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陰陽師:晴雅集》 :忠於原著或是忠於自己?郭敬明選了後者

潘光中

「妖最可怕。」

 

「不,人更可怕。」

改編自夢枕貘暢銷小說《陰陽師》系列的華語電影《晴雅集》,前幾天上了網飛。身兼編導的郭敬明其人其事,有多少爭議暫且不表,純就電影本身的製作品質來說,豆瓣的 5.1、IMDb 的 5.3,其實都有點誅心,講真的沒有差到這個地步。

《晴雅集》海報。

《晴雅集》。

 

留多留少?郭敬明導演走自己的路

以既有文本進行改編,首要決定是「留哪些?改哪些?」。遇到像《陰陽師》這樣內容豐富、名氣又響的作品,多數編導的選擇都會是留多改少,日本人自己拍過的版本,無論是稻垣吾郎的電視劇、或是野村萬齋的電影,一直到近年市川染五郎佐佐木藏之介先後重拍的電視劇,最多是在服裝、特效上呈現創意和技術,原著裡的人物關係、術式體系、還有最重要的文化底蘊,都有忠實保留。向來特異獨行的郭敬明,就選擇了與眾不同的路子。

《晴雅集》海報。

《晴雅集》。

從片名《晴雅集》就可以大概猜到,他會把重點放在晴明、博雅這對男男 CP 身上。的確在原著當中對晴明、博雅兩人的友誼關係描述得頗為曖昧,相當符合現代腐文化氣息,不過那在平安朝時期宮廷文化中本就是常見現象,倒不見得是為了討好女性讀者。

但郭版改編的成果,不但有很多兩人眉來眼去的互撩鏡頭、若有似無的挑逗對話,就連動作場面也屢屢裸露上身。這種擺明衝著腐女族和特定性向觀眾而來的做法,的確很符合郭導個人的審美,但也成了總局以「輸出錯誤價值觀」為由勒令下架的一大理由。

《晴雅集》海報。

晴明召喚的三位式神,出場篇幅少之又少。

改編後的故事,基本是在陳述關於「愛」、「留念」、「守護」這幾個小主題,包裝在一個「永世為妖」的虛構神話當中;除了聚焦兩位主角的關係、以及「人妖殊途」這個核心概念,某些關鍵對白像是:

「世上最短的咒,就是名」

 

「一念思悠悠,再念恨悠悠」

 

《陰陽師》魔改!《晴雅集》與原著相差甚大

被照搬過來當作提綱挈領,除此之外的整個故事和原著幾乎沒有關聯。趙又廷的晴明、鄧倫的博雅究竟還原度有多少倒還見仁見智,但是買了《陰陽師》的授權卻不拍陰陽師的故事,這就令許多敲碗書迷大惑不解。其實如果沒有頂著原著的名號,《晴雅集》劇情本身的邏輯結構和世界觀並不會太糟,但這種無視原著的強行魔改,不但得罪了一票原作黨,也成為眾多黑粉開噴引戰的解口。

《晴雅集》海報。

原本可能成為續集主角的瀧夜。

不過畢竟是耗資四點五億人民幣的大型製作,單看視效、美術這些一眼即知花了多少錢的部分,本片還是很對得起投資人。但是論到人設、敘事等種種真正會留在觀眾心中形成評價的重點,《晴雅集》顯然只滿足了郭敬明個人(和他的鐵粉)的慾念,終究無法再向外擴散,驅使更多的主流觀眾進場買單。

《晴雅集》正式預告:

嚴格來說,郭敬明這次浪費了一個好故事。可能是受限於片長有限,原著文本裡有太多關於人心、人性的議題被省略;而陰陽術式體系、神道教源流這關乎整個故事文化的基本世界觀,也幾乎完全沒有提及。或許在同步拍攝完成、還在後製階段的續集《瀧夜傳》當中能有相關篇幅,不過隨著《晴雅集》在中國市場下架,續集能順利上映的機會真是微乎其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