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部永遠看不到的電影《蝙蝠俠對喪鐘:義警曙光》,很像《致命遊戲》?:我們需要愛交朋友的小班蝙蝠俠

「小班寫的電影劇本是我讀過最棒的蝙蝠俠電影劇本,他真的想到了一個超殺的故事,而我相信觀眾與粉絲一定會愛死的。」

我們在一年半以前聽過這句話,話中的「蝙蝠俠電影」,代表著班艾佛列克在 2017 年宣佈放棄的那部《蝙蝠俠》電影——我們永遠看不到的那部《蝙蝠俠》電影。它的片名有點怪得好笑:《蝙蝠俠對喪鐘:義警曙光》(Batman v Deathstroke: Dawn of Vigilantes);而當然,喪鐘 (Deathstroke) 是這部電影的大魔王。今天我們又知道了更多一點這部電影的消息:它很像《致命遊戲》(The Game)。

《致命遊戲》劇照。

《致命遊戲》。

 

我們永遠看不到小班的這部《蝙蝠俠》了?聽聽內容有多棒

隨著羅伯派汀森目前仍在紐約拍攝《蝙蝠俠》,小班的這部《蝙蝠俠》確定也許將永遠石沉大海──畢竟看來,派汀森的版本將會讓黑暗騎士返老還童好一陣子,布魯斯韋恩等於被重開機,而更年輕的蝙蝠俠、與更年輕的高譚市和許多還不成氣候的惡黨們,將會持續出現在大銀幕上好幾年。而小班的蝙蝠俠,是覺悟人生虛無的中年蝙蝠俠,他會面臨的危機與需要克服的心魔,都不是年輕小夥子會碰上的。

羅伯派汀森版本的《蝙蝠俠》。

羅伯派汀森的《蝙蝠俠》。

不過也許就是因為小班的《蝙蝠俠》劇本確定無法再現,所以看過這份劇本的演員,才能公然發表他對這份劇本的意見——我們說的是喪鐘本人喬曼格尼洛,他在《正義聯盟》片尾特別片段裡,以喪鐘造型出現。而他表示,這份小班撰寫(但他很不滿意)的劇本,深受大衛芬奇的影響。這當然不意外,畢竟小班才在 2012 年芬奇的電影《控制》裡飾演男主角。

喪鐘在《正義聯盟》片尾特別片段裡登場:

「(小班《蝙蝠俠》)有很多部份與電影《致命遊戲》很類似……這是一個真的非常黑暗的故事,喪鐘就像鯊魚……或是恐怖電影裡的殺人魔一樣,慢慢從內而外撕裂布魯斯的生活。喪鐘是很有系統性的:他殺了所有布魯斯身邊的親朋好友、毀了布魯斯的人生、讓布魯斯痛不欲生。因為喪鐘的目的,就是要讓布魯斯感受到,自己需要對那些發生在喪鐘身上的悲劇負完全責任。」

喬曼格尼洛接受採訪時表示。

喬曼格尼洛飾演「喪鐘」。

喬曼格尼洛都準備好了。

 

《致命遊戲》反轉再反轉千萬不能爆雷,很像小班的《蝙蝠俠》

如果你看過《致命遊戲》就知道,這是部永遠都最好不要爆雷的電影,所以我輕描淡寫地介紹:身為銀行家的好野人麥克道格拉斯,收到沒出息弟弟送來的遊戲邀請卡,祝他生日快樂。這場應該帶給他一個歡樂生日夜的遊戲,卻讓他在一個晚上身敗名裂、一無所有。而看來一個規模龐大的黑暗組織,想要透過這場致命遊戲,徹底毀滅他的人生。這部電影由大衛芬奇執導,當時上映時成績不佳,最後卻成為了著名的邪典電影,被認為是 90 年代最被低估忽視的優秀電影。

《致命遊戲》劇照。

《致命遊戲》。

另一個角度,《蝙蝠俠對喪鐘:義警曙光》聽起來也會很像電玩遊戲《蝙蝠俠:阿卡漢起源》(Batman: Arkham Origins):逃獄的高譚市匪徒黑面具 (Black Mask),為了報復蝙蝠俠,在聖誕夜號召世上最致命的八名刺客,讓他們爭奪懸賞 5 千萬美金的蝙蝠俠人頭。蝙蝠俠必須在這個不安的夜晚,躲避八名手段不同、神出鬼沒的刺客追殺,同時查出黑面具的真正目的。

《蝙蝠俠:阿卡漢起源》遊戲。

《蝙蝠俠:阿卡漢起源》。

這聽起來似乎可以摸索出《蝙蝠俠對喪鐘:義警曙光》的雛形:喪鐘佈下了天羅地網,要蝙蝠俠以身涉險踏入死亡陷阱,他會用盡手段,讓蝙蝠俠疲於奔命。而蝙蝠俠不會孤軍奮戰,也許高登局長的女兒芭芭拉(日後的「神諭」Oracle)、或是新一代羅賓等未來的蝙蝠家族成員,都會登場來幫助韋恩少爺。我們已經在後來的《正義聯盟》裡,看到小班飾演的蝙蝠俠到處招兵買馬,可以說,無論你喜不喜歡他的蝙哥版本,小班的蝙蝠俠是所有蝙蝠俠之中最講究團隊合作的版本:而招集完了正義聯盟之後,蝙蝠俠很可能會積極組織一支專屬高譚的蝙蝠軍隊。

《正義聯盟》劇照。

其實這種阿北少年配是近年蝙蝠俠電影裡罕見的喜劇嘗試。

 

「蝙蝠俠」在大銀幕上需要隊友了!羅賓、夜翼都是好題材

羅賓、夜翼、蝙蝠女這些角色,他們登場的年份已經比我們有些讀者的年紀還要久了,但是這些年輕人雖然已經在漫畫世界有了自己連載,在小螢幕上也有自己的影集,他們在大銀幕的發展卻持續受阻——至今華納影業仍然沒有積極推動這些「蝙二代」在電影圈出道。《蝙蝠俠對喪鐘:義警曙光》怪異的「義警曙光」片名,很可能是為這些年輕生力軍鋪路。蝙蝠俠的孤狼形象已經從整個 2000 年代持續至今,但他始終不是一個人,1966 年他就有個神奇男孩跟班了,但蝙蝠俠電影卻持續忽略這件事,這實在很可惜。

1966 年《蝙蝠俠》影集。

1966 年《蝙蝠俠》影集。

我們甚至可以想得深一點:在《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裡,我們看到一套羅賓的戰袍被陳列在蝙蝠洞裡,這也許是造成蝙蝠俠不願壯大蝙蝠家族的心靈創傷原因,而也許得靠喪鐘邪惡殘酷的陰謀,才會真正讓人際關係很糟糕的布魯斯韋恩,認真思考「人多好辦事」的真道理。

喬曼格尼洛表示:

「(小班《蝙蝠俠》)真的很酷、很黑暗、而且很殘忍,我曾經對它充滿期待。」

小班在這一年有很大的轉變。

先前的艾佛列克狀況並不好。

我們知道,班艾佛列克 2017 年過得並不好——他一整年沒有演出電影,原因來自於他的酗酒問題。他因此被革職、被踢出《蝙蝠俠》導演位子、乃至他放棄飾演蝙蝠俠、離開華納 DC 電影,現在看來不只是因為 DC 宇宙的潰敗而已,他自己本身的個人問題可能才是最重要的關鍵因素。

但是,他克服了酒癮、他現在試著恢復正常生活、他今年的電影《回歸之路》大受好評、他還有了新女友,也許,他可以再次回來飾演那個大叔蝙蝠俠?那個喜歡交朋友的有錢蝙蝠俠?華納?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