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美漫看「抄襲」定義!究竟「致敬」、「參考」、「惡搞」和「抄襲」的差異為何?

POPO

經常有人詢問「致敬」、「參考」、「惡搞」和「抄襲」的差異,基本上來說,這些詞的產生都是商業因素造成,一個成功角色和品牌自然會吸引他人做為借鏡,因此就出現了參考、致敬或者抄襲等行為。

大致分為以下三種:

  • 大方向:指作品元素和方程式
  • 中方向:起源類似,服裝類似,但故事不相同
  • 小方向:完全一模一樣

首先,我們先提何謂「參考」?「超人」是第一個漫畫上的超級英雄,因為「超人」的成功,所以導致許多人參考其元素和特色,創造出不同類型的新英雄,如「蝙蝠俠」、「神力女超人」、「綠光戰警」、「閃電俠」、「水行俠」等角色。那你會認為「蝙蝠俠」是抄襲「超人」的嗎?以同出版社來說,當然不會說是抄襲。

很簡單,超人的成功在於起源故事, 打擊犯罪者的理由、特別能力,及特殊服裝,整體代表有個無所不能的人在替人民對抗社會邪惡,並適當地讓觀眾省思社會議題,這就是超人奠定的超級英雄公式。

所以「蝙蝠俠」最多就是參考「超人」為何成功的元素,像是一樣有起源故事、有錢和高戰鬥能力、偵探技巧等特殊長才、 特別的服裝、及披風和代表性標誌,但詳細規畫的內容就不同了,像「蝙蝠俠」起源就跟「超人」不一樣,更別提打擊罪犯的動機!所以「蝙蝠俠」即便出發點與「超人」相同,但許多元素早已塑造成個人風格,完全看不到「超人」的影子,就是兩個不同作品。

超人漫畫。

因此「參考」代表的是「大方向」一樣,若細微設定都一樣就不叫做「參考」,會依程度不同再分為「抄襲」和「致敬」,那「致敬」又是什麼?「致敬」是指大方向至中方向的設定都雷同,但是劇情走向並不一致,像上面兩圖的 Nemesis 和 Irredeemable,很明顯地就可以看出是參考「超人」和「蝙蝠俠」。

那為何不算「抄襲」?因為劇情走向和主旨完完全全不同,只是個影射!

影射這觀念相當重要,是區別「致敬」和「抄襲」的重要分水嶺,比方說 Nemesis 是影射聰明過人的「蝙蝠俠」,但卻擁有小丑版的瘋狂,Irredeemable 則影射有萬能超能力的「超人」,搭配他和雷克斯一樣想獨裁的性格。

超人漫畫。

拿艾倫摩爾的 Watchmen(守護者)來說,裡面英雄主要參考的是 DC 出版社收購而來的 Charlton(查爾頓)漫畫角色,當時 DC 才剛收購查爾頓漫畫出版社並想要好好宣傳,於是開始規畫一個故事。但艾倫不想設定在正史世界和使用既有角色,因為這樣可能要為了劇情連貫性而有所顧慮,因此才使用影射的原創角色。

當然「守護者」是探討整個超級英雄跟社會的關係及互動,也因此艾倫不是只參考查爾頓的漫畫角色,一些 DC 本家甚至是其他出版社的角色其元素,也融合到「守護者」角色裡。如「夜梟」,他主要是參考二代蘭甲蟲,但服裝類似「蝙蝠俠」,角色個性類似「克拉克」,「曼哈頓博士」主要是參考「原子上尉」,但在世界觀定位也類似「超人」。

除了這些「參考」,角色也有原創的地方,像「曼哈頓博士」的思維可不像「超人」有類似一般人類的思維,因為他們身世終究還是不同,尤其艾倫總認為「曼哈頓博士」都能看到原子,自然對世間萬事會有不同看法。

因此我們能說「致敬」是主要目的,主要讓讀者或觀眾知道你在影射哪位角色,如上述舉例的作品,若角色起源和服裝不與被影射的英雄類似,就不會得知故事劇情的主題。藉由「守護者」故事能知道超級英雄也有人性弱點,甚至就算擁有超能力也無法改變歷史、偏見與政治概念這些狀況。

超級英雄漫畫。

順便提一下,「劇中劇」和「惡搞」,所謂「劇中劇」是指虛構世界觀裡面的虛構作品,簡單來說就是「虛構中的虛構」,通常是透過作品表達流行文化的敏感度,尤其創作者在創造虛構世界觀時,都是以真實世界的想法打造。

比方說《烏龍派出所》並沒有將鋼彈畫進漫畫的權利,可是《烏龍派出所》是一個表達日本時事的作品,所以作者畫了一個類似與致敬鋼彈的機器人,並設定是《烏龍派出所》世界觀裡的模型和動畫,好表達鋼彈對日本甚至世界的影響力,但這個「劇中劇」作品並沒有混淆大家,讓他們以為是鋼彈,當然就不在抄襲範疇內,「版權限制」反倒發展出想表達的主題。

「劇中劇」另一個用途是表達架空宇宙的文化,比方說在「守護者」宇宙裡,超級英雄是不受歡迎的,出版社不會推出超級英雄的漫畫,主流變為是海盜漫畫。透過這樣的設定,我們更能知道討厭超級英雄的風氣,如何影響創作,進而讓讀者知道政治與社會的息息相關。

日本卡通 Keroro 軍曹。

「惡搞」跟「致敬」的不同在於,造型上能一模一樣,但只是將那些人事物用來配合作品情境,藉此讓讀者會心一笑,像日本「Keroro 軍曹」最常惡搞鋼彈名場面、名台詞甚至直接 Cosplay 下去,所以「惡搞」有一個先決條件,就是「惡搞」時間不能太久,甚至是成為故事主旨喧賓奪主。

像是假的「復仇者聯盟」登場在「正義聯盟」連載中,這些假的「復仇者聯盟」並沒有讓大家誤會是真的,甚至大家也很清楚我們是在 DC 宇宙,但像上述所說,不能以混淆故事為主,如果永遠惡搞「復仇者聯盟」,反而讓沒接觸的粉絲認為復仇者角色就是那麼搞笑,先別說「抄襲」甚至還有「醜化」嫌疑,相較之下先前「猛毒」有氪石哏根本是正常且合理的使用機制。

當然只是舉例,「Keroro 軍曹」和「鋼彈」都是 Sunrise 的動畫作品是不會有問題,美國大部分人認為文化是要靠大家的力量一起撐起,因此常開玩笑和引用彼此設定互相拉抬,也會引用大眾文化表達虛構宇宙與真實的無異。

為此「惡搞」和「劇中劇」兩者,都是「致敬」的分支,並不能影響到被致敬作品其商業利益,也不能混淆其主題,更不能直接明白地說這是「被致敬」作品,像上述的《烏龍派出所》並沒有說明致敬的機器人就是「鋼彈」,而是用類似的外形和名稱。再舉個明顯例子,有些惡搞作品要嘲笑某些知名人事物,會故意寫諧音字,比方說李宗瑞會寫成 「李綜銳」,這樣的目的是讓大家很清楚是在影射誰,達到會心一笑的作用。

BBC 福爾摩斯。

版權中還有一個要提的是「公有領域版權」,當 A 公司買下系列版權,並不能獨佔, B 和 C 及其他公司都能買下該作品版權,如「福爾摩斯」就可以同時有不一樣的漫畫、電影、小說、影集、卡通和電影版本,發展多面向的劇情作品。可是「公有領域版權」不代表就能「抄襲」,像 BBC 的《福爾摩斯》作品設定在現今時代的英國,其他製作「福爾摩斯」作品的公司,就得從不一樣或類似角度出發,除非 BBC 授權概念,像美版福爾摩斯《福爾摩斯與華生》就更改設定在現代美國,裡面劇情發展模式和人物設定也完全不同。

超級英雄。

再舉個例子,像 Project Superpowers 這故事,裡面英雄角色全都屬「公有版權」,大多是該角色的出版社倒了,或者該角色或作品的版權持有者考慮到商業利益,或是認為自己一個人無法替角色擴展更多可能性,因此將其設定為「公有版權」提供給大眾使用,使其發揚光大。

既然是「公有版權」,Project Superpowers 這個作品裡登場的人物也能被其他人拿去使用,比方說 DC 旗下品牌的 ABC 漫畫,也推出一個叫 Terra Obscura 的連載,裡面有一堆角色在 Project Superpowers 登場,可 DC 出版社不能使用同樣標題和劇情,因為那是 Project Superpowers 團隊的創意,是屬於他們的版權,DC 只能用一樣的角色發展新故事。

「公有版權」的命名方式也要額外注意,像 DC 有 Blue Beetle(藍甲蟲)這個名字的版權,但第一代藍甲蟲已經是「公有版權」角色, Project Superpowers 故事裡因此可以使用第一代藍甲蟲,只是不能再叫 Blue Beetle,只能稱為 Big Blue,而繼承他稱號的英雄則叫做 Scarab(聖甲蟲)。

愛德華孟克「吶喊」融合黑暗騎士電影。

「二創」則是你用自己風格詮釋原有作品,如上圖就把愛德華孟克的「吶喊」,融合黑暗騎士電影,但要注意的是,二創也不能抄襲,比方說作者雖沒有「吶喊」版權,但他擁有把「黑暗騎士融合吶喊」風格的版權,如果你做一樣的二創算是抄襲,所以不要以為「二創」能無視版權問題。

二創作品對比圖。

值得注意的是,「二創」往往沒有官方授權,通常官方會視為「二創」是推廣文化的一種手段,而選擇不提告,真正有授權的「二創」稱為「聯名」,因為官方看上你個人的創作風格,並邀請作者替他們既有的作品重新詮釋,美國的平行世界創作更是「聯名」概念的延伸。

最後再提醒一次,「致敬」、「二創」、「惡搞」及「參考」的 IP,皆不會蓋過那些被致敬、被影射、被參考、被二創的 IP,也就是說不會影響到原創的利益與形象,更不會混淆觀眾對原始 IP 的認識,否則就會是「抄襲」,因為「抄襲」就是從大方向到小方向,不論劇情、元素和服裝都完全一樣。

各種版本的超人。

總結來說,「致敬」、「二創」、「惡搞」是建立在大家知道原始品牌的情況,用新東西「凸顯」原始品牌的主題,如「超人」是希望的象徵,因此創造一個致敬但卻象徵絕望的角色,藉此強調「超人」的善良對人們是多麼重要,這才是「致敬」、「二創」、「惡搞」的重要性,他們與原始品牌是互補的。

上面提到的例子,即能下意識看出哪些角色是致敬「蝙蝠俠」和「超人」,這些類似角色並沒有蝙蝠標誌或 S 標誌,更沒有黑色和紅黃藍三色做為服裝主要顏色,以明顯區隔讓大家不要混淆。因此下次若人再用「致敬」和「參考」當作自己「抄襲」的藉口,請大家用力舉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