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金馬影展《在我和天空之間》:不是沒哭,而是哭不出來

不管是住在天空,還是站穩在地上,面對生活的虛虛實實、人際關係的開始與結束,又有誰能真正看清自己呢?

從《無援》、《人造天堂》再到《悲傷假期》,青山真治早年的「北九州三部曲」都是在孤獨與壓抑中,以冷僻的電影語言直視心靈,尋找生命中的救贖。但事實證明,從 2011 年《東京公園》後轉戰商業電影的青山真治依舊處於水土不服的狀態。

《在我和天空之間》改編自偶像團體「三代目 J Soul Brothers from 放浪一族」的同名小說及主題曲,同時也是青山真治睽違七年再次執起導演筒,但也一改過去的風格,轉而將鏡頭對準都會女性的迷惘,凝視各式人生階段與百態。

不管是將茶道比喻人生的《日日是好日》,還是把食慾與愛情、性慾結合的是《姐姐的私廚》,近來的日本女性電影,大多藉由外在的刺激與改變,將人生大道理化為一種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哲學。《在我和天空之間》則是透過一名出版社編輯,在搬進宛如身處雲端的東京高級公寓後,開始重新在工作與愛情中尋找真正的自己。

《在我和天空之間》預告:

「男人和工作我都承受不住,誰叫我像雲一樣。」

簡單來說,女性題材一直都不是青山真治擅長的類型。尤以《在我和天空之間》以近乎少女純愛漫畫的超展開,讓女主角與偶像演員大談一場,翻雲覆雨式的大人愛戀,但是整體不自然的對話與互動,對於一部主打新時代女性的電影來說,有如穿著鞋子走進屋內的侵門踏戶,是位處 39 樓的不切實際。

《在我和天空之間》電影劇照。

「演員就是在謊言裡製造真實,但你卻是完全相反。」

《在我和天空之間》真正想談的,其實是人生中的真實與虛構、人際關係中的開始與結束。本片首以出版社的角度帶出,新銳作家拿到首座藝文獎後,才是真正試煉的開始;同時懷有身孕與秘密的同事,誓言絕不讓謊言迎來結束的一天;是哲學書與紀實小說間的真假難辨…。

因此男主角一句話帶過的「莫比烏斯帶」即是本片的核心,是在一個表面與邊界的曲面間,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的無限循環。而這也成為男主角對待人際關係無所謂的態度。

《在我和天空之間》電影劇照。

「別管原本是誰的,現在是自己的就好」、「當個爛人也沒什麼不好」,真實與虛構也成為可以共存的一體兩面,重要的是接受那樣的自己。

然而,本片卻又在最後丟出平行線無限延伸後,終會有所交集的的理論,看似作為生命逝世後,安慰人心的哲學,但對比女主角最後的行為,電影想要談論的人際關係與哲學,就和雲一樣令人摸不著頭緒。

《在我和天空之間》電影劇照。

《在我和天空之間》表面上圍繞未婚生子、頂客族寂寥的女性處境,最後仍是在好像說了些什麼,卻又好像沒說什麼的敘事中,草草收尾。將貓咪與父母的身亡放在同一水平討論,也難以讓人有所共鳴,套用電影中那句「我不是沒哭,而是哭不出來」,《在我和天空之間》也成為「我不是不喜歡,而是找不到喜歡的地方」。

開場片中大森朋男的短暫客串,差點誤以為這是《我的家政夫渚先生》劇場版。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