一間辦公室裡,本片的製作人們、還有導演派頓全部都在。我還沒開口和任何人說過任何一句話,因為我才剛下飛機而已,他們向我們展示了各式各樣的電腦特效、頭盔還有變身畫面,而我只是坐在那裡心想:『所以我的競爭者在哪呢?』

事實上,這並不是一場試鏡,而是一次檢視演員們定裝造型的幕前測試,大衛當時早已獲得了寇特這個角色,只是沒有人向他發出正式通知。而派頓也在訪談裡回顧了自己選擇保留大衛的真正原因:

我還記得當年看到《黑暗騎士》時,哇噢!看看他那張臉。我一直想起《黑暗騎士》這部電影,這傢伙就像年輕時的哈利迪恩史丹頓(Harry Dean Stanton)一樣,他有著很酷的外表。而且在《私法爭鋒》裡,他還飾演了一位很怪異的角色,他的表現鶴立雞群。他真的很有才華,不管你交給大衛什麼東西,他都能表現地非常出色,並且添加額外的風味。

 

感謝諾蘭大導

對大衛來說,這些成就與轉變全都要歸功於當年《黑暗騎士》的那場演出,只不過他完全不知道,改變自己人生的大導演諾蘭到底還記不記得這位只在電影裡演出過一幕的演員。但事情有時就是這麼神奇,就在《蟻人與黃蜂女》(Ant-Man and the Wasp) 上映的幾個月前,大衛在聖費爾南多谷 (San Fernando Valley) 遇見了自己的恩人。

「那時我正在教我的兒子阿爾洛 (Arlo) 丟球,過著充滿感激的一天,而我抬頭一看,那個時刻真的非常超現實,那就像你這輩子第一次看到蝙蝠俠 (Batman) 一樣。我抬頭看到克里斯多夫諾蘭與他的妻子艾瑪 (Emma),他們正好在公園經過了我們身旁,然後他看到了我。我們握了手,我整個人都呆住了。」

「他還告訴了我一件有趣的軼事。他說他很喜歡當年的那一幕,但他說,當我們拍攝的時候,我把我的頭抵住亞倫手上的槍,而他也把槍往前抵住我的頭,我還記得在那之後的幾個禮拜,我的頭上都留著一個大大的傷痕,還有小小的腫包和瘀青,他跟我說,美國電影協會要求退回的部份就包括那一幕,他必須把槍管在我頭上造成的凹痕修掉。」

大衛・達斯馬齊連 ( David Dastmalchian ) 其實有著一段曲折但幸運的人生。

左:《黑暗騎士》導演 克里斯多福諾蘭

 

大小螢幕通吃:成功的滋味

很顯然地,當年的負傷是值得的,現在的大衛達斯馬齊連在大銀幕、小螢幕上皆有穩定的工作,才華也不斷受到電影創作者及廣大觀眾的肯定。對照寇特與一票更生人朋友在《蟻人與黃蜂女》裡的創業經歷,相信下回在電影裡看到這位甘草人物時,各位會更加享受大衛那藏不住的精彩演出,也會真心希望曾經潦倒的他能不斷發光發熱下去。

原文出自:Marvel世界觀百科

 

延伸閱讀:

《 蟻人與黃蜂女 》導演 派頓瑞德 : 「 幽靈 」會是「她」,全因一封重量級推薦信

當 薩諾斯 碰上 領便當 角色, 《 復仇者聯盟 : 無限之戰 》將如何發展?

關於作者

「Marvel電影世界觀百科」是一個分享Marvel Studios電影系列相關情報的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MarvelC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