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淘金殺手》:暴戾鎗手心中的柔軟烏托邦

橘貓

2018 年,由法國導演賈克歐狄亞執導的《淘金殺手》(The Sisters Brothers) 是一部傑出、美麗,且具詩意的西部電影,在當年威尼斯影展獲得最佳導演獎,遺憾未在臺灣院線上映與影展放映。這部容易被觀眾錯過的傑作,在臺灣直接發行 DVD 並上線電視頻道與串流平台 Netflix。

電影由約翰萊利監製並演出主要角色伊萊希斯特斯,《小丑》瓦昆菲尼克斯,與曾在《獨家腥聞》合作的傑克葛倫霍里茲阿邁德,卡司陣容堅強。同時,這也是以《大獄言家》、《烈愛重生》等片聞名的賈克歐狄亞首次拍攝英語電影,這部電影由加拿大作家派崔克德威特 (Patrick deWitt) 的同名小說改編,萊利向歐狄亞推薦這本小說,並促成這部電影的誕生。做為一個西部神話的延續,《淘金殺手》有時候看來離經叛道,有時候卻又帶觀眾回到一些亙古不變的主題。

《淘金殺手》劇照。

約翰萊利。

《淘金殺手》最直覺而迷人的區塊是它堅實的角色描寫,相信得益於文學底本的基礎。希斯特斯兄弟 (Sisters Brothers),看似衝突或花俏的命名概念。故事描寫兩個殺手,伊萊希斯特斯與查理希斯特斯,分別由傑出的約翰萊利與瓦昆菲尼克斯飾演,他們是十九世紀蠻荒西部的頂尖殺手。奉「司令」的命令,他們追捕握有淘金秘方的「化學家」里茲阿邁德,而阿邁德身旁則有傑克葛倫霍擔任他的保護者,四個男人的命運在荒野中交錯。

《淘金殺手》劇照。

瓦昆菲尼克斯(左)。

對於希斯特斯兄弟來說,兩人的心結來自於複雜的兄弟關係。他們身為頂尖鎗手,擁有絕對強韌的能力,然而,他們的心智年齡卻似乎與實際不符。萊利與菲尼克斯在電影中的表演,讓觀眾偶爾會產生一種直覺,便是這對兄弟的相處模式似乎比他們表面上看起來更為低齡。伊萊希斯特斯渴望安穩的生活,查理希斯特斯則希望繼續在蠻荒地帶大殺四方,這為電影帶來一些喜劇成分與戲劇衝突。

《淘金殺手》瓦昆菲尼克斯。

當希斯特斯兄弟碰上他們獵殺的目標,這四個人碰撞出一種奇妙的友誼,透過交錯對照,葛倫霍與阿邁德飾演的搭檔,試圖在蠻荒西部建立起有合理法治的商業公司,希斯特斯兄弟的命運與這兩個陌生人連接出巧妙的對照。這個如烏托邦式的友誼讓我聯想起杜琪峯結合西部片元素的代表作《放.逐》,一些男人在面對彼此的時候顯現出自己並未長大的那一面,相對起他們在處理事情、在面對失敗的家庭關係的片刻時常顯露的失能傾向,似乎只有當他們跟彼此共處的時候,他們才能坦然地把自己從未成長的那個面向揭露出來。

《淘金殺手》傑克葛倫霍。

傑克葛倫霍。

烏托邦的崩解因此亦極負情感張力,電影中大量採用自然光攝影,曾經拍攝《不可逆轉》、《性本愛》的比利時名攝影師 Benoît Debie 為《淘金殺手》留下許多詩意片刻,尤其是在這段關係邁向崩解的一刻,觀眾在一個夜晚、在一個極為不尋常的美麗秘境見到必然到來的破碎與成長。根據原著故事少見地以一種具自省的意味看待這種西部男子氣概,《淘金殺手》或許詭異地關於,一對從未完全離開殘暴父親陰影的中年男子,他們要試圖透過與同儕建立友誼,去補足自己沒有經歷過的青春期。

《淘金殺手》劇照。

里茲阿邁德(右)。

無論如何,當約翰萊利與傑克葛倫霍拿起牙刷,我們好像看到《淘金殺手》表現出一種西部電影少見的活力,與柯恩兄弟的冷冽不同,也明顯不是伊斯威特的反英雄神話。《淘金殺手》最後在一個大約兩分鐘,綿長而美麗的長鏡頭中,如一場夢境一般帶著這兩個沒有成長的中年大男孩回到家園,帶我們看到西部電影極少見的樂觀面向。無論是甚麼牽引著他們,這部電影或許都擁有被我們不斷重訪的價值。

《淘金殺手》現在可於 Netflix 上觀賞。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