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永遠看不到的電影《正義聯盟:終須一死》(四完):事過境遷,仍然無奈天不從人願

這代表漢默想通了,少年得志大不幸,但話又說回來,這不代表《正義聯盟:終須一死》不會成功。事實上,儘管漢默說得這麼大氣,許多年來,他一直在分享關於《正義聯盟:終須一死》的故事,好像從來沒忘記過這次經驗:他分享過蝙蝠裝的設計,是非常「角色導向」的,而且兼顧戰鬥需求與韋恩的土豪氣派 ── 由鈦合金與義大利真皮製成,富機能性(遠早於《黑暗騎士》的機能性設計),還能讓穿上它的蝙蝠俠可以順利轉頭,這是史上所有蝙蝠戰袍都做不到的創舉。

《正義聯盟:終須一死》的蝙蝠頭套設計。

《正義聯盟:終須一死》的蝙蝠頭套設計。

好想看艾米漢默當蝙蝠俠!

他還分享過,他的蝙蝠俠更像克里斯汀貝爾的版本,更加黑暗、猜忌與疏離(否則布魯斯在《正義聯盟:終須一死》裡也不會搞這麼多事),不會像喬治克隆尼方基墨那麼 campy;還有超人與女超人的戰鬥,將會是星球級的,當他們從地球打到外太空,會有好幾個城市遭到破壞 ── 還有一台航空母艦會被他們打爆!艾米保證這會是前所未見的巨大戰鬥片段,藉以證明超人與女超人這兩位天神的驚人實力,以及他們當時都想制對方於死地的決心。

演員艾米漢默。

漢默如今才 34 歲,前程如錦。

10 多年後,連《正義聯盟》看來都失敗了,《正義聯盟:終須一死》反倒變成了少數人心中的遺恨:如果《正義聯盟:終須一死》成功了,DC 電影將更加開枝散葉,超英雄電影類型當然不會只有漫威說得算。超人與蝙蝠俠這些超英雄始祖,將會繼續在大銀幕上娛樂觀眾,而不像現在光提到就讓好萊塢尷尬。而觀眾也會更早學到,大銀幕是可以跟漫畫一樣,同時存在多個不同次元的同一位超英雄。《正義聯盟:終須一死》的成功不會阻止漫威的發展,甚至也會讓繼承諾蘭風格的查克史奈德黑暗版本延續下去,自此華納手握兩種截然不同風格的 DC 宇宙,可以詮釋更多更複雜的超英雄議題。

導演查克史奈德。

查克史奈德後來職掌 DC 電影大旗。

喬治米勒之正義聯盟

萊恩猶尼康柏 (Ryan Unicomb) 就是抱持遺憾的人之一,多年來他一直想以另一種方式復活《正義聯盟:終須一死》:拍一部《正義聯盟:終須一死》的紀錄片。但這部在 2015 年宣佈的紀錄片電影,也像它的對象一樣多災多難,萊恩一直與華納交涉,希望他們能允許這部紀錄片的製作。歷經 5 年後,2020 年這部名為《七個朋友:喬治米勒之正義聯盟》(Seven Friends: George Miller’s Justice League) 的紀錄片,終於恢復製作。他們將會採訪這部電影的演員與幕後製作團隊,也會盡力試圖還原當年定稿的超英雄戰袍等等,預計今年內展開實際拍攝計劃。

萊恩猶尼康柏製作《七個朋友:喬治米勒之正義聯盟》。

萊恩猶尼康柏製作《七個朋友:喬治米勒之正義聯盟》。

《正義聯盟:終須一死》的故事就到這裡了,也許你還有最後的一個疑問:當這部電影最重要的創意主腦喬治米勒,被告知計畫中止時,他有什麼想法呢?米勒從來沒有對外公佈他的感想,他從來沒有向媒體表達過任何抱怨,甚至在他後來因為《瘋狂麥斯:憤怒道》的分紅問題,而與華納影業對簿公堂時(後來官司已經塵埃落定),他仍然沒有藉機報仇大爆《正義聯盟:終須一死》的八卦。在許多年後,萊恩猶尼康柏曾經多次接洽米勒,希望他為自己的紀錄片發表一些感想,但米勒的回答都只有一個:

「沒有意願。」

這是米勒對這件事的唯一公開態度。

導演喬治米勒執導《瘋狂麥斯:憤怒道》

米勒執導《瘋狂麥斯:憤怒道》。

我常說喬治米勒是澳洲硬頸仔,因為身為獨立製片人的他,需要自行籌措製片資金,而他拍攝的又偏偏是特技動作非常多的動作電影,在製片預算與技術難度上都是極大考驗,而他都撐過來了,沒有為了籌錢而讓大型電影公司收編他、或拍攝一些明顯為了撈錢的低劣電影。米勒喜歡殘忍的動作電影、喜歡溫馨的家庭電影,他用瘋狂麥斯與甜蜜小豬兩個極端來滿足觀眾。但是他最硬頸之處,在於他對《正義聯盟:終須一死》的態度,以米勒實事求是的態度,他製作這部電影必定耗費了大量的心力,而當《正義聯盟:終須一死》出師未捷 ── 甚至連師都沒出,他想必受到很大的打擊。

而他始終選擇閉口不說。

小島秀夫與米勒。

某宅宅帶著自己做的遊戲拜訪偶像,米勒給他溫暖的忠告。

也許我們將會在未來的紀錄片《七個朋友:喬治米勒之正義聯盟》裡,知道更多關於《正義聯盟:終須一死》的真正內幕,但是,這部我們永遠看不到的電影,已經告訴我們一個悲傷的啟示:即便你成功集結了許多英雄、做好所有準備,有時,天就是不從人願。

即便你是喬治米勒。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