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評】《如果 30 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不只有可愛,它還要告訴你一件重要的事 :「同理心」是美麗的

關於這齣戲,有人說是本季日劇黑馬,有人說是它擁有「櫻桃魔法」(Cherry boy 有處男之意),一部從推特一次只能上傳四張圖、所以在極短篇幅裡不拖泥帶水但又常斷在讓讀者搔到一點癢處的 BL 短篇漫畫,到承襲前年讓田中圭林遣都大紅的《大叔的愛》而帶起的 BL 劇風潮、今年短短幾個月就讓赤楚衛二町田啓太爆紅的深夜劇《如果 30 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成為今年最受矚目的日劇之一──聲勢甚至直追今年初的砂糖大撒糖的《戀愛可以持續到天長地久》,頗有小兵立大功之感。

《如果 30 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劇照。

如同當年也是紅透全日本的《小海女》一樣,30 魔法師也有完結失落症專用詞「チェリまほロス」(Cherry Maho Loss)。

 

從陌生到熟悉,「30 魔法師」描繪靦腆心境

《如果 30 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作品名稱就是故事角色設定:平凡上班族 30 歲處男「安達清」(赤楚衛二 飾),成為「只要觸碰到他人身體,就能聽到他的心聲」的魔法師,但無意間得知全公司的萬人迷「黑澤優一」(町田啟太 飾)竟然暗戀他許久,整齣戲就扣在可愛又羞澀的安達,與黑澤之間的互動,由此萌生出對愛情的體悟及感觸。

《如果 30 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劇照。

《如果 30 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在每週五深夜一點到一點半播出,與許多深夜劇一樣,每集約只有二十多分鐘的篇幅,神似當時漫畫連載一次只能上傳四頁漫畫(等於四頁就要說完一個段落)的創作格式。在一集只有二十幾分鐘(還不加上片頭片尾)的情況之下,共十二集的《如果 30 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在赤楚衛二以「非常」可愛的神情(可以說是全劇爆紅的主因)演出那種面對愛情前的舉棋不定,以及町田啟太帥氣但尊重對方心意的表演,節奏感輕快,短小精練──雖說是 BL 劇,但更是拍得精準清楚的愛情劇,確實好看。

赤楚衛二。

赤楚衛二。

 

BL 男男配?櫻桃魔法?引爆觀眾共鳴的重點在於「同理心」

不過,真要說《如果 30 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是個有頭有尾、擁有縝密情節安排的連續劇,我想,這其實不是這齣戲最吸引人的原因(我相信許多人看了每集的前十分鐘,大概猜得出後十分鐘的轉折是什麼了),而是我們可以透過那個自覺平凡的安達的內心讀白,看到一部份的自己──不只是原本的異性戀在面臨並接受同性愛之前的驚慌失措,而是「在愛情前無法下定決心的情緒」。

那種忐忑、那種焦急、那種逃避,無關異性戀同性戀,那種感受,說服了許多觀眾──頗有數年前《月薪嬌妻》裡,原本認為自己會單身一輩子的津崎平匡,那種逐步被女主角美栗所打動的劇情安排及細膩表現。

《如果 30 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劇照。

這幕讓多少人露出姨母笑。

不過,這齣戲最動人之處,在於它傳遞出一種價值觀:就算你沒有魔法(因為這世上沒有人擁有知道他人心思的魔法),不過,身為人類,我們能夠理解他人的立場和感受,我們沒有魔法卻擁有「同理心」,但如同最後一集安達的同事藤崎(佐藤玲 飾)對著那個懷疑自己的安達時所說的:

「有沒有交往對象,談不談戀愛,那都是個人的自由,但是,不管做了什麼選擇,你都必須喜歡做出那個選擇的自己。」

《如果 30 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劇照。

佐藤玲在 IG 直播說自己的角色雖然不再是原著的「腐女設定」,但就像「父母希望孩子幸福」、「心裡希望朋友幸福」那樣的愛,她的表演也很好地提升整齣戲的可愛感覺。

藤崎當然沒有魔法,但是她也已經無需魔法了,因為她比安達、比許多人還要清楚「能聽到他人心聲」魔法的真意──儘管那其實就是能輕鬆同理他人的「同理心」:在因為他人想改變自己、同理他人之前,你必須要先確認你自己,先愛你自己,當你懷著對自己的「愛」,心裡有了自己,才能去同理你想同理的人──這才是最好也是最美的同理心。

 

(* 2022/2/24 更新)由赤楚衛二及町田啓太主演的漫改真人劇《如果 30 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全新電影版,已於 2 月份正式殺青,更確定自 4/8 起與日本同步在台灣上映。

《電影版 如果 30 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預告:

電影資訊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