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金馬影展《愛在陰陽兩極擺》: 真人版鬼滅,台日黑道大亂鬥

鬼,也曾經是人;人,也可能是鬼。在陰間與陽間,生而為人、死後為鬼的「認真」,才是這個世界的真理。

或許是因為今年才剛看完《鬼滅之刃》,對於《愛在陰陽兩極擺》(ダンシング・マリー)傳達的鬼魂柔情,顯得更加心有戚戚焉。

綜觀日本穿梭陰陽兩界的電影,大致上分成《使者》與《人生最後那幾件事》的使命型;《地獄哪有這麼嗨》、《現在,很想見你》與《再一次說愛你》的死不瞑目型;《鎌倉物語》與《靠北少女》的給我復活型。透過笑中帶淚、賺人熱淚的親情與愛情,橫渡陰陽分界的三途川,描繪人類對與死後世界的想像。

《愛在陰陽兩極擺》預告:

《愛在陰陽兩極擺》的類型卻是綜合以上三種。乍看預告,會以為是一部B級片,但是對於過去作品橫跨奇幻、恐怖、喜劇的 SABU 導演來說,本片的暴走恰巧對上死不瞑目的幽默頻率,情感層面雖然只以老套的「使命」與「認真做好一件事」貫穿,倒也於情於理。

套用《鬼滅之刃》的世界觀,是了解「惡鬼」的悲傷與過去,以愛為中心,擺盪於陰陽之間。

「每個人都帶著使命來到這個世界上。」

日本鬼與其他國家的鬼不同的地方在於,他們死不瞑目、變成厲鬼的背後必定有其原因,所以解決問題之前必定要先了解背後詳情,但一個沒拍好就很可能會變成《殘穢:被詛咒的房間》的過於追根究底。

好在,導演 SABU 融合過往他最擅長的異色風格,由膽小的公務員、和《魔女嘉莉》一樣有超能力女高中生,以及傳說中的千人斬亡魂一同組成的「鬼殺隊」,踏上一場從日本橫跨至台灣的殺鬼、尋鬼之旅,是在黑色幽默的基底下,帶出一則簡單卻又動人的愛情故事。

《愛在陰陽兩極擺》電影劇照。

 

《愛在陰陽兩極擺》穿梭陰陽兩界為「使命」

好懂與簡單,是《愛在陰陽兩極擺》最大的優點。談鬼的柔情,也談人的成長,透過原本只想得過且過、當薪水小偷的「公務員」,在尋鬼的旅程中逐漸發現自己的使命。

「可以為我雙手合十嗎?這樣我就能升天了」

《鬼滅之刃》之所以爆紅,莫過於主角對於「鬼」的惻隱之心,是會雙手合十、同情他們身世的善良。《愛在陰陽兩極擺》的善良,反而是透過諷刺官僚制度的欺善怕惡與官商勾結,從中而生的自我省思。

雖然電影中的壞鬼,除了女鬼瑪莉之外只是死後依舊兇惡的「黑道亡魂」,而台灣與日本之間的淵源,也成為《愛在陰陽兩極擺》中日本極道 V.S 台灣艋舺的黑道亡魂大戰。同樣單槍匹馬的殺進去,透過光影與剪影間的今昔對照,展現千人斬的任俠之氣與拔刀相助。

「不知別人的隱情,只知道嘲笑對方。」

包括流浪漢與千人斬,他們的死不瞑目都是他們在死前,沒有得到應有的尊重。

「不乾淨的事,以往都是交給黑道來做」

《愛在陰陽兩極擺》電影劇照。

《愛在陰陽兩極擺》是一部黑色喜劇,卻也是一部彩色悲劇。只要牽著通靈少女的手,就能開天眼見鬼的設定,成為片中不斷玩轉的幽默,陰陽兩界的黑道對決,也在無形之中帶出日本極道的今非昔比。

只有珍惜現在,才能改變未來,透過說話時嘴巴與喉嚨的震動,就和那座即將被炸掉的舞廳一樣,是那句令人感到目眩神迷的「我愛你」。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