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髒話面面觀》:分析髒話、理解髒話、進而崇敬這些 damn fxxking dxxk sxxt!

尼可拉斯凱吉一起坐下來吧,這是你遇過最棒的凱吉,他衣著整齊、他用詞高雅、他唱作俱佳、他甚至沒有拿槍指著誰的頭,他要帶著我們一起探索一些英文單詞,透過語辭學、社會學、醫學、心理學、還有許多喜劇天才提供的見解,分析它們的起源與影響……這也許是你想帶著孩子一起看的凱吉作品,這是關於 fuck、shit、bitch、dick、pussy、與 damn 的 Netflix 紀錄片影集,這是《髒話面面觀》。Shit. It’s fucking good.

《髒話面面觀》尼可拉斯凱吉。

《髒話面面觀》

這六個字,即便土生土長台灣(而且英文很差)的我們都會用,事實上,幾乎大部分的未開發到已開發國家人民,不管英文是不是他們的母語,這些髒話他們都耳熟能詳、並且使用在他們每天面對的萬事萬物上。這當然掀起第一個簡單的問題:那麼網飛製作《髒話面面觀》的意義是什麼?我們可不需要教授來教我們怎麼說 fuck。而第一集《Fuck》的內容,就跟你想像的一樣:有韋氏字典編輯分析 fuck 這個單字的歷史起源、它在哪個世紀開始變化語義;哪些電影裡說過最多次 fuck——嘿,不過,我之前就告訴過你「史上講最多髒話的電影」是什麼了。

聽起來這個紀錄片節目似乎就跟所有 DISCOVERY 節目一樣富有教育意義,但這樣的內容套路,套在六個髒話用詞上似乎變化不大。事實不然,《髒話面面觀》仍然很努力地去做出六個髒詞之間的差異:第一集的「fuck」定下介紹方式之後,第二集的「shit」不但討論糞便是如何演化成一個挑戰禁忌的髒話,同時,節目也在這一集裡,透過醫學實驗,測試髒話對人類忍耐痛苦的貢獻——原來當我們越罵髒話,就能讓我們在痛苦中堅持更久一點。此外,也探討 shit 如何從負面用詞,演化成正面讚美用詞:「THE shit」表示這人很了不起、「good shit」表示這貨很優、而「eat that shit」有時只是指吃飯而已。

《髒話面面觀》:髒話能讓你忍受痛苦。

《髒話面面觀》:髒話能讓你忍受痛苦。

《髒話面面觀》的每一集不只在探索不同髒話的來龍去脈,同時都要探索所有髒話對人類社會文化的意義是什麼。我們觀賞《髒話面面觀》,並不只是讓凱吉正視著我們,說我們是個「bitch」而已,它正視髒話的存在意義,分析髒話為何是髒的?而且這些意味下流的單詞,又如何同時能用來讚美、指代事物、甚至強化我們的主張、或被賦予某種社會意義、乃至於自我肯定:bitch 是個連愛罵髒話的男性都盡可能迴避的一個詞(連凱吉都很少罵)。但對於當今許多女性而言,她們用 bitch 自稱,象徵著自己的堅強、族群意識、以及拒絕被欺壓的決心。

美國歌手亞莉安娜。

如今亞莉安娜專輯裡有過半數歌曲都被加上「explicit」(成人內容)標示。

聽聽莉佐 (Lizzo) 的金曲:

「我剛做過 DNA 測試,才發現我就是個百分百的 BITCH。」

別擔心凱吉被淹沒在這些豐富的專業知識之中,沒人能淹沒他,更何況是當他可以自由罵髒話的時刻。《髒話面面觀》甚至可以說是近期凱吉最好的作品之一,這裡不只有他的狂,而是他以各式各樣的面貌,來詮釋髒話同樣各式各樣的面貌。凱吉有時溫柔、有時沈重、有時慷慨激昂、有時冷言諷刺,正如他在開場時說的,演員需要透過想像力來詮釋他們的角色,而有時髒話是他們用來接近角色最好的工具之一。

山繆傑克森。

Fuck 之王山繆傑克森

我們看過凱吉色咪咪地講髒話、憤怒到口沫橫飛地講髒話,而現在他不再任何一個角色之中,卻宛如為髒話喉舌的人類代表,努力地向你解釋髒話的必要性與偉大。《髒話面面觀》比起凱吉的那些 B 級電影,有著更有趣、更滔滔不絕、更加凱吉的凱吉——你會希望凱吉是你這學年的修辭學教授。

《變臉》尼可拉斯凱吉。

《變臉》的凱吉:讓「桃子」變成下流代名詞。

這不是讓聽到髒話就會爽的你很爽的影集,相反地,《髒話面面觀》讓你得到更多髒話與髒話以外層面的快感,它告訴你講髒話有時甚至有其必要;講髒話能夠凝聚共識、跨越藩籬;如果《髒話面面觀》讓你對髒話有了一絲宗教性的虔誠,那代表,你又多了解了一點關於人類這個極其複雜的生物:我們下流又神聖,而髒話在這兩個極端來去自如。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