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汀塔倫提諾將為派拉蒙執導新一集《星際爭霸戰》(Star Trek)電影

昆汀塔倫提諾,一位你熟悉的導演,你熟悉他的鮮血、直晃晃的暴力與高張力的鏡頭,你了解他也是一位電影死忠宅宅,你不知道的是,他自小就是一位《星艦迷航記》(Star Trek)的死忠粉絲,他的童年美好回憶讓今天這則新聞成為本日最重要的影劇新聞之一:他將為派拉蒙執導新一集《星際爭霸戰》(Star Trek)電影版,而且保證是成人限定的R級。

等等,《星際爭霸戰》好像與鮮血相差甚遠,殺來殺去應該是《星際大戰》的強項才對。從1966年第一部星艦影集開始(你可以在Netflix上觀賞),星艦系列便保持著一種優雅古典的文藝風格,思考當初星艦創始之父金羅登貝瑞的故事設定就能了解:未來全地球人類攜手同心建立了「星際聯邦」,這個無國界的政治組織帶領著人類向外星勢力進行溝通、交流與合作,目的是為了拓展人類的發展邊疆與研究未知的宇宙事物。這是多麼理想化與和平的概念,先不提人類如何與其他物種和平相處,光是要讓人類攜手合作,以現今國際情勢看來,就是一件比飛向宇宙還困難的任務。

但換個角度,描述人類之間的背叛、忌妒與憎恨這些負面情緒,卻正是昆汀的拿手戲,有人也許會說昆汀鏡頭下的角色很複雜,但事實上他更像是把角色給「擬真化」了:沒有人擁有絕對的善與惡,即便最邪惡的人,也可能在一個無來由的情境裡放下屠刀,彷彿個人的善與惡就像是心中的骰子,隨手一骰,轉瞬間結果千變萬化。

對昆汀來說,帶著鮮血與陰影來到企業號永遠雪白潔淨的艦橋上,不但是圓了他的年少夢想,更是為《星際爭霸戰》的電影帶來一股新風,可以探索這些觀眾熟悉的角色所不熟悉的情緒領域。事實上,這也是新電影版系列總企劃J.J.亞伯拉罕想要的變化,在他監製到目前為止的三部電影版中,每位將近五十年前被創造的角色,都有了新的設定--史巴克與烏瑚拉相戀、寇克更加輕浮、修改可汗的出身設定等--為觀眾帶來了新鮮感。

另一方面,大量的星艦成員要在一部電影裡都有各自的容身之處,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但對於擅長多線敘事手法的昆汀來說,這更是他多年來最喜愛的一種導演方式。不管是《黑色追緝令》、《黑色終結令》或是《追殺比爾》等等,觀眾都得習慣他在每部戲裡錯綜複雜的跳接敘事,複雜、但不混亂,絕對令你意外,但絕非硬湊強掰。過去我們在幾部《星際爭霸戰》裡也看過不同劇情線交錯的設計,但昆汀的版本可能會將這種交錯提升到更高的境界。

當然,對於流年不利的派拉蒙來說,昆汀能夠加入《星際爭霸戰》無疑是項大利多,畢竟派拉蒙現在手上真正賺錢的系列電影,實在不多,《變形金剛》的成績就是一路溜滑梯、21世紀的《星際爭霸戰》也是賣得一片比一片差,去年的《星際爭霸戰:浩瀚無垠》甚至根本無法回本(派拉蒙已經退出《不可能的任務》製作,僅作發行)。如果昆汀能夠死馬當活馬醫,不管是對派拉蒙,還有《星際爭霸戰》來說,都是一次難得的機會。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