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搜專訪】橫跨苦與愛,瞻望東方科幻的靈與肉 ——《緝魂》導演程偉豪

電影神搜

若我們試著以「作者性」的方式回頭追溯,程偉豪在 2015 年以臺灣經典的「魔神仔」傳說融合西方的「鬼屋、陰宅」類型所製作的首部長片電影《紅衣小女孩》,即展現了這位導演的創作特質 ── 融入地域性、訴諸於情感的類型電影

這部鬼片是臺灣商業電影的一次成功,也是程偉豪從短片領域跨入長片、成為「類型片導演」的起步;六年下來,如今的新作《緝魂》已是他的第四部長片電影了,仍沒改變的是持續就類型片進行創作,映射對創作可能性所提出的叩問之餘,展現的是他對類型電影持續的熱情。

程偉豪。

「在國二的時候,大家說起要當總統、要當太空人這些未來志向;而我要當什麼?可能是電影導演,這是我的唯一一次在人生裡面會有想要嘗試的東西。」

當問及為何持續創作類型電影時,導演回溯自己的電影啟蒙,

「那時候當然是矇矇懂懂,很多東西都是未知的,可是在升國三的那年暑假,看了很多好萊塢電影,像是《變臉》(Face/Off)、《第五元素》(The Fifth Element) 這些,目眩神迷的,後來真的有機會開始接觸到電影這回事是在大四的時候,透過一些作者美學的角度去切入,認識到類型電影這件事,然後就開始愛上了電影。」

《第五元素》。

《第五元素》與《變臉》。

對電影的追尋,使程偉豪後來就讀了臺灣藝術大學的電影所,也開始有了創作的機會;2006 年時,他進入三和娛樂當實習工讀生,在當時的臺灣電影圈下,曾出品《宅變》、《十七歲的天空》的三和娛樂是少數精於類型片的公司,而對於類型電影的追尋,不止於感性層面的愛好,也包括了實際面的考量。

「我一直覺得對於新導演來說,類型片是一個還不錯的切入點,恐怖片或犯罪片、小成本高娛樂的類型,可以展現導演想要說故事的能力、或是掌握氣氛的能力,所以當時就用這樣切入了。」

《紅衣小女孩》的兩年後,《目擊者》以在地奇案元素融入經典犯罪電影類型,帶來一次臺灣化的犯罪電影;繼之上映的《紅衣小女孩 2》延續了第一集的世界觀,卻更加深化角色情感面向的光譜。

選擇側重敘事技巧、操握氛圍能力的片種,汲取地域性元素、聚焦於情感的文本;這幾種特質,在《緝魂》中推展至不同的維度 ── 上看 1.6 億的製作預算,使本片勢必得在娛樂性上達到高標準;「東方科幻」的訴求,使地域性不只於田調的收集,更須以現下環境對未來進行預測、推想;而以「人間八苦」作為主旨依據,則需在相異極大的眾角色群裡尋覓一道貫穿其中的情感脈絡;這是一個橫跨了生與死、愛與痛苦、想像與考究的故事。

《緝魂》。

 

類型電影的移魂術

罹癌的檢察官梁文超,涉入一起豪門企業血案的調查;身兼科學家的企業合夥人、篤信僻門巫教的兒子、生前罹患憂鬱症的前妻、行跡詭異的新婚妻子⋯⋯在死者首要關係人錯綜複雜的關係下,連電影的類型都開始翻騰。東方玄幻、西方科學,兩者的分界已不再清晰可見,理應抽象的神怪謬談,能以科學的角度進行詮釋;本該嚴守理性的科學,被玄異因果覆蓋,處處顯見命運的輪廓 ──「混合類型」,這是《緝魂》中首要處理的面向。

「靈魂、肉體與生死是我這次想要講的,在這種大母題的狀態下尋找不同的面向切入,就會圍繞出一種主題。譬如說借屍還魂,東方也有一種借屍還魂,西方也有一種借屍還魂的時候,它會長什麼樣子?我發現可以透過這樣的方式在類型之間去做遊走。

 

我覺得最關鍵的是,你的內核或你真正具體要講的東西是什麼?我覺得只要那個東西聚焦、其實不管你是哪種類型,它都不會讓你真的跑很遠。」

《緝魂》。

這是一個關於什麼的故事?對程偉豪來說,不管是好萊塢大型製作、具有炫目的奇觀的類型電影,或是東方那些憑藉低成本達到高娛樂效果的小製作類型電影,成功作品的高標、流通於其中的共通內核始終是「情感」。

「西方裡面多數大製作電影裡面,真的能讓大家眼睛為之一亮的,我覺得它跟東方一樣,它是訴諸情感,我覺得你可以說是一種互通的國際語言吧。自己會很喜歡提《厲陰宅》(The Conjuring),因為相比其他一系列跟鬼屋、凶宅、驅魔有關的電影,你會看到它比較突出的原因,關鍵就只是在有去聚焦情感,它把親情這件事情放進去了,在觀看類型片的基本套路跟某些推陳出新的內容之外,更重要的還是回歸到一種情感層面。」

儘管東西方具有相異的類型傳統,透過嫁接情感於類型的方式,《緝魂》得以在故事上不會無限發散,進而收束不同的電影元素為單一主軸。

「我覺得有了那樣的東西,應該就不用太怕這個故事是散焦、永遠沒有重點的,混合類型只是一種手段,吸引你往下看一下之後,好像慢慢轉換 ── 你說不出來那個點,但沒關係我可以繼續看,因為我有一些情感面或主題面的東西可以去跟,我覺得那樣子就夠了。」

《緝魂》。

改編自作家江波的科幻短篇小說〈移魂有術〉,《緝魂》大幅度的修改了原著的故事內容,選擇將主軸聚焦於情感層面,深入刻畫癌末的梁檢與其妻子阿爆的相處細節;隨著案情發展,電影折射出其餘角色糾葛不清的眾生相,與男女主演的伴侶關係形成一次辯證 ── 將主線情感放在梁檢與阿爆身上的起因,源於劇本創作階段時,父親罹癌過世。

「父親過世前面對癌症的最後階段,一路從癌細胞到腦的癲癇,整個身體逐漸失能、肉體逐漸敗壞的過程裡頭,我看到的是他跟媽媽之間的那種關係。因為我們是傳統的家庭,從小到大我都沒有機會看到他們某些很親密的言行舉止,可是在最後那半年的時間點裡面,你會很意外一直看到-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也好-他們彼此之間那種四十幾年的感情,很多小動作是不言而喻的。

 

她知道爸爸怕了,她知道在什麼樣的狀態下,其實不要去讓爸爸不舒服;或著是她知道,在他恐慌症發作前的某個時間點,可能拿一個乳液出來幫爸爸擦一下他乾澀的皮膚,他甚至就可以有比較緩和的情緒。這種這麼微小的東西啟發了我,當時正在做一個有關於生死、靈魂跟肉體有關議題的這種類型電影時,我就覺得說,這種情感才是真正應該要最需要去聚焦的。」

《緝魂》。

「我那時寫的三組人物,其實全部已經在呼應「人生八苦」,他們所有經歷的事情就是『生、老、病、死、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五蘊熾盛』,那我的故事是不是也就是在講一個苦與愛的故事?」

父親過世之時,一位祝念的師父在偶然的閒談中與程偉豪談起了韓國電影《與神同行》,述及裡面有著非常多佛教的想法,以及「人間八苦」的佛學概念,幾句的閒聊,卻使他獲得了更大的啟發。

「你到底會為你真正所愛的那個人 ── 不管他是親人、或愛人,你願意付出的什麼程度?在整個創作過程往後要開始推進,你又聚焦在付出、伴侶之間關係的時候,它就會形成一種相互的應證。人是一種個體,可是伴侶是一人一半,個體和個體結合之後又形成了伴,那它是可以讓整體是更深化的,它會可以凌駕在生死、靈魂這種很單純的哲學議題上面,回到更入世的狀態之下。」

《緝魂》。

電影資訊

緝魂 The Soul

上映日期
2021/01/29
緝魂_The Soul_電影海報

導演

程偉豪

劇情

一起豪宅裡的兇殺命案,負責偵辦此案的檢察官(張震 飾)與刑警(張鈞甯 飾),在調查命案的過程中發現,這起看似爭奪遺產的謀殺案背後,隱藏著更為驚人的秘密真相......。

IMDB
6.7
Rotten Tomatoes
--
PTT
好雷
75%
觀看完整介紹
緝魂_The Soul_電影海報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