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金馬影展《家族極道物語》: 道義與人情,終究敵不過錢

ヤクザ (Yakuza) 的日文意旨「沒有用的人」,這是世人對日本極道的解釋。然而,日本的黑道電影早年之所以會受觀眾歡迎,只因比起作惡多端,黑道所強調的「任俠」精神,是通情達理、重視道義人情的男子漢,是漢字寫作「極道」把義氣當意義使用的精神。即便是穿著水手服的藥師丸博子,在《水手服與機關槍》大喊「快感」的異色型黑道電影,仍是全力展現黑道誓死效忠的精神。

但隨著時代的改變,極道硬派電影也在政府全面掃黑下走向沒落,取而代之的是《HiGH&LOW 熱血街頭》、《熱血高校》、《我是大哥大》這類用青春的糖衣包裹熱血,主打帥哥演員的商業電影。他們講的道義人情已和過去的黑道電影有所區別,不再是與時代抗爭、謳歌義理人情的極道,而是只能包裝成以「高中生」為中心的青春熱血,黑道的黑暗與現實面卻一律不談。而這一兩幾年,極道題材又多了新的變化,是《任俠學園》、《極道主夫》、《後街女孩》的幽默搞笑,以無止盡的自嘲,笑看黑道的衰敗與轉型。

因此,《家族極道物語》(ヤクザと家族 The Family)儼然成為「令和・新極道電影」,不止再次打破世人對黑道電影的既定印象,更在陽剛與柔情之間取得絕佳的平衡。透過橫跨 20 年、跨越三個世代的洪流,捕捉黑道之於時代與個人的興衰與變遷。

相較於導演藤井道人前作《新聞記者》的綁手綁腳,《家族極道物語》理當才是他真正意義上的成名代表作。

《家族極道物語》預告:

 

《家族極道物語》橫跨 20 年的黑道興衰

「現在靠道義人情根本吃不飽。」

《家族極道物語》將橫跨 20 年的時間軸,分成三個時序,同時對應大時代下黑道的由盛轉衰。1999 年,日本泡沫經濟瓦解後的失業率來到高峰,與此同時失去家人、無依無靠的賢治,意外踏上極道之路成為柴咲組老大的義子。同一年,日本政府訂立「組織犯罪處罰法」。

來到 2005 年,組織犯罪處罰法於前一年再度修訂,擴大取締不正當行為,電影中柴咲組也必須面對都市更新,勢力範圍與俱樂部被收掉的壓力。而賢治也為了保護他的「家人」,在一段戀情萌芽之前,選擇成為替罪羔羊入獄 14 年。

《家族極道物語》電影劇照。

2019 年的物是人非,是日本政府的全面掃黑,黑道人數從 2006 年的八萬多人銳減至一半,出獄後的賢治,擁抱的並非自由,而是無家可歸的現實。尤以五年規則(元暴 5 年条項)是即便退出黑道後,五年內不得辦手機、開帳戶、租房的制約。

從 1999 年到 2019 年,對應時代的考究《家族極道物語》首以透過現實層面描繪黑道的「生存之道」,是從早年的走私器官與毒品,再到經營俱樂部、色情風俗業的興盛,直至現在只能違法捕撈、收保護費的衰退。本片雖然問著「十年後,這條街會變成怎樣?」,到頭來也是自問著「我們,為何會變成這樣?」

畢竟綜觀日本黑道的歷史,他們存在曾經是社會上「必要之惡」,但是在國家法律束縛越來越強大時,黑道已經不能像過去能從事正當事業(勢力範圍內的糾紛處理),企業也紛紛避免和黑道有所接觸,使得他們只剩下毒品、賣春、非法賭場等,這些真正違法、不正當的老本行。賺不了錢、混不下去的現實,也讓日本黑道逐漸走向分裂。

所以誤以為現實中的黑道,可以像電動遊戲《人中之龍》一樣,輕鬆投資不動產、經營俱樂部的話,實在是大錯特錯。最終「道義與人情,終究敵不過錢」這句台詞,也成為電影中最心痛的現實。

《家族極道物語》電影劇照。

 

黑道的義理人情,家族的羈絆

「這樣我們就是家人了。」

「擬似血緣」即是日本極道將上下輩份、忠誠關係昇華至有如「孝道」的群體關係,不是稱呼對方為老大或大哥,而是「老爹 おやじ」與「哥 あにき」日文當中對於親人較為親暱的稱呼,對於加入黑道就等於被社會拋棄的人們來說,這裡,就是他們的家。

因此,「家族」便成為時代之外《家族極道物語》描寫的情感層面。

什麼樣的人最容易加入黑道?之於本片來說,即是「失去一切的人」。《家族極道物語》並沒有特別描寫黑道的家族之情,僅透過一場形式上的「親子血緣結盟」展現黑道之間的義理人情,是能超越血緣的羈絆。

然而,《家族極道物語》卻又透過「不想失去一切的人」描繪黑道的一體兩面以及社會矛盾。電影中 2019 年的時序,即是本片最重要的核心,同樣的「家族」是在結婚成家後重新建立的新關係,此時,家人的羈絆卻又變得黑道的義理人情來得重要。

《家族極道物語》電影劇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