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鬼滅時代」首部爆款新番《咒術迴戰》:追求「正確性」以外的生存價值

潘光中

以一部 2018 年 3 月才開始連載的少年漫畫來看,《咒術迴戰》目前取得的成績其實相當傲人──漫畫連載進入 131 話、單行本剛推出第 13 卷,總銷量已經突破一千萬冊;10 月才上線的動畫,日本當地收視率在深夜番中排行第五,B 站播放量超過七千萬,標記追番人數約 366 萬粉絲。目前豆瓣評分 9.2,IMDb 評分 8.6。

即便有《鬼滅之刃》這種百年一遇的怪物大作在前,《咒術迴戰》仍然可以算是站上「現象級」作品之列。

《咒術迴戰》

五年前,在《火影忍者》、《死神》相繼完結之後,《我的英雄學院》、《鬼滅之刃》雖然被視為新一代的少年漫畫台柱,但是總不免有名不符實的爭論存在。在我們將《咒術迴戰》當成新一代的黑馬、後鬼滅時代的王道大作之前,不妨先重新審視一下這個故事。

不論是漫畫黨或動畫黨,只要進入這個故事,難免會有不斷閃過的既視感,發現許多前作的影子。

──主角無端捲入怪物襲擊事件,獲救之後取得超乎常人的強大力量。這是《死神》、《鬼滅之刃》;

──主角被歷代級的魔王附身,驚世力量不時成為正派隱憂,但同時也是主角的能力來源。這是《火影忍者》、《鬼眼狂刀》;

──主角加入一個神秘組織,得到許多各具能力的夥伴,在競合之間一面成長一面禦敵。這是《我的英雄學院》、《鬼滅之刃》。

《我的英雄學院》海報。

《我的英雄學院》

當然,這裡並沒有要指責原作者芥見下下有抄襲意圖,把《咒術迴戰》搞成了科學怪人式的縫合怪。《咒術迴戰》本身有自己完整的故事脈絡,角色設計相當特別,故事文本提出的思辨也獨樹一格。

其實,創作一個全新故事的過程,本身就很難完全超脫過去的經典,特別是越想追求邏輯性和結構性的作品,越容易與經典文本出現重疊。這是創作過程一個無法避免的原罪,並不構成「抄襲」或「剽竊」。不過截至目前為止,《咒術迴戰》的故事進程都還在一個可預見的框架內,或許未來還有機會發展出框架以外的反套路情節,就更能坐穩新世代王者的地位。

《咒術迴戰》單行本第一冊封面。

《咒術迴戰》單行本第一冊封面。

話說回來,《我的英雄學院》、《鬼滅之刃》這兩部上個世代的王者有一個共同點:動畫品質比起漫畫原作要高上一截。除了媲美大銀幕版本的作畫品質,流暢的武打場面、相輔相成的襯樂渲染,使得觀賞體驗一躍成為劇院級的享受。可問題是,這兩部作品的故事推進速度相對緩慢,而《咒術迴戰》目前也面臨這樣的隱憂,單集的內容略顯單薄,雖然能靠動作場面加快節奏,可實際上帶出的訊息量卻相當有限。

這或許是現階段「追更派」與「養肥派」最大的差異點,不過以目前的聲量和風向,多數的觀眾似乎並不介意。

《咒術迴戰》動畫。

換一個面向,《我的英雄學院》雖然作品名稱有「英雄」兩字,但是主角們的英雄氣概卻不怎麼濃烈;另一部《一拳超人》的世界觀也相仿,大家眼中的「英雄」、「超人」雖然都有過人的特質,但其實更接近「明星」、「藝人」的型態,真正理解並貫徹實行英雄使命的角色,寥寥可數。

《咒術迴戰》動畫。

但是《咒術迴戰》的表面男一虎杖悠仁卻不同,他的確有著英雄的氣質──富貴不淫、貧賤不移,威武不屈以外,路見不平絕對拔刀相助;這路設定就與《鬼滅之刃》的主角「頭柱」竈門炭治郎十分相似,就算遇上打不贏的對手也果斷出手,從不給自己找藉口退縮。

《咒術迴戰》動畫。

在這以外,《咒術迴戰》還有一個超越主角魅力的頂天存在,就是咒術高專的一年級班導五條悟。雖然有人說他的設定是借鑒《火影忍者》的卡卡西──平時遮住眼睛,眼罩摘下的時刻就是大絕登場;不過五條的性格更囂張、實力更強橫,並且從不掩飾對體制和權威的蔑視,這點應該是他快速圈粉的最大原因。

動畫導演朴性厚繪製的片頭曲《迴迴奇譚》單曲封面。

動畫導演朴性厚繪製的片頭曲《迴迴奇譚》單曲封面。

整部作品到目前為止登場的角色,無論正反雙方,個性與形象都非常鮮明;但是以動畫前九集的內容,有出場機會的人數實在太少,這就回到前面提過的隱憂──單集訊息量不足,可能也是受限於漫畫才剛進入 131 話,製作方 MAPPA 又堅守不過度追加原創劇情的底線,無法添加太多內容。

漫畫劇情其實已經進入文本的核心──什麼才是「正確的生存價值」?人類、咒靈都在爭搶地球的主導權,擁有能力的咒術師分成兩派展開對戰,姑且不論哪一方最後能獲勝(雖然結果顯而易見),但那一方的論點才是「正確」的?進一步說,何謂「正確」?這個最初從主角虎杖悠仁口中說出的疑問,看來只有到終局大勢底定的時候,才會揭曉「正確答案」了。

《咒術迴戰》動畫劇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