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最狂、最騙人、最獵奇浮誇的好萊塢電影海報,來自非洲:迦納手繪電影海報藝術傳奇

從 Instagram 吹起的迦納手繪電影海報風潮,幾乎每半年就會被錯過風潮的網友瘋狂轉貼。如果你又看到像是《你沒有看過那麼狂的《異形》海報!》等等把「腦洞」、與「電影海報」組合在一起的文章標題或hashtag,那八成又跟「致命獵物畫廊」(Deadly Prey Gallery)、以及迦納巡迴電影院 (Ghanian Mobile Cinema) 有關。

迦納巡迴電影院。

迦納巡迴電影院。

手繪電影海報曾經是上個世紀的電影海報主流形式,過往數位輸出技術並不普及,電影公司的海報,無法大量快速地製作並發布到所有地方戲院。因此,電影院需要聘請畫師,照貓畫虎地手工繪製當期電影的大型看板,例如台南全美戲院被尊稱為國寶的畫師顏振發先生,就畫了超過 50 年的手繪海報。不過,在非洲的迦納,這裡的手繪海報發展,狀況不太一樣。

台灣國寶畫師顏振發先生。

國寶畫師顏振發先生。

提到這股迦納超狂海報風,其中翹楚的代表性作品,莫過於羅賓威廉斯的生涯代表作《窈窕奶爸》(Mrs. Doubtfire)。這部電影是羅賓威廉斯主演票房成績最好的作品,描述一名離婚丈夫,扮成阿婆管家回到前妻家照顧小孩的溫馨喜劇。沒錯,這應該是溫馨喜劇,但在迦納,這部電影的海報長這樣:一個髮線後退的男人上半身浮出地板,抓住擺出魁星踢斗姿勢、化妝成陶德菲爾老太太的羅賓威廉斯,而這位老太太宛如掄起楊家槍,將手中掃把刺穿後方另一個男人的眼窩,吐出長長舌頭的男人,眼見是活不成了。

手繪海報《窈窕奶爸》火爆版。

《窈窕奶爸》火爆版。

這不是羅賓威廉斯因為特殊化妝而獲得奧斯卡的《窈窕奶爸》,這海報應該是出自電影《魔鬼窈窕奶爸》、或是《掃把九頭龍閃》。我們記得很清楚,這部 13 歲以下觀眾建議家長陪同觀賞的電影,根本沒出現把人眼珠插出頭顱的鏡頭。歡迎來到迦納巡迴電影院海報的新宇宙:這裡的海報絕不照本宣科、這裡的海報絕對有視覺震撼、這裡的海報當然要給你貼心的爆雷。看看《異形》的海報,大剌剌地將異形畫在海報上,還畫了異形從出生到成熟的變形三階段,而抱著貓貓的雪歌妮薇佛不需要害怕——她抱著的貓貓雙眼射出了死亡光束。

《魔鬼孩子王》真的很魔鬼。

《魔鬼孩子王》真的很魔鬼。

這一點都不符合《異形》導演雷利史考特的美學,他說:「我們越遮掩異形的真面目,觀眾就越會被他們自己的想像力整死」。但是在迦納,異形不怕拋頭露臉。

不是迦納電影院亂搞,這些視覺獵奇的元素來自一條有趣的脈絡:我們得談談迦納巡迴電影院。在迦納過去,你只要有一台錄影帶/VCD/DVD播放機,再加上一台發電機,你就可以做起「巡迴電影」的生意。找一片空地,最好有電線桿、枯樹或是任何可以吊起一大塊白布的旗桿類裝置,擺上投影機、播放機,以及啟動發電機,那些接下來,你需要的就是等著向觀眾收門票——絕大多數時候只需要帶電視機就行,還不需要放映布幕跟投影機。

《異形》海報。

《異形》海報:我手上的不是貓,是光砲。

像這樣的迦納巡迴電影院,在全盛時期約莫將近有一百家左右,他們的組成也很複雜,有些是對西方好萊塢電影充滿熱情的迦納人,有些是眼見本小利多而心動的投資客,有些是透過好萊塢電影攬客順便傳教的基督教團體⋯⋯人人都想放電影,這讓這些電影單幫客們之間,必須做出市場區隔,但是,大家放的電影都是阿諾與史特龍主演的好萊塢電影,單單電影內容沒有任何差異。而有頭腦的迦納「電影公司」,就想到透過手繪海報來讓自己看起來不一樣。

社會寫實電影《小教父》看起來變成《魔鬼剋星》。

社會寫實電影《小教父》看起來變成《魔鬼剋星》。

所以這是為什麼迦納電影海報與眾不同的原因:這些手繪海報是他們唯一的行銷宣傳物,畢竟阿諾沒有空到迦納參加《魔鬼終結者2:審判日》首映,因此,這些海報便必須擁有 200% 的電影魅力:它們必須在等身大的電影海報裡,呈現這部電影裡所有會吸引觀眾的元素。而演員容貌或外型甚至一點都不重要——畢竟迦納同胞也沒有閒時間記住史特龍的全名。但他們會記住爆炸、子彈、鮮血、與肢體變形的怪物。因此,迦納手繪電影海報必須暴雷,把《異形2》最終異形女王大戰工程機器人的模樣畫上去,把《撕裂人》的怪物最終形態畫上去,這樣觀眾才清楚,他們付的電影票錢都花到哪裡去了。

這兩張《城市獵人》海報實在太像了,哪一邊才是迦納版呢。

這兩張《城市獵人》海報實在太像了,哪一邊才是迦納版呢。

「爆雷死全家」,這種話只會出現在已經產生電影觀影文化的觀眾之中,他們知道驚喜是最棒的觀影體驗,而他們希望在戲院裡最後再接收這份驚喜,但對迦納觀眾而言,他們可不喜歡驚喜的感覺,那太迂迴耗時了。為此,迦納電影海報不但得爆雷,還得「偽裝爆雷」,如同被畫成成龍電影的《窈窕奶爸》,這部只有扮裝與笑話的溫馨電影,攬客力可能不足,因此它必須增加一些「刺激」的狗血——讓羅賓威廉斯一帚刺穿壞蛋的腦袋應該不錯。

這才叫貨真價實的《變臉》!

這才叫貨真價實的《變臉》!

因此,爆雷、獵奇、與近乎詐騙的浮誇,成為了迦納手繪電影海報的主旋律,以《變蠅人》來說,這套悲哀的科幻恐怖電影,在迦納變成了蒼蠅惡魔殘害人類的恐怖大作——警告科技發展過頭世反噬人類的悲劇太沒有魅力了。我們能看到人頭蒼蠅身的怪物、蒼蠅人左手化為尖刺毒鑽、怪人抓住被害者的頭殼、還有整張海報上滿滿的四腳蒼蠅。而就跟蒼蠅其實有六隻腳一樣,這張海報上有太多偽造的恐怖元素,因為這張海報而去看電影的觀眾,大概會憤怒地高喊退票還我錢吧。但問題是,這張海報確實能夠騙到觀眾進場,並且滿懷期待看到畸形蒼蠅怪物大殺四方。

《變蠅人》手繪電影海報。

《變蠅人》。

所以我們可以輕易理解,在迦納手繪電影海報上,好萊塢電影看起來都像來自另一個次元的好萊塢電影。就跟《變蠅人》或《撕裂人》一樣,科幻恐怖電影會變得更加恐怖;而像是《窈窕奶爸》這樣沒啥動作也不太恐怖電影,也會變得既火爆又恐怖。再舉個例子,尼克諾特 (Nick Nolte) 主演的《火爆教頭》(Blue Chips),是籃球教練無所不用其極訓練菜鳥球員、同時諷刺大學籃球隊歪風的運動電影,迦納版的海報上,籃球員們打球打到全身是血……有點誇張但還說得過去,問題是,左上角畫了拿著染血匕首的尼克諾特,看起來就像是他捅了球員一樣……這也火爆得太過份了吧!

手繪電影海報《火爆教頭》火爆過了頭。

《火爆教頭》火爆過了頭。

如今,迦納已經不再是西方列強的殖民地,逐漸轉變為繁榮的西非大國,像這樣四處流浪的迦納巡迴電影院也早已消失,但是這門手藝卻仍然沒有失傳。布萊恩恰金 (Brian Chankin) 成立的「致命獵物畫廊」,就是積極保存文化的功臣之一。這裡的成立宗旨是:「……保存、教育、展示、推廣來自迦納的手繪電影海報藝術」。許多當年的畫師仍然繼續創作這些偽電影海報,提供美國的致命獵物畫廊展示,並經手販賣給有興趣的買家——《撕裂人》與《星際異攻隊》導演詹姆斯岡恩就表示,這兩張迦納版《撕裂人》海報,是他看過最棒的創作,這兩張他都要買回家。

岡恩讚賞《撕裂人》海報,右方海報下方那個兩手一攤的姿勢充滿無奈。

岡恩讚賞《撕裂人》海報,右方海報下方那個兩手一攤的姿勢充滿無奈。

除了黑人抬棺,手繪電影海報是迦納另一項更為美麗的文化輸出,而很棒的是,有人願意繼續保存並延續這段已有 40 年歷史的藝術文化。當我們已經看慣一成不變的好萊塢大頭電影海報,簡單粗暴又爆雷(儘管可能是假雷)的迦納電影海報,足以讓我們在還沒進戲院前,就先得到意外的驚喜與滿足,這樣的海報不算詐騙,也不能算是爆雷,它甚至不算是電影海報——它已經是自有生命的異次元造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