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慾望城市》再續前緣,為什麼我們格外懷念缺席的「無敵大女人」莎曼莎?

為什麼我們格外懷念缺席的「無敵大女人」莎曼莎?

可以說,莎曼莎是紐約與性愛的代言人,所以《慾望城市》事實上應該是莎曼莎的故事,善於觀察的凱莉其實是觀眾的嚮導與分身,她不斷挖掘姊妹掏的情感與生活難題,然後陪著她們渡過難關。但是,如果沒有莎曼莎,《慾望城市》之中也就沒人為凱莉提供那些那些最令人臉紅心跳與羞於啟齒的難關:剃陰毛是不是才有禮貌?上牧師會不會對上帝不尊重?如果高潮連連的體質有天拒絕高潮怎麼辦?如果好男人喜歡的球隊輸球就陽痿又怎麼辦?妳能想像夏綠蒂遇上這些問題嗎?她可能得結結巴巴十分鐘才敢開口。

《慾望城市》影集劇照。

莎曼莎某種程度上是《慾望城市》裡的超級英雄,她有話直說,而且拒絕被否認、被定位、當然更不屑被批判──連她心愛的人也不能批判她。這個角色並不是一個擁有豐富內涵的角色(這是肥皂劇形式與編劇的錯),但是莎曼莎確實提供了 90 年代女性意識抬頭時代裡的一種幻想姿態,那是無敵的大女人形象,她敢於表達慾望、而且渴望達到慾望、不會羞於自己的目的與手段。

從莎曼莎最直白的一句台詞裡可見端倪:

「我不會被你與社會批判,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在、只要我還跪得下去……我想穿什麼就穿什麼,想幫誰吹簫就吹!」

金凱特蘿飾演《慾望城市》莎曼莎一角。

女體盛,極度政治不正確;但為了增加情趣而興高采烈地自己扮成女體盛,這是莎曼莎會做的事。

莎曼莎的角色定位,很明顯在四個角色中屬於搞笑擔當,許多喜劇橋段都是由她負責,而有些搞笑片段來自於某種歧視與偏見。像是莎曼莎的某一任前男友成為了變裝皇后、或是她對於跨種族性愛的刻版印象等等(對同性戀的刻板印象則發生在所有角色身上)。但這並不代表莎曼莎的角色有特殊的劣根性,這代表《慾望城市》是部不折不扣的 90 年代影集──許多觀眾在那時會瘋狂大笑的歧視,現在都變成了違反政治正確的禁語。這種因時代不同而導致的認知上差距,卻是《And Just like that》最適合大作文章的元素。

《慾望城市》影集劇照。

莎曼莎的時尚裝扮永遠與其他角色有很大的落差,看看誰能駕馭這一身烈火鳳凰?

就跟所有 2001 年以後的好萊塢影視作品,都避談世貿中心一樣,這種時代落差是老作品翻新後可以著墨之處,但是最有上個世紀玩樂風格的莎曼莎,卻在這個世紀的新續集裡消失了,那麼,《And Just like that》還能帶給我們什麼衝突?And ALL just NOT LIKE THAT.

金凱特蘿飾演《慾望城市》莎曼莎一角。

批評《慾望城市》的觀眾不在少數,可以批評《慾望城市》的角色空洞,但是有話直說、有屁快放的莎曼莎,卻是許多電視劇裡最真誠的角色之一,她沒有困在愛不斷理還亂的糾結裡,她最大的困惑都來自於自我價值觀的衝突,而不是大人物欲擒故縱的愛情遊戲、也不是「舉或不舉」的陽痿危機,她要確定一份愛是不是真誠,得先問肉體上能不能滿足,因為對她來說,靈肉不可分離。甚至當她遇上真愛時,她仍然保持著這種務實的態度:當她抓到難得情逢對手的旅館老闆男友出軌時,她雖然原諒了他,但還是了結了這段關係──因為彼此的信任被打破了,而那是無藥可救的。

《慾望城市》影集劇照。

莎曼莎曾經熱戀旅館大亨,但大亨這個角色結尾實在寫得太糟了。

對於愛情間的信任關係有著高標準、絕不吃回頭草、絕不接受情緒勒索,這些感情準則聽起來,似乎對 2020 年代新女性也很受用。事實是莎曼莎是《慾望城市》裡最真實的角色,只是她被困在一個需要她扮蠢扮淫亂的卡通式地獄裡,只能運用各種刻板印象來搏君一笑。

《慾望城市》影集劇照。

據說金凱特蘿不滿莎拉潔西卡帕克對她諸多不公平的對待,因此做出永不回歸《慾望城市》的決定。而不管是凱特蘿自己太難搞,還是總是在媒體前表示他們沒有不合的帕克真的有鬼,總之,《And Just like that》裡沒有莎曼莎的身影都不讓人意外,不管最後她會不會驚喜回歸(機率太低了),或是《And Just like that》真的能再創新猷,這都不妨礙我們再一次思念莎曼莎。

金凱特蘿飾演《慾望城市》莎曼莎一角。

沒有太多人能駕馭這套龐克豹紋。

莎曼莎在《慾望城市》影集最後終於找到她的真愛,這不算是這個角色最好的結局:這麼多年後,我們仍然會被她那些夠賤又真實的台詞逗笑、仍然懷念甚至嚮往她的為人、仍然會好奇她對 tinder 或是各種新時代性愛遊戲有什麼洞見……這對一個虛構角色來說,才是最完美的結局──她甚至不需要拍一套新影集才能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