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背後】蘇珊莎蘭登,這位不服從影后:將「明星」作為抗爭發聲的工具

葉郎

奧斯卡影后 : 蘇珊莎蘭登 (Susan Sarandon) 日前在華盛頓的女性大遊行中被逮捕。包含這位「 明星 」在內的五百多名女性,在參議院大樓中靜坐抗議川普對非法移民的零容忍政策,最後以非法集會遊行的名義全數遭到國會警察逮捕。這不是蘇珊莎蘭登第一次參加遊行,更不是她第一次被逮捕。她正是路見不平絕對第一個跳出來的不服從影后。

 

攻佔國會山莊的「 #女性不服從 」運動

「被逮捕了!要堅強!繼續戰鬥!」#女性不服從

6 月 29 日清晨三點,影后蘇珊莎蘭登在自己的 Twitter 上發了這則貼文。

美國總統川普對非法移民實施強硬的「零容忍」政策導致上千個家庭骨肉分離。憤怒的女性運動團體「女性大遊行 Woman’s March」以「#女性不服從」為號召,在華盛頓發起集會遊行。她們佔據參議院大樓中庭,裹著類似拘留中心發給隔離孩童的銀色毯子,高呼口號呼籲停止不人道的政策。

莎蘭登在抗議群眾被國會警察逮捕清場後,仍持續透過 Twitter 發布照片更新動態。

「數百名女性以美麗而充滿力量的行動,主張讓所有被不人道的移民政策拆散的家庭再次團圓。這是民主的樣貌。#女性不服從」

她在清晨五點時發文說道。

 

蘇珊莎蘭登 將「 明星 」作為抗爭工具

事實上不過才幾個禮拜前,她和另外一名女星茱莉安摩爾 (Julianne Moore) 才剛剛參與了紐約的反槍枝暴力遊行。

明星是好萊塢運作機制中最核心的價值鏈,這就是爲什麼電影海報上明星的頭像永遠佔了七八成的版面。忙碌的蘇珊莎蘭登則把自己的頭像放進了另外一個價值鏈──言論自由的市場裡,用她的臉來為各種被壓迫者、弱勢議題代言發聲。

所以多年來美國的各種運動浪潮中,莎蘭登幾乎無役不與:

-1999 年她參與紐約的遊行,抗議紐約警方射殺沒有武裝的黑人移民。她和 218 名抗議群眾在該次遊行中於紐約警局總部被捕。

-2003、2006、2007 年她多次參與遊行反對美國對伊拉克的戰爭。

-2011 年她現身紐約的佔領華爾街運動,表達支持,甚至還以自己的經驗提供現場抗議者策略上的建議。

-2013年她發表文章聲援國際特赦組織發起的示威,譴責土耳其政府長期以來對異議份子的壓迫、逮捕、拘禁。

-2016年她和馬克盧法洛 (Mark Ruffalo) 參與了洛杉磯的反對輸油管遊行。她甚至主導發起了抵制活動,要大家把跟油管建設有關的幾家銀行中的帳戶關閉、存款提光,直到銀行跟油管劃清界線。

 蘇珊莎蘭登 在電影《 終極證人 》中飾演一名律師。

《終極證人》(The Client) 中扮演律師的蘇珊莎蘭登。

 

將理念化為電影:《 越過死亡線 》

有時候,蘇珊莎蘭登做的不只是現身而已。

1993 年左右,她讀了一本改變她一生的書:《越過死亡線》(Dead Man Walking)。原來對於死刑議題沒有立場的她開始有了自己的想法:

「我後來終於懂了從來就不是『誰夠格被殺』的問題,而是『誰有資格殺人』的問題。

海倫修女的書幫助我認識這個問題的本質,如今這個本質已經存在於我身上的每一吋神經裡。」

她說。

當時她正好在紐奧良拍攝法律驚悚劇《終極證人》,立馬決定前往拜訪長期在當地從事受刑人輔導的天主教修女海倫普雷金 (Helen Prejean)。她獲得修女的認可,隨後就和同居男友提姆羅賓斯 (Tim Robbins) 合作,將這本描述修女輔導死刑犯經歷的書改編成電影。

《越過死亡線》入圍了四項奧斯卡,並讓蘇珊莎蘭登成為奧斯卡影后。更重要的是電影的影響力開啟了美國社會對於死刑存廢的對話。「如今,當海倫修女現身說法時,聆聽的人不再是區區數百人,而是數以千計的民眾。」莎蘭登說。

 奧斯卡影后 蘇珊莎蘭登 在《 越過死亡線 》電影中的劇照。

《越過死亡線》(Dead Man Walking) 劇照。

 

為了需要幫助的人, 不服從影后 永遠挺身而出

除了電影之外,蘇珊莎蘭登也接下海倫修女的棒子,在各種死刑犯救援行動中扮演第一線的行動者。即便美國社會對於死刑的議題仍然有很大的歧異,但對不服從影后來說這正是挺身而出、用行動發聲的時機點。

除了將理念化為電影,這位 不服從影后 蘇珊莎蘭登 總是挺身而出,為信念與需要的人發聲!

《越過死亡線》中扮演修女的蘇珊莎蘭登。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斜槓中年,患有社交恐懼重症併發資訊焦慮,長年囤積冷知識用以對抗無法遁逃的社交場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