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金馬影展《家族極道物語》: 道義與人情,終究敵不過錢

「父親是黑道,我怎麼可能告訴女兒這種事。」

電影前半段,不斷強調的黑道義氣,最後仍顯得如此地不堪一擊。《家族極道物語》的情感與現實層面,更是在電影最後給了賢治最後一擊。是電影開場,騎著摩托車在港邊狂飆,直到電影結尾,愛人開著車駛離這座港邊。

或許,多數人加入黑道的理由,是希望能在裡面找到願意接納自己的人,因此當他們在「外面」的世界找到另一種歸屬後,家人與家族的意義也會就此改變。而這樣的衝突與矛盾,最後必定會變成難以挽回的殘局。

《家族極道物語》的溫柔與殘酷,是不斷摧毀他們能擁有的幸福,卻又從由佳與小翼的兒女角度,回看親情。在血緣與家族之間,重新拾起黑道最後的尊嚴。

《家族極道物語》電影劇照。

 

「令和・新極道電影」

「除了當黑道就別無選擇的人,又有誰願意接收他們。」

之所以說《家族極道物語》是「令和・新極道電影」,只因本片不只沒有過於美化黑道,卻又提出黑道能否擁有人權的大哉問。從司法的角度出發,黑道就是黑道、理應斬草除根;但從人道的角度來看,你不給他們後路與活路,不也是變相地要他們消失在這世界上嗎?

面對五年規則、和黑道來往就代表你是反社會勢力等暴力團排除條例,《家族極道物語》最後描繪的黑道興衰,是從「社會」的角度檢視黑道的罪,在人情壓力下,屏除黑道生而為人的權力。不輕易原諒犯過錯的人,儼然成為一種出不去、逃不了的惡性循環。但真正該死的人卻往往死不了。

《家族極道物語》是在敘事與情緒上得以讓觀眾省思的飽滿,每一條看似支線的友情或愛情,都像迴旋飛鏢般最後穩穩地回到主線,甚至是成為令人心痛的回馬槍。好在,綾野剛與尾野真千子的愛情線,那充滿喜感的幽默吐槽,總是適時地緩解電影的惆悵。

從演員整體表現,再到藤井道人與御用攝影師今村圭佑的合作無間,《家族極道物語》毫無疑問將再次為日本電影奠定新的里程碑。當然製作人河村光庸的遠見,功不可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