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永遠看不到的電影《正義聯盟:終須一死》(四完):事過境遷,仍然無奈天不從人願

這個歷史悲劇裡,誰是我們最該怨恨的始作俑者?

複習前一集 >> 你永遠看不到的電影《正義聯盟:終須一死》(三):離成功那麼近、又不可思議地遠

是華納影業嗎?但他們原本是充滿信心的,也已經全力推動這項計畫;而如果沒有編劇工會罷工,那麼在那個 2007 年冬天,《正義聯盟:終須一死》(Justice League: Mortal) 也許就會定稿劇本、完成籌備階段、在 2008 年春天正式開拍。但編劇工會的歷史大罷工因素更加複雜,編劇所受的不平等待遇更加令人齒冷(妳能在這裡知道細節原因),他們罷工的問題是太晚進行了,而從來都不是不該罷工!

班史提勒參加編劇罷工。

是編劇也是演員的班史提勒也參加抗議。

那麼,是演員不適合嗎?固然,這一批我們現在耳熟能詳的演員,在那時仍然默默無名,但是,亨利卡維爾蓋兒加朵的例子告訴我們,這些新演員會因為全世界熟知的角色而大紅大紫 ── 正如克里斯汀貝爾一樣,儘管他從 9 歲就開始演戲,也演過 《美國殺人魔》這樣的熱門電影,但在布魯斯韋恩之前,沒有人因為他的角色而記牢他的名字。

《美國殺人魔》劇照。

《美國殺人魔》。

《正義聯盟:終須一死》:電影時間不巧以致失敗

統合來說,《正義聯盟:終須一死》是敗給了時間。它來得太早、又來得太不巧:2007 年超英雄電影已經闖出了名號,但像是《夜魔俠》等等 2000 年代中期的超英雄電影,品質都參差不齊,沒有給觀眾足夠的信心與支持理由,導致超英雄電影老本行的華納影業,在決策上有所猶疑,讓他們還無心經營一個巨大的電影宇宙,而不只是賺一部拍一部的系列電影 ── 相反地,由此可以看出凱文費吉等人的卓越遠見。

而《正義聯盟:終須一死》又碰上了難得的大罷工,讓這列急行車踩下了煞車,《正義聯盟:終須一死》喪失了一個水到渠成的絕佳機會。

《夜魔俠》劇照。

2003 年《夜魔俠》嚇到很多人。

事過境遷,你仍能看到《正義聯盟:終須一死》繼續幽微地影響著華納與 DC 電影。2017 年的《正義聯盟》,看起來就像它 10 年前無聲犧牲的前輩,你能看到閃電俠、水行俠與鋼骨這些新角色,在這部電影裡被一次介紹給觀眾:妳能看到超英雄們反目成仇,超人狠狠碾壓所有英雄。妳能看到 2019 年的《小丑》,使用與 DC 宇宙截然不同的全新角度,述說老角色的新故事,得到了巨大的迴響,而沒人在乎有好幾個小丑是不是很困擾。

《小丑》劇照。

這個小丑非常不一樣。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